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南37村居仍遭水困政府出动冲锋舟救援

    潮南37个村居仍遭水困
 
   陈店司马浦仍有十万群众被困
 
   20日下午,记者从汕头市政府通报会上获悉,目前当地政府已出动51艘冲锋舟,以及社会各界筹措的数百艘橡皮艇进入灾区救援。
 
   灾情发生后,汕头市潮南区党政在陈店、司马浦二镇分别设立现场救灾指挥部,并从区直单位抽调力量组成37个工作小组,对口陈店镇、司马浦镇37个灾情严重的村(社区)派送物资。据现场指挥部的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20日下午,陈店和司马浦两个镇仍有37个村居水浸情况比较严重,其中陈店镇22条村中仍有13个村子水位下降非常缓慢,水位最深处达1.5米左右。目前两镇仍有十余万群众被困水中,各村(居)已集中安置了受困群众两万余人,其余人员各自分散在楼层高处,其中急需转移出来的老人孩童等部分群众有万余人。
 
   据通报,当地医疗部门成立了突击救护队伍,18日至19日共救治受困伤病群众683人,转移重症伤病人37人;转移安置孕产妇32人,在68个村居开展疾病防控。
 
   20日凌晨,本报记者深入重灾区采访并协助发放救援物资时了解到:目前遭水浸围困的村居群众普遍反映药品短缺的情况,有不少老人小孩已出现腹泻等胃肠病症状。记者昨天在抗灾救险指挥中心看到,现场已储备有大批基本药品。临时医疗点的儿科医生郑浩森特别提醒,婴幼儿对于药物非常敏感,应该使用专门的药物,用量也需谨慎,因此受困群众中的患儿应该尽早营救出来。
 
   截至记者发稿时止,部分熄火后停留在国道上的车辆和洪涝消退后留下的垃圾还无人清理,再加上在外潮汕乡贤自驾车前往灾区运输救援物资,目前通往灾区的陈沙公路和国道G324线均十分拥堵,当地公安交警部门出动了大量警力上路指挥交通。
 
   邓海光率工作组赴汕头潮南指导抗洪救灾
 
   加大救灾资金支持力度
 
   省政府20日上午专门召开会议,副省长、省防总总指挥邓海光听取有关部门和省防总督导组关于当前抗洪抢险救灾情况的汇报,并对当前救灾复产工作提出要求。
 
   邓海光要求,各地各有关部门要坚决做好当前抗洪救灾复产工作,切实落实各项措施:一是要密切跟踪目前仍受水灾影响地区的实时动态,做到一小时一跟踪。二是要认真做好救灾工作,各有关部门要立即派出工作组,指导灾区做好救灾工作,妥善安置好灾民,满足受灾群众基本生活需要。三是要认真总结这次抗洪抢险救灾的经验教训。四是要抓紧时间做好水毁工程设施的修复工作,特别是尽快恢复防洪工程、道路、桥梁、通信、电力等基础设施,并做好受灾地区房屋的安全鉴定。五是要认真做好农业生产的救灾复产工作。六是进一步加大救灾资金支持力度,财政要结合救灾需要与财力筹措情况进行认真研究和测算,尽早下达救灾资金。
 
   紫金洪灾超200年一遇
 
   河源召开工作会通报称救灾资金缺口大
 
   19日下午,河源市召开灾后重建工作会议通报,全市直接经济总损失达3.769亿元。据水文数据分析,紫金龙窝镇在30小时内(16日8时至17日17时)连续降雨549.5毫米,为超200年一遇特大洪水。
 
   据通报材料显示,截至19日12时,河源市5县69镇23.79万人受灾,共转移人口2.65万人,2人死亡、1人失踪,倒塌房屋2608间,全市直接经济总损失3.769亿元,其中紫金县损失2.845亿元。
 
