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石门鼓入藏潮州博物馆

    2010年7月14日,一个明代府第石门鼓结束“露宿”马路的历史,“入住”潮州博物馆新居。
 
   原先,这个石门鼓被丢弃于市区卫星路一住宅建筑工地路边,周身粘满白色灰硝,倒在路边显得不起眼。但刚好被路过这里的李炳炎先生发现,他第一时间拨通博物馆黄副馆长的电话,告知发现石门鼓的地点。馆领导迅速派出专业技术人员和安排运输工人赶赴现场调查征集。李炳炎先生系我市颐陶轩陶瓷文化艺术研究所负责人,他凭着多年来对潮州历史文化的学习积累和高度的文物保护意识,才在这一天的“路过”中慧眼识宝,使这个明代石门鼓不会搭上装载杂土运输车,而荣幸地登上驶往潮州博物馆的铲车,住进新家,得到妥善保护。
 
   该石门鼓高79厘米,宽96厘米,花岗岩石质。进馆后经清扫颜面焕然一新,美丽的一面重新呈现。石门鼓又称为抱鼓石,建筑于宅门、宫庙门、祠堂、牌坊两侧,它既作为建筑上的构件之一,也是一件精雕细琢的石刻艺术品。而这个石门鼓联带花瓣形门臼,应属于大门两侧石鼓。鼓面和门臼雕刻纹饰精美,鼓面两侧浮雕水涡纹,鼓座浮雕向上涌起的海浪纹,整体纹饰风格古朴,雕刻技法细腻,刻线流畅隽秀。雕刻题材为脱胎于官服纹饰的“江牙海水”纹,古代官服胸前及胸背按照官品级别绣饰十二章纹饰,而服饰下摆和边缘绣上浪花形图案,俗称为“江牙海水”,海浪向上冲称为立水,鳞状海波称为平水。雕刻海水纹饰意为“海潮”,因“潮”与“朝”同音,故官服上的“江牙海水”为专用纹饰。而“江牙”又称为“姜芽”,意即山头重叠似姜牙,象征山川昌茂,国土永固之意。从此可见此纹饰为官场之专用,并独渐被移植到瓷器、铜器、石雕等艺术领域中去。而这个石门鼓雕饰“江牙海水”纹饰,与盛端明的官阶、府第相匹配。原来在征集石门鼓地点附近有一巷名为盛厝巷,因巷里原有一座明代礼部尚书盛端明的府第而得名。
 
   盛端明为海阳县人,据清雍正张士琏《海阳县志》记载,他父亲盛凤仪任安溪学官时,掘地得到宋端明殿学士希道先生的墓碑,随以“端明”作为儿子的名字,以“希道”为盛端明的字。盛端明于明弘治十一年(公元1498年)考中解元,壬戌(公元1502年)得中状元,被授为庶吉士,明初设六科庶吉士,以新选拔的人才在职事中历练,介于官与非官之间,相当于候补的翰林官。后历任礼部和工部尚书。盛端明才学兼备,著作有《程斋汇稿》等书,明世宗对他屡加褒扬。后来他罢官回归家乡十年,十分热心家乡建设,曾倡议修筑韩江北堤御水。盛端明在潮州有二处府第,一处位于北门外即今天的木坑圣庙附近,而今之盛厝巷处为原来另一府第。但随着历史建设的发展,该大宅第已废,只有一个巷名记忆着府第的名字,而该石门鼓的发现又为盛端明府第增添了一点历史的记忆。
 
   盛端明不但富有才学,而且关心家乡,故后人于潮城多处地方树坊褒扬。在今太平路上水门街口的“宫保尚书”坊(背面为“奕叶宾贤”),即为盛端明父子而倡建。因盛端明任礼部尚书,又加赠太子少保,从二品,被尊称为宫保。又因盛端明与父亲不但贤明而且政绩卓著,父子均受到贤明礼遇,故坊名之为“奕叶宾贤”。位于太平路军厅巷口的“六贤坊”,为明弘治壬戌进士杨■、邱世乔、盛端明、李春芳、周钥、陈义而立。位于昌黎路学宫前的“解元坊”,也因为盛端明于弘治十一年考中解元(全省第一),与吴殿邦、游定海、陈雄思、陈昌期、谢学圣等七个解元而建。一人三坊,可知盛端明在潮人心中的份量和地位,也可见与之关联的石门鼓 弥足珍贵,它蕴藏着一段历史的记忆走进博物馆。
 
   潮州博物馆是一座地方综合性博物馆,藏品是该馆开展业务活动的物质基础。尤其是随着新馆的建成并免费向社会开放,需要不断补充文物藏品和标本。历年来,该馆通过考古发掘、田野采集、民族学调查征集、社会调查征集、收购、接受社会捐赠、调拨等渠道征集文物,丰富藏品。而盛端明府第石门鼓的成功征集入藏是一个典型的社会调查征集例子,因为随着社会生活和建设的变革,使大量历史文物,包括可移动和不可移动文物不断被淘汰而消失,所以,广大人民群众是文物的守护者。今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为“博物馆与记忆”,国家文物局又提出“文化遗产与美好生活”作为中国文化遗产日的主题。潮州博物馆作为人类文明记忆、传承、创新的重要基地之一,承担着记录过去、反映现代和未来发展的重要职责。潮州博物馆满怀信心与公众一起来探索和发现历史记忆,手牵手共同保护人类珍稀而脆弱的文化遗产。而明代石门鼓的成功入藏,是博物馆与群众紧密联系的结果,更让人欣喜的是这个石门鼓被专家相中,入选为潮州博物馆举办的《馆藏石刻集粹》陈列的展品,将与征集入藏的其他石刻展品一起登台亮相,向潮州市民乃至中外观众汇报展示。
 
 

作者: 
黄舒泓
来源: 
潮州日报(2012.04.12)
浏览次数: 
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