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来县溪西镇西来古寺禅音悠悠越千年

  汽车沿着省道337线葵和路段,顺着龙江河的流向驶向隆江大桥,在溪西路口转入溪二村,西来古寺就在溪二村口处。

  溪二村居惠州及海陆丰入惠必经要道,隆江大桥接通龙江两岸,溪二村就在桥边。据考证,西来古寺起源于唐朝,始建于明嘉靖四年,是为了纪念一位为老百姓的利益而甘愿舍生取义的得道高僧而建的。《惠来县志》载:“(大颠)得法于石头希迁入罗浮瀑布岩,居海丰法留山之巅,於唐元和(806—820)入潮,经龙溪溪西乡遇乡民祷雨,愿自焚,刻期雨至,村民咸称活佛。后立祖师堂,世代奉祀。明嘉靖四年(1525)邑仕杨孟训倡募建僧舍,塑大颠圣像,称‘祖师庵’。”

  龙江水悠悠,历千年而汪汪,仿佛在诉说一个流传千年的故事:高僧大颠,有一次从海丰法留山之巅下山后,径奔惠来,在溪西一带,发现田园因久旱干裂,旷野上一片荒芜,天上的太阳如一团火球。把大地烤得炽热,昔日潺潺流淌的龙江河断流了,河底露出了被晒干了的鱼虾。在龙江河之西,一群民众跪向天空,乞求天降甘霖。见此情景,大颠慈心大发,随民众一起跪向天空,恳求天空下雨,解除民之疾苦。几小时过去了,天空仍然是火焰当空,求雨的民众已有人体力不支而昏倒于地,大颠向天祈求,愿自焚,以自身生命换一阵甘霖雨露,以解民忧,终于感动了苍天。有顷,天上乌云密布,甘霖倾盆而下,田野恢复了生机,龙江河又“活”过来了,用涓涓细流弹奏大地的喜悦之情,天下苍生终于得救了……是啊,为了天下老百姓利益而甘愿舍生取义,这是何等的英雄气概。一代代的老百姓把大颠记在心里、永远纪念,而纪念的最佳方式就是建寺刻石,让后代睹物思情,永世不忘。随着岁月流逝,愈发香火旺盛,因为不断有后人给予修缮扩建。《惠来县志》载:“清顺治丁酉(1657)碣石镇守将陈万权增建前亭,康熙丙申(1716)邑侯佟世俊重修庙宇,乾隆壬戌(1742)知县杨宗秉、游府马锡宁又增筑墙垣,戊戌年(1778)龙江守府陈登奎、杨昌再修……”改革开放后,在国内外侨胞、社会贤达的支持帮助下,先后建起“宝通亭”、“宝通精舍”、牌坊楼等,经过后人的不断修缮与扩建,西来古寺渐成规模,成为一处知名的宗教旅游胜地。

  游览西来古寺,首先看到的是一座三楼三门的牌坊楼(见上图。黄健新 李壮明 摄),楼乃西来古寺山门,雄伟壮观,如一位勇猛高大的将军在路口守卫着古寺;经过牌坊楼,走过约200米长的水泥埕,眼前是一座二层高的宝通亭,首层只见大柱,不见墙壁,空旷而顺畅,透明端庄;亭顶飞檐晓角,雕花刻字,颇有宫殿风韵。宝通亭之后是西来古寺正殿,乃祭祀得道高僧大颠之祖堂,旁有颂扬大颠之柱联,曰:“大德布龙溪万古尊严成活佛,颠歌鹤舞千秋圣诞祝遐龄。”柱联概括了大颠为民祷雨之旷世奇功;正殿东侧为大雄宝殿及客厅,西侧为历代祖师堂及僧舍。

  西来古寺发源于得道高僧为民祷雨的壮举,鼎盛于世代民众对先贤的敬仰。纵观天下名寺,俱以高僧闻名于世。如韶关南华禅寺,因禅宗始祖——六祖惠能而闻达于天下,“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相对于其他寺庙而言,西来古寺规模并不宏大,但却信众不绝,每天前往游览者络绎不绝。

  禅音袅袅飘万里,晨钟悠悠越千年。沐浴着先贤的明慧与光芒,西来古寺名僧辈出。上世纪七十年代及八十年代初,释宽成任西来古寺主持,师29岁赴福建“开平禅寺”从虚云大和尚出家,后赴江西宝峰寺马祖道场大戒,功成后归隐于西来古寺,为龙江河两岸民众治病化灾,一生救死扶伤数以万计,被誉为“胜于秋露荷叶”。 1982年,释宽成(时年67岁)圆寂,轰动于潮汕及海陆丰,成千上万的民众自发前往送葬,规模之大,至今溪西一带民众犹历历在目。

  在一阵阵悠扬的梵音中,我仿佛看见一群先贤的影像:他们本乃一介布衣,因为视百姓为父母,毕其终生为民生服务,甚至甘愿为了民生而舍生取义,终成千古佳话。古人云,老百姓心中有杆秤。一生在世,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孰重孰轻,均在于这杆秤的衡量之中。西来古寺向世人昭示一个真理:只要有功于当代,后人就会记住他,甚至建庙立宇,世世代代祭祀怀念。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期待有更多的西来古寺在大地上诞生……

作者: 
黄健新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