   灾害无情人有情,全市共出动武警战士、消防官兵、民警1200余人,其他抢险救灾人员1800人,出动冲锋舟6艘,投入抢险机械122台班参与抢险救灾。陆军第42集团军共调派了700余官兵和2架直升机奔赴灾区,第一时间参与救灾。省公安厅飞行队出动了超美洲豹直升机向灾区空投救援物资。正在进行市迎客大桥建设的中铁一局派出100多人的救援队和数十辆工程车辆投入道路抢修,为及时打通重灾区“生命通道”立下汗马功劳。
 
   目前,河源市已抢通了紫金县S120、X003、X123、X157、X170线,龙川县S339线、X159、X178,和平县X167、X182、X173线等18条线路39处主要路段,并在各危险路段设置了临时警示标志、绕行标志等,保障行车安全。
 
   据相关负责人透露,因交通、通讯、电力、供水、水利等设施遭到严重毁坏,且受灾地区是边远的山区,救灾复产工作仍面临较大的困难,仅修复交通、电力、住房和灾民安置等灾后重建项目,就需投入资金约3亿元,资金缺口仍然很大。
 
   【各地爱心牵挂灾区乡亲】
 
   汕头
 
   不少潮汕乡贤为救灾出钱出力
 
   李嘉诚捐助1000万港元
 
   汕头潮南区遭遇特大洪涝灾害已至第四天,连日来,在救援工作争分夺秒进行的同时,众多潮汕乡贤和社会热心人、爱心组织踊跃出钱出力,支援救灾工作。
 
   20日,广州军区第42集团军250名工程兵携50艘冲锋舟赶到潮南,紧急支援抗险救灾工作。
 
   大爱行善是潮汕人闻名的美德。潮南区洪灾发生以来,众多在珠三角等地工作的潮汕乡贤非常牵挂家乡情况,许多潮汕籍热心网友也通过微博等平台呼吁在外乡贤出钱出力。目前潮南区慈善基金会共接受各界捐款240万元,以及面包、矿泉水等救灾物资一批。
 
   记者从汕头市政府获悉,20日当天,香港长江实业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嘉诚先生捐资1000万港元用于赈灾,香港经纬集团陈经纬先生也为家乡汕头灾区捐资300万元人民币。
 
   昨天中午,羊城晚报记者在位于陈沙公路的陈店镇抗灾救险指挥中心看到,从深圳、广州等地潮汕商会急驰送来的捐赠物资已堆积如山,当地政府正在组织人手将其发放到受灾群众手中。为加快救援物资的运输,各受灾村居出动了手扶拖拉机、铲车、卸货车等各种可在积水中行驶的车辆运输救灾物资。
 
   除了由慈善机构、商会等民间组织统一将救灾物资运输到当地外,记者看到也有不少潮汕乡亲自行驾车,把从外地购置的食品和充气小艇等救援物资送到陈店、司马浦等受灾镇区。家住陈店镇沿江南路的陈女士正忙着清扫家中污水,她告诉记者洪水虽已渐退,但由于家里的交通工具全部被水泡坏了,没法远行,结果20日远在深圳的亲戚非要亲自给他们送来大米、火腿和饮料,“我们附近邻居都遇到这样的事,亲朋好友都想表示一下心意嘛”。
 
   广州
 
   粤界公益联盟为灾区募集物资
 
   73岁老人买米来捐赠
 
   2400公斤大米、200升食用油、19箱面、1.2万支蜡烛、200支手电筒、400对电池……这是20日粤界公益联盟为广东水灾募集物资行动,在短短4小时内筹集的爱心物资,全部来自广州的热心市民。第一批救灾物资于22日首站送往茂名电白,23日起分批送往汕头潮南、梅州五华、肇庆怀集等。
 
   “我们这边现在油和米很缺,还有遮雨的帐篷也很少……”18日,一通来自茂名电白沙琅镇的电话,让聚焦广东特大水灾的众媒体心急如焚。20日,由南方电视台、广东济德文化公益服务中心、羊城晚报社等机构临时组成的粤界公益联盟,迅速开展为广东特大水灾募集和配送物资活动。
 
   20日下午3时许,在广州建设大马路保利中环西广场现场,73岁的容奶奶推着50斤的大米前来捐赠,看到工作人员身后堆着的米、油、蜡烛等物资,老人激动地说,“买米的超市老板知道我来捐米,特地帮我把米背过来!”
 
