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符塔溯源

周光镐亲笔题写的“祥符塔”石匾

  作者研究推断认为:祥符塔系明隆庆三年柯良缙增修,后塔毁,万历二十六年周光镐重建 

  塔,是随着佛教传入中国而引进来的一种新建筑品种,和佛教一样被中国化,成为中国传统建筑艺术的一朵奇葩。在岭南地区不少地方,举目可见拔地而起的古塔。这些古塔,既装点了青山秀水,又吸引了人们的视线,不少是岭南各地区的标志性建筑。

  坐落于汕头市潮南区峡山街道龟山峰顶的祥符塔,历史悠久,闻名遐迩。如今龟山更开辟为塔山风景区,成为运动休闲、寻幽探胜的好去处。伫立祥符塔下,仰望古塔巍峨峻拔的身影,凝睇古塔风吹日晒的沧桑,引人思绪万千。关于祥符古塔的民间传说、历史价值和建筑特征,已见诸不少文史资料。在仔细查阅这些资料后,笔者却有一些新的发现,对祥符塔的历史有些不一样的看法。

  随着佛教不断地中国化,塔的信仰内涵也在不断中国化。特别是到了明代以后,风水玄学大盛,许多地方塔的功能从奉佛转向了风水。明代以后重修的塔中,风水塔占十之八九,风水塔俨然已经成为中国塔的一大类型。

  在峡山,口口相传着祥符古塔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柯北白起塔尾,周都爷起塔尖”。传说明代嘉靖年间,洋内乡的官宦柯北白告老还乡后,见乡里凶案频发,人心惶惶,发现是与寨门遥望的龟山形状像倒着的死尸,横卧在寨门前,认为很不吉利,于是,柯北白决定在龟山峰顶上重修砖塔。

  在查阅大量“柯北白起塔尾”的文史资料后,笔者发现,口头传说中的“柯北白”经文史作者整理成书面文字时,已经变成“柯良缙(亦作柯良晋)”了。文史作者未能弄清柯北白是何许人,又受清代《潮阳县志》的影响,误认为柯北白就是柯良缙。那么,口头传说中的柯北白是谁呢?

  北白这名字实际上是“博白”潮语的谐音音误讹传,应该校正为柯博白,柯博白就是柯挺之。柯挺之是正德五年(1510)举人,嘉靖初期曾出任广西梧州府郁林州博白县(今玉林市博白县)儒学教谕,故此人称柯博白。柯良缙则是弘治十七年(1504)举人,嘉靖初期官至广西思恩府武缘县(今南宁市武鸣县)知县。柯良缙、柯挺之都是成化二年(1466)进士后官至江西南安府(今大余县)同知柯汉的子孙,良缙是柯汉儿子,挺之是柯汉孙子、良缙侄子。

  最早记载祥符塔的方志是清代康熙年间纂修的《潮阳县志》,志中第十二卷《坛庙》云:“祥符塔:在峡山山顶,明嘉靖二年邑人柯良晋增修,后复圮,万历二十五年邑人大理寺卿周光镐重建,有《记》(自注:建塔掘基获古瓷器,内有一大铜钱,倾之不得出,向日光照视,见有‘祥符’二字,遂以名塔)”。

  从县志记载可以知道,口头传说和历史事实还是有所区别。在民间传说里嘉靖年间重修古塔的是柯挺之,而史实上,则是柯良缙。此次重修,柯良缙仅仅是在旧有塔基的基础上增高塔的阶层而已,经过三四十年的风剥雨蚀,雷击电轰,峡山塔泥灰大量流失,砖块严重崩散,又倒塌了。

  万历二十四年(1596),周光镐退休回到潮阳县城居住,并着手在峡山构筑小屋隐居。当周光镐回到故乡桃溪村时,望见龟山上昔日的高塔已变成小矮堆,不禁为之怆然失落。随之申明官府重新建塔,由灵山寺僧人释道宏和东岩道士吴道恩负责募捐建塔款项,举荐柯汉的孙子柯慎恭和周光镐的族弟周光升管理工程与财务事务。周光镐先带头认捐一千两银,随后知县吴万全亦认捐四百两银。新塔设计为平面八角形,高十二丈,宽九丈,仿楼阁式实心砖石结构,九层,第一层不设门洞,第二层到第七层塔身每面各开一圭角形门洞,成为壁龛。万历二十七年(1599)己亥八月完工。

  祥符塔建成后,周光镐特地撰写了《峡山鼎建祥符塔记》,以记述建塔史实,该记是后人研究祥符塔的珍贵文献。该记后收录在周光镐的《明农山堂集》文部第十卷记类里。

  周光镐重建古塔,工人在动工清理旧塔基的时候,挖掘出了铜钵和瓷瓶,瓷瓶里面卡有一枚铜钱,倾倒不出,借着日光隐约可以看到“祥符”两个字,众人大喜遂用来命新塔的名字。此事详细情况周光镐也写入塔记中。

  柯良缙重修峡山塔的事,周光镐在塔记里也有提到。“嘉靖己巳,柯笔山公增修丈有咫”。笔山是柯良缙的别号,嘉靖朝纪年从元年壬午(1522)到四十五年丙寅(1566),并无己巳。有专家学者指出嘉靖己巳可能是嘉靖乙巳(二十四年,1545年)的笔误,笔者则不苟同这种说法。

  塔记里有这么一句话,“今观斯塔之坏,迄三十年所而肇建之”,大概意思是说残塔要等三十年才重新建造。周光镐的塔记是作于祥符塔完建的万历二十七年(1599),往前推三十年就是1569年,正是己巳隆庆三年,看来周光镐笔误的是年号而非纪年,况且嘉靖之后就是隆庆。

  现在可以确定柯良缙是在隆庆三年重修峡山塔,那么县志中的嘉靖二年有没有可能?查阅嘉庆《广西通志·职官表》,中明代嘉靖朝知县部分明确记载,“柯良晋,元年武缘知县;戴增宗,长泰人,监生,六年武缘知县”。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话,从嘉靖元年到嘉靖六年(1527)柯良缙是在武缘知县任上,不可能在嘉靖二年已退休回家重修峡山塔。

  周光镐开始动工重建峡山塔的时间,塔记中写明是“万历丁酉丑月庚申”,也就是万历二十五年(1597)二月庚申日。但查万年历,其年二月并没有庚申日。

  笔者以为,“丑月庚申”也可能是“正月庚申”之误,万年历中其年正月就有庚申日,是正月二十九日。笔者还认为另一种推测可能性非常大,就是万历二十六年(1598)戊戌二月庚申被周光镐误记为万历二十五年丁酉二月庚申。笔者依据的是实物——周光镐亲笔题写的“祥符塔”石匾,现仍完好地镶嵌在该塔第二层壁龛上。该匾为双行落款,右边落款为“万历戊戌春立”,左边落款为“大理寺卿桃谿周光镐书”。查万年历,其年二月就有庚申日,为二月初五,是时为仲春季节。再查周光镐《明农山堂集》诗部第十卷《明农草》诗作,发现万历二十五年周光镐的行踪都在县城以及县城周围,万历二十六年春起就开始涉足来到桃溪、峡山。所以大胆推测当时周光镐择吉主持动工建塔事宜,随后工人挖出了瓷瓶,众人大喜以“祥符”定为塔名,周光镐也趁兴题写了塔名,故时间是“万历戊戌春立”。

  行文至此,回到本文的主题,笔者认为:祥符塔系明隆庆三年柯良缙增修,后塔毁,万历二十六年周光镐重建。

作者: 
周吉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02.13)
浏览次数: 
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