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有个“小汕头”

    在新山访问考察了四天,除了感受浓浓的马来风情之外,还感受到一股渗透骨髓的乡情和亲情
 
     我知道马来西亚南方有个潮汕人聚居的柔佛州,那是2004年的事情。那年,马来西亚著名华族文化研究专家郑良树教授在位于柔佛州的南方大学任华族文化研究所所长,主持举办“潮人国际学术研讨会暨搜集柔佛潮人史料合作计划成果发表会”,把我叫去为项目做终审评估并在大会做总结报告。为完成郑前辈交给我的任务,会前会后我阅读了不少他们提供的资料,才对柔佛州的潮汕人对当地的经济开发所做的历史性贡献有了一定的了解。但对于被叫做“小汕头”的新山市,则是这次前来参加“三月初三锣鼓响”庙会、主讲庙会的文化项目《过番歌谣》和《粤闽侨批》,参与了他们的一些活动,与乡亲们零距离交流,与“小汕头”有了“亲密接触”,才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我首先感兴趣的是:为什么新山叫做“小汕头”,而不是“小潮州”?因为通常在外国的潮人对唐山老家的叫法还是以“潮州”为主。在民国以前,潮汕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潮州。“潮州”的名称是第一、二代华侨华人出国前对家乡的集体记忆。而这个潮人聚居的小城市,却叫做“小汕头”。我请教当地人,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有说服力的一种解释是,新山的地理环境与汕头市很接近,都是滨海城市。而且,19世纪中叶以后,不少“番客”来往“唐山”和“番畔”,是在汕头港坐的轮船。这使我想起,19世纪不少英美传教士把他们编著的潮汕方言词典和教材,多数也叫“汕头方言”(Swatow Dialect)。更有甚者,日语居然把“汕头”当成抽纱了。我时不时得带日本客人来汕头海滨路的抽纱大厦购买“汕头”。他们都很喜欢“汕头”。
 
     新山是柔佛州十县的首府。新山,马来文叫Johor Bahru(俗称JB),直译过来是“山新”,因马来文的修饰成分后置。新山与邻国新加坡隔海(柔佛海峡)相望,有“大马南方门户”之称。站在新山的海岸边,对面新加坡的高楼可以尽收眼底。新柔长堤(又名柔佛陆桥)将新山与新加坡连在一起。我们驱车从新加坡进入新山,走了一个半小时,还包括通过两国的海关检查。新山的人口约180万人,为马来西亚第二大城市,其实比汕头市区还大。由于新马两国经济发展有差异,马来西亚消费水平比新加坡低,不少新加坡人利用假日到新山购物。而新山人则有不少到新加坡打工,据说两国薪水几乎一样,但新币与马币之比是2.5:1,所以在新加坡打工而在新山消费就很划得来。
 
     新山是马来半岛三座主要城市之一(其他两座是首都吉隆坡与北部城市槟榔屿),是一座重要的工业与商业城市。它的大型企业包括电子、资源和石油化学的精炼厂和造船工业(它有三个很不错的港口)。但新山的支柱产业还是旅游业,占了新山经济总量的60%。每年有近20万来自新加坡的旅客,还有几十万从中国和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
 
     新山的主要经济产业基本上掌握在华人手里。在新山180万人口中,马来人约占44 %,华人占41.5 %,印度人占9.1 %,其他少数民族占5.4 %,但其经济总量的80%以上来自华人企业。这里70多万华人,有潮州、广肇、福建、海南和客家五大族群(潮州族群的人数最多),各族群都有自己的会馆,还有一个可以领导五大族群的民间组织——“新山中华公会”。我做关于粤闽侨批的演讲就是在新山中华公会的会馆里。
 
     由于是华人聚居之地,新山的华文教育一直保持着良好状态。这里有全马最大型的独立中学和最大规模的小学——宽柔中学和宽柔小学。我们一行访问考察了始建于1913年的宽柔中学,与他们洽谈了华文教师培训和大学招生的合作。据宽柔中学校长介绍,这所中学,由广肇会馆的前辈黄羲初、骆雨生、郑亚吉和陈迎祥等创办。至今“宽柔”二字的英文或者马来文拼写,还保留着粤语的读音。这是一所除了中国大陆和台湾以外全世界最大型的华文独立中学,在马来西亚当地被称为“华人文化堡垒”。1999年,宽柔获得马来西亚教育部的批准,在古来建立分校。两个校区目前大约有1.1万名学生。“宽柔”还有5所小学,它让柔佛的华裔子弟有机会接受从小学到中学的完整华文教育。新山还有一所华人办的大学——南方大学。我2004年来访问的时候,它还是一所大专学历的学院。但当“前度林郞今又来”的时候,它正好获得马来西亚教育部的批准,升格为大学,成为全马华人办大学的成功典范。
 
     我们此行在新山访问考察了四天,与乡亲们一起,在路边大排档食潮州“粿条仔”,在陈旭年街的“糕啤店”啉“糕啤”(咖啡),在市肆用“肉骨茶”和“马来风光”(炒蕹菜)配饭,除了感受浓浓的马来风情之外,还感受到一股渗透骨髓的乡情和亲情。如果不是随身带的行程表老在提醒我们“该走了”,真的是身在他乡而不知是客,兴兴然而有点儿乐不思归了!
 

作者: 
林伦伦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06.02)
浏览次数: 
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