   志愿者林女士称,活动刚开始,就有一家不留姓名的企业负责人在旁边超市里买了20袋共1000斤的大米,并委托超市送货员送到捐赠现场,而这位负责人自始至终都未露面。当天,广东狮子会天行健服务队也送来了1.2万支蜡烛、200个手电筒和400对电池。
 
   记者获悉,目前中国扶贫基金会,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也加入了为广东水灾募集物资的粤界公益联盟。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下属蝴蝶助学团捐赠大米800-1000斤,而中国扶贫基金会广东办事处负责人李振透露,目前各地受灾情况掌握并不充分,“有些水还没退下去,有些还处在生命救援阶段,”目前广东办事处正在通过多方渠道收集灾区需求,在各地生命救援结束之后,将立刻投入灾区组织生活急需品等物资的发放工作。
 
   提示
 
   粤界公益联盟募集时间:20-21日15:00-21:00,地点:广州建设大马路保利中环购物中心
 
   中国扶贫基金会20日也紧急启动“有你救有力量———东北、广东水灾紧急救援行动”。广东地区的捐赠热线:020-83276579(广东办事处);市民可通过网上支付、邮局捐款、银行汇款、短信捐赠等方式进行捐款。具体援助标准及方式见中国扶贫基金会官方网站:http://www.cfpa.org.cn/
 
   英德
 
   灾区迎来不少热心救援队伍
 
   受灾企业提供免费餐
 
   羊城晚报讯记者周松报道:清远英德是本次水灾的重灾区之一,24个镇(街)23.7万人受灾,其中浛洸镇、大湾镇、西牛镇等几乎全镇被淹。20日凌晨开始,英德洪水渐渐退去。在受灾期间,除了政府的救援、居民自救,当地企业家和来自广州、湖南等地的民间救援队,也帮助了不少灾民。
 
   20日中午,记者来到浛洸镇。这里黄泥遍布每条街道,部分道路还有几十厘米的积水。人们忙着冲洗房间和家具的泥沙,广州军区某部队近700名战士则在清扫街道。镇政府旁,王先生的平房靠着连江,首当其冲被洪水冲毁了一间屋子。“水来得太快了,根本来不及把家具搬走,人们来得及跑的就跑了,来不及就爬上平房房顶或到楼房的高处,从18日中午到20日,水退了才下来。”
 
   据统计,浛洸镇8.1万人中有6.3万人受灾,转移2.3万人,安置8000多人,政府部门出动冲锋舟400多次,救了3900多人,并派发了9000箱矿泉水、5000箱方便面。
 
   在浛洸镇,还有一群着装统一、训练有素的救援队,忙碌于受灾群众中。据了解,他们是民间组织“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从广州、湖南长沙、岳阳、浏阳等地方赶来。记者了解到,这些队员都是有工作的普通人,为了救人,请假开车来到英德。
 
   另一个团队———英德市权祥凉茶有限公司的全体员工,不仅彻夜救人,还当起了全镇人的“厨师”。该公司总经理徐星祥表示,洪水过境,该公司的厂房、设备也全部遭殃了,损失几十万,但他们顾不上自己的工厂,全力投入到了救援的行列中。据了解,洪水退后,徐星祥又设立了第二个就餐点,20日宰的两头猪,一顿饭过后已只剩半只。“每天应该有超过两千人来吃饭,全都是免费的。”徐星祥告诉记者,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该公司从这里起家,得益于当地人民,要回馈当地人。
 
   撑住
 
   洪水肆虐,人们用门板、床板、泡沫、小盆、轮胎制作成各种各样的“船”,然后,找根竹竿当桨,撑起小船,自救,救人……
 
   英德市浛洸镇英西中学361名高三学生和众多老师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围困校内两天。20日一大早,羊城晚报记者来到英西中学,大水已退去,不少老师和学生在清理残留的淤泥和垃圾。现场的老师介绍,被困两天的361个高三学生已经全部疏散完毕。其中90%的学生已经回到家中与父母团聚。
 
