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甘为孺子牛——记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创业者

    成立于1991年8月的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简称“中心”),虽说“年龄”不大,但“少年气盛”,经历了十二个春秋之后,已拥有一座八层的中心“大楼”,编辑出版了十个系列、一百多本书、共八百多万字的《潮汕文库》和有关潮汕文化的专刊、专版;广泛征集、收藏有关潮汕文献、文史资料以及潮人人物传记、地方志、族谱家乘和海内外潮人各类著作一万五千余种,以及海内外潮籍书画名家三百多件作品,建起特色鲜明的“潮”字号资料库;征集了二万多封侨批原件,筹建别具一格的“侨仳文物馆”;举办、协办了多次在海内外颇有影响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大力推动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倡导的“潮学”研究……可谓“修文存史,嘉惠后人”。 
 
    目睹如此丰硕的成果,许多人都以为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团队”所为,其实,“中心”是一批退役的“孺子牛”担纲。在“中心”唱主角的主要工作人员中,年纪最大87岁,60多岁的只能屈居末位当“小弟弟”。 
 
    “中心”一、二届理事长、今年74周岁的刘峰,虽出生于泰国,却有一颗纯洁的中国心。6岁被父亲带回家乡揭阳念书,1944年就参加抗日游击小组。从此走上革命道路,那时才15岁。1946年,在当地党组织的动员下去泰国,在侨胞中进行革命宣传工作,1949年3月,终于重返家乡参加革命活动。改革开放后的1981年,时任中共普宁县委书记的刘峰被调回汕头,担负创办经济特区的重任。成为特区管委会主任。1991年初,时任汕头市政协主席的刘峰,已在考虑届满后如何继续发挥余热,这时,恰好原广东省政协主席吴南生要他筹建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以弘扬潮汕文化优良传统、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亲身经历过“文革”的刘峰,深知十年浩劫对文化的摧残,听到要振兴潮汕文化,便欣然受命。从此,这位经济特区的创业者,又带领着退役的“孺子牛”,从零开始创办“文化特区”———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此时,他的老战友陈德鸿,还在市政协副主席的位子上,也提前“介入”,协助刘峰进行筹建工作。经过艰苦努力,依托在市政协的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终于问世,办公地点在一座旧楼里的一个只有10多平方米的房间,离休老干部王逸之为首任秘书长,和丘杰、林华达、池衡、陈嘉明等老同志一起挤在里面工作,开始谱写“中心”的创业史。刘峰又四处奔波,千方百计争取市政府、海外侨胞和本市企业的支持,建起了八层的“中心”大楼,使“中心”有了一个像样的“家”;并成立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传播基金会。所有这些,都为“中心”的可持续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刘峰就这样又是干了十年,直到2001年改任“中心”名誉理事长,依然干劲十足地策划、组织筹建“侨批文物馆”,并多方筹措专项基金。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倪克屏、王琳乾、郭马风、陈历明等创业者们都没有把离退休看成是为人民服务的“休止符”,而是把它作为奉献人生“剩余价值”的起点,终生甘为“孺子牛”。原先,他们有的是厅、处级领导,有的是教授、研究员,进到“中心”一切都从“零”开始,彼此平等相待,大家使用的是一家公司淘汰下来的旧桌子、旧椅子,用双铃马蹄表的铃声代替下班铃。每天的“车马费”只有18.33元,这个数对某些人来说,是不屑一顾,但大家不是冲钱而来,依然“不用扬鞭自奋蹄”,不计报酬、不辞劳苦地耕耘着,可以说“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陈德鸿于1991年11月任“中心”副理事长,后来又兼任秘书长达5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正是“中心”大发展时期,工作格外繁忙,他全力以赴,协助刘峰统筹兼顾,除了忙于修建“中心”大楼、筹措基金,还接待来自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做好研讨会和各种活动的准备工作;建立、健全“中心”文件收发制度和档案管理制度;开源节流理好财,为“中心”的发展竭尽心力。
 

作者: 
王炜中
来源: 
汕头日报(2003.08.24)
浏览次数: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