“黄岐×翠”之我见

  明朝初年,知县蔡善命名了第一批揭阳八景(称县治八景),明末崇祯时,揭阳知县陈鼎新,乡绅郭之奇、宋兆禴等讨论修改了第一批“揭阳八景”的一些景名,其中之一“黄岐晚翠”改为“黄岐夕翠”。至清乾隆版《揭阳县志》编纂时,所收八景诗歌中,更有人把它改为“黄岐晓翠”的诗题加以吟咏。仿佛黄岐的这一景曾先后易名,而今人以为“晓”比“夕”好,所以约定俗成地认定景名为“黄岐晓翠”,而且把“晓翠”定为市区一条道路的名称。

  回过头来看,黄岐此景,究竟是以“夕翠”、“晓翠”或是最初的“晚翠”为宜,还有讨论的余地。在我看来,坚持作为“夕翠”,道理大于“晓翠”。我的依据是,在“公认”的这个层面看,“黄岐夕翠”之名自从确立以后,官方未有改变的动议与举措。首先,从县志《艺文》收录的相关诗歌与记载上看,稍早于陈鼎新、郭之奇的揭阳知县汪国士,所作的诗歌题为《黄岐晓翠》,康熙间南海举人何超文仍用此题歌咏。然而乾隆版卷首舆图中揭阳八景该景一图,却明明白白标注景观为“黄岐夕翠”。而该版县志卷一《古迹》记“县治八景”,称洪武年间知县蔡善“记”者,有“黄岐晚翠”一景。又称“崇祯五年知县陈鼎新与乡太史郭之奇”“更”者,其中有“黄岐晓翠”一景。显而易见,“黄岐晓翠”是明末所定。在于与“紫陌春晴”构成两个外景景名结构上的对称。

  但是崇祯五年这个方案没能得到后世的一致认可。“乾隆二十六年署县黄大鹤绘八景图,又仍照洪武间蔡令所记”,这就是乾隆版《揭阳县志》卷首舆图为什么标明该景景名系“黄岐夕翠”的原因。县志编修者在记录景名沿变过程之后,发了一番评论:“要之,景致无多,不过纂言者好多塗饰,屡行改易,反失其真,不若从古之为愈”。我是赞同这一观点的。这是因为,作为“县治八景”之一,黄岐山位于县治(今榕城旧城的东北方),每当拂晓以后,霞光辐射,从西南方向向黄岐望去,在烟雾之中,黄岐阴影片片,交错重叠,委实看到“翠”的影子,这是因为背光的缘故。但晚上则不同,夕阳照向黄岐山,在清朗的天宇下,黄岐每个峰峦都承受着明亮的日光,从“县治”西南方这个角度看去,逶迤起伏的黄岐显翠挺秀,郁郁苍苍,确非早晨看到的浑浊景象。这就是说,明初蔡善之命名其为“晚翠”,是为了“存真”——从实际出发的需要。后来之所以改“晚”为“夕”字,是八景中有“双峰晚钟”一景,避免重复。而明末的人们易“夕”为“晓”,则纯粹为了“好听”,以为有着“美意”。但是究其实质,却是当时人的“好为塗饰”罢了,并非什么创新与发展。

  “夕翠”既是实际反映,从审美眼光去透视,也别有一番情致,而且更具生命活力的张力。然而其作“晓翠”已成定局,我没有推倒重来的设想。只是要告诉人们,在揭阳的历史文化现象中,有这么一回事,而且“这么一回事”里其实有着不少可以“寻思”的东西,如此而已。

作者: 
彭妙艳
来源: 
揭阳新闻网
浏览次数: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