   在校园,羊城晚报记者看到,体育场现在变成了“鱼塘”,里面的积水仍到篮球架的半腰,“前两天水高时连篮球架都看不到”。
 
   “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水,一直淹到空调上。”在现场清理淤泥的一位老师指着装在离地面三米左右高度的空调向记者介绍,“整个一楼都淹掉了。”
 
   大水来时,学生们正准备到教室上晚自习,没过多久,水就淹到了小腿。学校在第一时间通知他们回到宿舍,并迅速疏散到附近的三个宿舍楼内。
 
   “一些同学看到这么大水一下子就吓哭了,学校安排了心理疏导老师安抚学生。”刘老师介绍。而据高三学生介绍:“我们老师守着我们一夜没睡。”
 
   被困两天两夜,英西中学成为一个“孤岛”。刘老师是英西中学的钢琴教师,他介绍,洪水发生后,学校迅速组织了“自救队”,附近居民自发地送来干粮和饮用水;抗洪抢险队则从前晚便开始组织救援工作。前天开始,陆续有家长开始来接孩子回家。
 
   至记者发稿时,英西中学电力仍未恢复。刘老师介绍,学校这次损失惨重,“仅多媒体一项,学校就损失约400万元”。
 
   少年孤身千里寻友
 
   8月19日的陈店镇救援工作中,让我深受感动的除了企业家对受灾群众的慷慨捐赠和当地政府的坚守奋战外,一名远赴千里之外、孤身寻友的少年也很让人难忘。
 
   这名少年叫刘泽豪,是普宁流沙人。17日晚,潮南区和普宁市因特大暴雨引发练江决堤而遭遇水浸后,在深圳上班的刘泽豪就收到几位在陈店镇上班的好朋友被困的消息,但没过多久,刘泽豪便再也没能联系上这几名好友。随后通过网络,刘泽豪了解到了更多关于潮南区陈店镇受灾的情况,他决定从深圳赶到陈店,寻找被洪水围困的好友们。
 
   19日上午,刘泽豪除了随身几百块钱,什么也没带便从深圳出发了,几经辗转,于当天下午5时许抵达陈店镇。19日晚,听说有一艘运送物资的龙舟要往溪北居委进发,他找到溪北居委会干部和特警人员,要求随船进溪北找人。但被婉言拒绝了。
 
   刘泽豪转而主动参与到救灾物资的搬运和装船。面对他的坚持,最后溪北居委会的干部默认同意了。一路上,刘泽豪坐在龙舟头部,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帮忙划船、派发救灾物资,也渐渐地和记者聊开来了。
 
   一路上,记者隐约感觉到,刘泽豪要找的好友中,有一个女孩就是他心仪的对象,但略显腼腆的他却一直不肯承认。船只先后来到了溪北居委会和溪北学校,刘泽豪每次都冲到最前面去帮手派发物资,直到船只回到国道G324,刘泽豪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好友。
 
   20日凌晨2时30分许,船只抵达国道G324后,记者与刘泽豪在黑夜中失去联系,不知道几乎“净身”出来的他,这会儿在哪里歇脚?
 
   数十条鳄鱼“越狱”
 
   鳄鱼养殖基地养了14372条泰国鳄,网传数千鳄鱼出逃 潮南证实有数十条鳄鱼从鱼池决口逃脱,已抓回19条
 
   连日来,有网友微博发帖称潮南区陇田镇西湖村有一鳄鱼养殖场因洪水导致围墙坍塌,有鳄鱼逃脱,甚至有传言称出逃鳄鱼有“数千条”之多,引起网友迅速转发,灾区当地群众一度人心惶惶。真有鳄鱼逃脱!羊城晚报记者20日前往该鳄鱼养殖场现场调查获悉,但初步估计数量为数十条。截至发稿时,已抓回19条鳄鱼。
 
