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日昌故居寻贤踪

  丁日昌故居位于揭阳榕城,近日,借到揭阳的机会,我参观了这位著名洋务大员昔日起居的地方。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虽然丁日昌大名鼎鼎,但很多生活在揭阳市内多年的本地人却没有去过这个地方——元鼎路。丁日昌故居距离地方人文古迹进贤门和学宫约只有几百米之遥,附近还有一座著名的城隍庙。

  丁日昌和揭阳关系委实十分密切。他年轻时即到揭阳,先后在榕城梅林巷、县署石鱼斋居住过。光绪年间,又在揭阳建百兰山馆作为藏书、起居之所,建丁氏光禄公祠作为家属居住地。丁日昌谢世后,迁葬于榕城区仙桥镇桂竹园岩。而丁日昌出生的所在地丰顺汤坑,在清代也属揭阳管辖。

  借助手机百度地图,我找到了丁日昌故居,但见故居门口立有两块碑文,其一是“丁日昌旧居”,标明是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另一块是“丁氏光禄公祠”,标明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丁日昌故居升格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后来的事情。

  走入丁日昌故居,看到如此规模巨大的潮汕建筑群,不由勾起对童年生活过的潮汕老屋的回忆。一块黑底匾额写着“丁日昌纪念馆”,下面的楹联是:“此间风景不殊记取吴中旧诗句,世上园亭多少谁能枕畔韩江山。”

  丁日昌故居建于清同治至光绪初年,是一个集祭祀、起居、藏书、教育于一体的综合功能建筑组群,占地面积6100平方米。主体建筑坐北朝南,以三进大厅光禄公祠为中轴线,左右对称,东西各二直巷,共有大小房屋99间,地下室一间。

  丁日昌故居的建筑群是潮汕民居传统“驷马拖车”格局的复杂化。和一般潮汕老屋不同,丁日昌故居保留了潮汕地区传统的建筑结构、材料和工艺特点,而其梁架、屋脊的彩绘和泥塑又采用了一些西方建筑图案。

  仅从故居看,丁日昌就是一个非常善于学习西方的人物了。丁氏是洋务大员之一。他曾任万安知县、苏淞太道、江苏巡抚、福州船政大臣和福建巡抚等职。丁日昌提倡大力学习西方技术,在清末的影响力是较大的。就在这座故居中,丁日昌写了大量对中国政治、经济、文化有相当影响的奏折、文章。这些资料保留至今,成为弥足珍贵的文物。

  故居中有一石柱础是光绪年间建筑丁氏光禄公祠时遗留下来的。有两大条鲸骨,据传是慈禧太后所赐,放于丁府大门口,原为一截,后被锯为二。吸引我的还有一幅《苍茫独立图(丁日昌像)》,这和清朝另一位洋务怪才,丁日昌的朋友湖南人郭嵩焘有关。肖像之下有诗:

  今我何为思海阳,遗经不作古人亡。老师祭酒吾安放,伊陟巫贤君岂忘。

  形影自将心磊块,风云百变天苍茫。望公再起调元化,甘守锄犁老故乡。

  诗的下面有小字:禹生尚书尊兄以《苍茫独立图》寄题,时方家居治经,感赋求政。弟郭嵩焘。

  禹生尚书就是丁日昌。丁氏是才子出身的官员,故居中有众多文字资料,这些文句、书法优美,有一副对联是“四海论文求古剑,一生低首拜梅花”,抒发传统文人的情调,另一副对联“梦中诗句冥心索,醉后文章放笔书”,表达传统文人对自由生活的追求。还有一副对联在丁日昌头像的两侧:“放眼梓桑谁健者,只公风骨合低头。”这是对丁日昌人格的歌颂了。

  丁日昌生平事迹介绍中,引起我注意的是他对腐败的纠治。清朝同治、光绪年间,官场腐败极为严重。丁氏在二十多年的仕宦生涯中,认为“民心为海防根本,而吏治又为民心根本”,主张“为政须去其害马”。他“裁去冗员、汰除冗役”。他曾自撰一联:“官须呵出,于来若处处瞻顾因循,纵免刑章终造孽;民要持平,持看去个个流离颠沛,忍将膏血入私囊”。

  “纵免刑章终造孽“、“忍将膏血入私囊”,这些话字字见血,针针入骨。正是因为体恤民情,关心民瘼,丁氏受到人们的高度尊重。上海《申报》曾载文说他治吴“如诸葛武侯之治蜀”,称他为“当今之伟人也”。

作者: 
陈雪峰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03.13)
浏览次数: 
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