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浮起的东西,都做成“船”

    大雨如同泼下来一般
 
     8月17日,汕头市潮南区普降暴雨,“水好像就是天上泼下来一样!”家住潮南区陈店镇沟湖乡的蔡先生回忆,雨势很猛,地上开始出现积水,但他们并没有在意。
 
     直至晚上大雨并没有停下,路面积水逐渐变深,雨量仍在加大,“我们这里的地势还比较高,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蔡先生当时这样安慰自己的家人。夜晚11时许,积水漫过蔡家门槛,逐渐涌进房间,积水淹没脚踝。。
 
     蔡先生在自家的一楼,经营着一间杂货店,店里面摆放着各种货物。由于当时夜已深,蔡先生犹豫了一下,没将货物转移到二楼。“我想这个雨会停的。”蔡先生说。
 
     直到前日上午,大雨逐渐停下,但水位依旧没有下降。
 
     前日早上7时许,雨水夹杂地下水,蔓延至整个沟湖乡,放眼望去成为一片泽国,水深至膝盖以上。蔡先生回忆,虽然没有再下雨,可是水位却出人意料,不断上升。
 
     沟湖乡居民,并不知道此时练江上游的普宁段出现决口,江水不断下泄。同时,在出海口处,由于出现海水倒灌,汹涌的练江水无处排泄,聚集在潮南陈店镇、司马浦镇一带。
 
     在2个小时的时间里面,沟湖乡的积水高度从膝盖、大腿、齐腰,直至可以淹没整个人,此时,蔡先生与家人想搬走货物,已经来不及了,蔡家杂货店的物品被水冲出门外。
 
     蔡先生带着自己一家老小,爬上楼顶时发现,整个沟湖乡如汪洋一片,甚至看不到头。
 
     用家中木板自制木筏
 
     汹涌的积水立即让当地居民生活和出行产生严重问题。自来水、供电全部中断,通往外面的道路成为巨大的水塘,唯有时断时续的手机信号,成为与外界唯一联系的桥梁。
 
     蔡先生说,他家里共有十口人,年纪最大的母亲已过七旬,最小的孩子只有两岁,全部都被困在家中。
 
     潮南区,陈店镇,沟湖乡三级领导干部也同时开始进行救灾救援,但突如其来的暴雨与持续上涨的积水,让这些救援显得杯水车薪。“几条冲锋艇,根本无法满足大片救援的需要。”一位镇干部说。
 
     缺乏物资却无法出行,整个灾区弥漫一种焦虑的情绪。蔡先生回忆,当时,乡里面的干部组织了一些船,将一些年纪大的人转移出去。
 
     为解决出行问题,蔡先生和亲戚一起拆下家中的门板,并绑上汽车轮胎,自制一条简易木筏。不少居民将家中泡沫板、木板、游泳圈,只要能浮起的东西,都拿出来,做成船。
 
     方便面加菜脯成为晚餐
 
     蔡先生自己经营杂货店,因此备有方便面、面包、饼干等食物,楼顶的水箱里面,还存有一些淡水,因此,他们一家人并没有打算撤离。
 
     像蔡先生这样留在家中的灾民有很多,蔡先生的不少亲戚,划着自制的木筏,来到他家要一些物品。“在这个时候,就应该互帮互助。”蔡先生说。
 
     前晚,由于没电,全家人伴着微弱的烛光,吃一顿特别晚餐。家中的大人都是端着一碗方便面,就着汕头本地的菜脯,只有老人和孩子们可以喝一些白米粥。
 
     不过,被困在厂房里面的外来打工人员却是另一番感受。蔡先生说,由于没有储备物资,打工者连吃一餐饭都成问题。不过,目前这批人又被转移到集中安置点,进行安置。
 
     昨日,虽然一夜未眠,蔡先生依旧忙碌着,他开始划着自制木筏,轮流给亲戚们送一些生活必需品,一段步行只需要几分钟的路程,他却划了半个小时。“希望大水早日退去!”蔡先生说着,又将木筏划向水浸最深处。
 
     灾情分析
 
     潮汕为何
 
     现史上最大洪水?
 
     据省防总相关负责人分析,此次汕头、汕尾等地洪涝灾情,超历史记录的强降雨是主因,其他五大因素叠加是“帮凶”。
 
     土壤含水饱和疏松
 
     第一次降水过程持续约1天后,16日夜再次出现一次强降雨过程,降水强度大,使得已经饱和的土壤迅速产流。
 
     降水均匀时段集中
 
     此次降水过程属“尤特”环流西南季风影响,降水范围覆盖全流域,降水云系滞留时间长。
 
     上游决口江水下泄。
 
     练江上游普宁段出现决口,江水不断下泻。
 
     河道淤积严重
 
     致排水不畅、水位回落缓慢。另一方面,防洪工程标准偏低。
 
     天文大潮顶托
 
     17日23时30分练江水闸洪峰时刻,恰好也是当天海门站高潮位出现时间,另外,17~21日也是8月最高潮出现的时段,“潮汐顶托”也影响了洪水泄流出海。
 
     水库泄洪影响
 
     汤坑水库在暴雨发生后于17日迅速泄洪减蓄,持续的水库泄洪对洪水流量产生叠加影响。
 
  
 

作者: 
南都记者 涂峰 伊晓霞,等
来源: 
南方都市报(2013.08.20)
浏览次数: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