   20日上午,记者赶到该鳄鱼养殖场。刚一进村,村道两侧竖立的多块写有“鳄鱼出没,危险勿近”的警示牌已让人心生不安。到鳄鱼养殖场外围的一条小溪,多名村民正站在溪边观望,记者走近一看,竟然看到河溪内就躺着一条体积颇大的鳄鱼。经村民指引,记者找到不远处的另一处河溪,只见另一条小鳄鱼已被村民抓获,五花大绑地装在一条木船上。
 
   记者看到,该鳄鱼养殖场内有多个养殖池,有许多鳄鱼趴伏着,养殖场的周先生向记者承认了确实有鳄鱼出逃。记者从潮南区林业局的相关报告文件中了解到,该养殖场饲养了14372条泰国鳄。
 
   据周先生介绍,由于17日潮南区普降暴雨,洪水将防护墙冲开约10米决口,鳄鱼因此逃出决口,顺流而下。记者从潮南区有关负责人得到证实:截至20日傍晚,已成功抓回19条鳄鱼,目前未接到鳄鱼伤人报告。
 
   洪水中诞生新生命
 
   “外行接生婆”
 
   19日是潮南陈店镇遭受水浸的第三天,受灾最严重的该镇溪北居委会平均水位在1.2米左右,近万名群众仍受困在此。19日凌晨,在溪北居委会安置点一个20多岁的年轻孕妇,突然临盆了,但当时安置点只有一个略懂接生工作的外行人。无奈之下,安置点的受困群众齐心协力,清理出一个房间,让这个“外行接生婆”为孕妇接产。虽然有些小意外发生,但产妇最终还是顺利产下了一名女婴,目前母女平安。
 
   “水上120”
 
   18日上午10时左右,封开县第二人民医院抗洪救灾医疗队接报,该镇开建酒店门口有一个即将要分娩的孕妇求助。医疗队立即乘坐冲锋舟前往开建酒店门口接该孕妇。不到10分钟,孕妇被接回医院,10时10分左右,正在产房等候的科主任、医生、护士,立即把该产妇推进产房。10时25分,该孕妇顺利地产下了一个6斤重的男孩。
 
   19日上午,记者获悉后赶到封开县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见到了满脸笑容新生儿父亲侯以安,他告诉记者,刚好遇上南丰发洪水,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洪水,夫妇俩骑着自行车前往镇上看洪水。想不到,到达镇上不久,妻子就开始说肚子疼了。侯先生马上拨打110。随后医院抗洪救灾医疗队就来了。
 
   自8月17日晚汕头潮南多镇出现严重内涝灾害以来,昨日已是第四天。据潮南区水务局副局长洪向阳介绍,至昨天上午,练江水位已降至14.73米,全部回到警戒线以下。灾区部分村庄的浸水已逐渐退去,但司马浦、陈店、峡山等镇的数十个村庄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新快报记者现场所见,水深处仍有两米余,初步估计仍有十多万群众被困。目前,灾区最主要的工作仍是救援和受困群众的物资保障。
 
   退水已近一米
 
   从前晚开始,练江水位缓缓下降,因普宁水库泄洪的压力减小,昨日汕头市潮南受灾地区水浸情况得到一定缓解,部分受灾地区的水浸已退水近一米。
 
   昨天上午10时许,新快报记者沿324国道从陈店镇向司马浦方向步行,沿路,前日还在洪水之中的地方,昨日已完全退水。在陈店镇派出所,此前最严重时,水浸达1.3米,记者昨日看到,派出所大院内的积水已完全退去,地面打扫完毕,相比外面的泥泞,这里显得比较干净整洁。
 
   记者之后随救援队伍进入陈店镇西口村、内心村等受灾较严重的灾区发现,这里的水位也有所下降。“之前有2米多深,现在降了1米,但很多地方水深仍有近两米。”据陈店镇的詹委员介绍,目前镇内仍有13个村庄水浸严重,政府部门已安置近两万人到各村的学校、敬老院、居委会等地势较高处,政府部门定时为这些安置点送去基本生活物资。
 
