礐石慢时光

  初夏的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脚步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场骤雨后,午后的阳光温驯下来,像只蜷缩在沙发里的猫。坐渡船过礐石海看山沐绿,便如牧童吹起的一曲小笛惹人心痒。

  礐石小屋是必光顾的,那是同行一位朋友蓝湖以前的住所,两层石楼,背山面海,因在校园中,多了一份清幽与书香气,因而深得我们喜爱。多次踏访,最近才获知,前段时间各地媒体宣传得沸沸扬扬的“第一代打工妹的深圳故事”就出在这个书香家庭。此时节,金凤欲燃,绿柚挂果,龙眼暗结,蝉鸣如织,置身这处旧式建筑里,摩挲旧时光,抱朴守静,听主人讲一段家族故事,喝一两泡工夫茶,品味一段慢时光。

  友情如水,话语似茶,泡在一起总忘了再启程的脚步。从这里蔓延上山的小径很多,前门、后门、僻径,疑似无路,拐角却柳暗花明,打小生活在这里的蓝湖像只机灵的松鼠,让我们的尾随平添了未知的乐趣。一样的山,便转出不一样的感觉来了。

  海关顶、医生顶、大礐石、小礐石、洪厝巷……以及混迹其中一些地标性建筑物,于悄然邂逅间,总教人生发出浮想,品嚼这座开埠150多年的城市别样人文景观,发一通思古之幽情,便引出了长长的话题,一路清谈。

  山无石不奇,林无石不秀。礐石山在这方面可谓得天独厚,占尽石头之风流,各处历代文人骚客墨宝可为一证。以前每有友人来访,总不忘带到塔山景区叹一叹摩崖石刻,附庸风雅一下。而更多时候,正儿八经地登山揽胜,都不如宽松随意更令人心情得以舒展,因此独僻蹊径的野游常常因创新而激荡起快乐的涟漪。从后山上飘然亭,穿陋巷、攀石径、跨横木、听鸡啼,多了穿越的艰辛,却也于挥汗如雨中,拾获了一份野趣。簕杜鹃依然绽开笑脸,栀子花却已撒尽最后一抹香,结出了扁灯笼似的荚果,季节有一双无法拂逆的翻云覆雨手。

  设若把礐石山喻为在水一方的倩女,那么飘然亭则是她的明眸了,这个有着地标意义的亭子,承载着多少人的思乡情。登临礐石山,当然不会绕过这个地标性建筑物,很多人看到她,就看到童年的影子。伫立亭阁,远眺汕头市景,胸臆间依然有一股豪情涌动。家乡美的话断是没有童年作文般直抒胸臆冲口而出,却内化成一种满足感,我想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幸福感吧。幸福是一种感觉,料必也像山岚间扑面而来的清风一缕,当你敞开胸襟,用心去感受,幸福便像小兔子蹿进来。

  山林唱晚,滴溜宛转的鸟声令这方山林变得活色生香,使人精神提振,这边才有线状唱腔穿过相思林,那边又撒落一串溜溜球般弹跳得开的小调,从头顶忽悠而过,或在左山林,右山林缠绵着、腾跳着,让人掏尽想象之能事。鸟歌我们辨不出派别,但美却有共振力,听天籁不失为一种享受。下山的石蹬道,规整结实,迂回曲折,极尽人工意趣,观景台与天然石室,步移景换,然而,对于熟视了然的我们来说,并不经心,健走如飞。人总是在追求发展、享用现代的同时,无端怀念从前的原生态,矛盾对立着,这到底是一种思考的深度还是吹毛求疵。

  洪厝巷的毛哥老鸭汤晚餐独具风味,小店虽深藏于陋巷,却不乏食客。苦笋与完整老鸭的PK最合了夏天疲乏的味蕾,东北饺子、草帽烙饼、拔丝地瓜等风味小吃,虽未必最佳,但在此际的味蕾感受中,却创新了口感,令人食指大动。直至夜色渐浓,蛙鼓四起,南滨路掌灯如昼,前往礐石绿道夜登的车流纷至沓来。我们才走出老巷,用脚步丈量礐石小屋的路距。

  夜色里的礐石海旁路,榕荫垂挂,古意融融,树根有的粗如麻绳,扎扎实实地钉进地壳,或匍匐于巨石,可供攀岩者援引。闲步间,忽闻水牛叫嗷的宏大声音,响彻整条路道。我们循着声源寻找了好久,发现蛙声来自一棵树根下,破损的树洞里一只目光灼灼的小蛤蟆正鼓聒,又是一个天籁音乐家!

  囿居都市多年,聆听这样的蛙鼓声,颇感稀奇,心灵又在都市与乡野间进行了一次穿越。徜佯一段慢时光,让焦躁的心灵得以一刻安顿。不正是此行目的么?

作者: 
谢娇兰
来源: 
羊城晚报(2015.05.28)
浏览次数: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