   “还有一些待在自家二三楼的无法统计到。”詹委员说。据初步估计,潮南灾区仍有十多万人被困灾区。
 
   修复溃堤排水
 
   昨日下午4时许,潮南区上空乌云密布,陈店镇、司马浦镇等乡镇出现不同程度短时降雨,据当地气象部门消息,20日晚灾区部分区域将会有大到暴雨,新一轮台风“潭美”将在今日下午影响汕头地区。
 
   据潮南区水务局副局长洪向阳介绍,潮南区域这次堤防损毁7处,目前相关部门已组织人力抢修溃堤,其中中港已抢修完成,练江也在开始抢修。另外,为了加快泄洪,从前日开始,政府组织大量人力对陈店电排站进行抢修,至前晚7时已经修复,目前司马浦、峡山、陈店三个电排站总装机容量达5985千瓦的机组都已开机,开始抽水泄洪。“如果能保持这种常态,对泄洪将起到较大的作用。”
 
   “‘潭美’即将登陆,新一轮降水随时将至,我们现在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加大巡查力度,确保堤防安全。”洪向阳说。
 
   新快报记者随救援人员漏夜挺进灾区送物资
 
   原本5分钟路 这趟来回要5个钟
 
   夜黑如墨,前晚8时多,新快报记者随同政府救援队员带着救援物资沿陈贵公路向陈店镇溪北居委艰难行进。洪水中,陈贵公路异常繁忙,来往运送被困群众和救灾物资的船只来来往往,这些救援船只多是当地村民用轮胎等自制的“小船”。
 
   记者搭乘的救援船只在夜幕中缓缓向溪北前行,一路被淹的两旁楼房上,不时有居民向救援队员呼喊求援索要水和食物,溪北居委会主任蔡徐江告诉记者,溪北居委目前仍有近万名群众遭洪水围困,其中主要以外来务工人员居多。
 
   缓慢前行约3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了溪北居委会,溪北居委办公楼和溪北学校已经成了安置点,这里安置了近千名受困群众,多是工厂工人。在溪北学校,安置点内多是老人、妇女和小孩,年龄最大的老人已近八旬,年龄最小的婴儿还只有几个月大。当地居民陈伯告诉记者,他们已被困在这里三天三夜,受困之初,由于物资欠缺、运输船只有限,每次运送物资均需耗费大量时间,安置群众一天仅靠几个面包或一包方便面充饥。
 
   记者了解到,一些老人和小孩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发烧、腹泻等病情,目前,安置点急需医药,特别是一些小孩用的感冒和发烧药品。“前两天我们这里一个孕妇要生产,找不到医生,只好让一个懂一点接生的村民为孕妇接生,所幸母子平安。”陈伯说。
 
   从溪北送完物资出来时间已指向第二天凌晨,记者算了算,这次往返竟花了5个多小时,而平时这段路的车程不过5分钟。
 
   【特写】
 
   陈文没有去镇上领救援物资,他说,“因为还有人比我们更需要这些东西,我们的困难,自己克服克服就行了”。
 
   一家14口人也不领救援物资
 
   新快报讯陈店镇的柯围村,洪水渐渐退去,在民居1米高的墙壁上,还残留着洪水浸泡过的痕迹。324国道人来人往,前日,这段路还在水中,昨日中午,记者来到这里时,居民们都在扫着屋内屋外的积水和淤泥。
 
   打着赤膊穿着泳裤的王先生,正划着橡皮艇出来买米买菜,他告诉记者,住处离大街还有一段距离,那里的水还有齐胸深,每天,他就靠着自己用轮胎自制的橡皮艇出来采购生活必需品。
 
   中午时分,沿江南路122号,六七个孩子正在屋前戏水,客厅饭桌上摆放着几碗稀饭,这里是陈文的家,家里住着14口人,其中大多都是从重灾区里送出来的亲戚的小孩。受灾这几天,每天早上陈文的父亲都要推着自行车到一公里外的集市上买来一些吃的东西以不让孩子们饿着。
 
   陈文说,17日晚洪水来了,“没想到水来得这么快,东西都来不及搬,损失惨重,放在一楼的电器和摩托车都坏掉了”。现在,一家14人就在2楼打地铺。“菜也贵了一些,以前10多元能买到的东西现在要20多元。”陈文说,幸亏亲戚从深圳买了一些水、火腿、面包、饼干专程开车送过来了。
 
   生活还要继续,陈文没有去镇上领救援物资,“因为还有人比我们更需要这些东西,我们的困难,自己克服克服就行了”。
 
   【数据】
 
   灾情:潮南全区共208个村受灾,达77.2万人,溺水死亡4人。紧急转移12.3万人,民房倒塌192间,堤防损坏113处,堤防决口10处共1007米;公路中断70处,供电中断58处,陈店、司马浦通信中断;农作物受灾12.07万亩;水产养殖损失2.08万亩。直接经济损失12.6亿元。
 
   救援:紧急调动400多官兵增援;军用直升机共投下6吨救灾物资。潮南区紧急拨付首批抗灾救灾专项资金300万元投入抗灾;筹集蛋糕、面包、速食面等食用物资6.85万公斤,矿泉水17807箱。
 
   “老家有事,我得回去”
 
   各地潮汕老乡自发组团救援,满载物资直奔灾区
 
   50年一遇的暴雨突袭汕头潮南,除了当地70多万名群众困苦受灾,还同时牵动着散布在各地的潮汕老乡的心。
 
   在深圳、东莞、广州甚至上海,不少老乡一听到老家遇灾,立马自发组成救援团队,筹集饮用水和食物等物资,甚至不惜购电动快艇,第一时间奔赴灾区前线,为的就是能为受难中的家乡和人民出一分力。有老乡说出了每一个自发参与救援的潮汕人心声:“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老家有事,我得回去!”
 
   组团救灾一呼百应
 
   “有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回老家救灾的,我现在去沃尔玛买食品药品,有捐钱捐物资的联系我,我先帮忙垫付购买,一个半小时后出发。”潮汕人黄先生在微信朋友圈上一发出这条信息,随即就有数十位老乡朋友回应,要和他一同出发。自前日起,在离潮汕300多公里外的深圳,不少潮汕老乡自发回故乡救灾。
 
   昨日,记者联系上黄先生,他告诉记者,首先发起这项救灾行动的是另一名潮汕老乡,他们一行五人带着满满两车的物资于19日下午驱车回乡,“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老家有事,我得回去”,在深圳奋斗了22年的黄先生对家乡十分牵挂。
 
   此外,目前正在陈店镇救灾的潮汕老乡蔡先生带领着一支20多人的自发救援队,“都是在外地工作的老乡,深圳的最多,广州、佛山的,甚至在上海的都赶过来了”。他说,灾情消息传出后,这20多名老乡通过人传人联系到了一起,并迅速赶到汕头市区集中。在当地募集了大量物资和资金,“有些人直接把超市的货品都抢购过来了,我们今天就往灾区里送了5大卡车物资”。
 
   电动快艇抢购一空
 
   “我来得太晚了。”黄先生说,故乡受灾的惨况让他们又心痛又心急。
 
   黄先生告诉记者,当地很多房屋已经被水浸到屋顶,很多没救出来的人还在屋顶上,晒了两天太阳,特别是外地到潮汕打工的人,无依无靠。“物资还是不够,救援人员也给累趴了,主要还是市民吃的问题和物资不够。”昨日黄先生不停通过手机实时发布消息,“充气皮划艇最缺了。”
 
   黄先生说,前晚他们辗转联系到广州的一家游艇供应商,并专程前往广州购买了50条用于救援的充气快艇,花费将近10万元,而店内4000元至2万余元不等的电动快艇目前也被抢购一空。
 
   昨日,广州某游艇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店内救生快艇每种类型存货量约30条,目前基本销售一空,价值3770元的6人座电动快艇只剩下一条,而价值6500元的8人座电动快艇早已售空,价值1900元至3300元的手划快艇一般存货量在90条左右,目前存货只剩一条。“现在工厂每天加班生产,我们每天要请2至3次车送货到潮南。”该工作人员说。
 
   陇田镇确有鳄鱼出逃 已抓回20条
 
   至少有4条未抓回,养殖场主称“鳄鱼不可能游到几十公里外的司马浦镇去”
 
   汕头市潮南区陇田镇西湖村,被传有鳄鱼养殖场的上千条鳄鱼出逃,司马浦镇有传言村民被鳄鱼咬。当地应急办曾辟谣,但养殖场老板周先生昨日向新快报记者证实,18日早上确实有鳄鱼逃出,但只有20多条,目前还有至少4条鳄鱼未抓回。他强调,现时未有确切消息证实有人被鳄鱼袭击。
 
   木板封住破围墙
 
   昨晚7时许,新快报记者来到陇田镇西湖村,一进村就见到路边每隔几米就竖着“鳄鱼出没,危险勿进”的警示牌,上面还留一个电话号码。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该养殖场。只见几名男子正在忙着清理洪水过后的狼藉现场,其中有人用红漆在写警示牌。场内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池,池面上满是一对对硬币般大小的圆形荧光。手电筒照过之处,发现还有一些约两米多长的鳄鱼安静地趴在池边。记者留意到,这些鳄鱼池都围着一米多高的水泥混凝土墙。其中有两个鳄鱼池还围着崭新的铁丝网,高度在两米左右。
 
   在靠近大门左侧位置的外围墙,其中有十多米长是用木板封住。而围墙外面,是一条约两米宽的排水渠。养殖场的老板周先生透露,以后他打算将所有的围墙都改造成铁丝网和钢筋墙,这样既可以拦住鳄鱼,又可以避免被水冲垮。
 
   至少24条鳄鱼流出
 
   据周先生介绍,场内占地300多亩,养有大大小小的鳄鱼约1.1万条。18日凌晨4时许,靠近大门左侧位置的围墙轰然倒塌,洪水从十多米长的缺口处汹涌而入,场内的水位一下子就涨到一米多高。
 
   眼看场内低洼处的鳄鱼池的围墙即将被冲垮,周先生立即指挥10多名工人立即在外围墙的缺口处拉起渔网和铁丝网,防止鳄鱼趁机逃出场外。不久后,低洼处的两个鳄鱼池一米多高的围墙被冲垮,有些鳄鱼游到外围墙的缺口处。
 
   当时有些鳄鱼趁乱从网与网之间钻出去,但大家都无计可施,“当时数了一下,共逃出去了至少24条”。
 
   周先生说,出逃鳄鱼不会离开水源太远,目前抓获的鳄鱼基本上都是在附近的南港河被发现。“陇田镇到司马浦镇相隔几十公里,中间又没有水路相通,鳄鱼是不可能游到那里去伤人的。”
 
   林业局 未接到鳄鱼咬人报告
 
   昨日傍晚,潮南区林业局林政股的姚股长告诉记者,相关人员总共捕获了20条出逃鳄鱼,由于附近水域可见度低,目前仍有40多名捕捉人员在现场排查有没有遗漏。
 
   姚股长表示,该局19日上午接到了鳄鱼出逃的消息,便马上组织人手赶到现场,协同汕头市野生动物保护办和养殖场的工作人员开始展开捕捉。由于该养殖场属国家项目,共有鳄鱼1万多条,数量核实的工作量较大,因此目前仍未得知确切有多少鳄鱼外游。他还表示,现在河流水位已经下降,鳄鱼无法再外逃,相关人员也正在进行加固、防护措施,防止万一再下大雨会出现安全隐患。
 
   对于网上称已有附近村民和捕捉人员被鳄鱼咬伤一事,汕头市市、区林业主管部门称尚未接到相关报告。姚股长解释,鳄鱼外逃的出口外是一片低洼地,游出来的鳄鱼基本都集中在那里,不会游到远处。
 
 

标签: 
作者: 
王漫琪、赵映光
来源: 
南方网 http://news.southcn.com
浏览次数: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