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存侨批文物 深化潮学研究——“侨批文物馆”筹建侧记

    

 
 


    对于许多潮汕人而言,“侨批”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字眼。熟悉的是它曾是海外侨胞向故里乡亲寄送侨汇、传达信息的凭证,身为潮人多有耳闻;陌生的是属于它的年代早巳远去,新生代们多已不曾目睹。侨批作为一份见证华侨移民史、创业史的珍贵历史文物,不能任其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中,应予以充分重视,开展系统研究,这是许多以弘扬潮汕文化为己任的有识之士的共识。在海内外众多潮籍知名人士的建议和大力支持下,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于今年6月启动筹建“侨批文物馆”。日前,记者前往研究中心采访了参与筹建工作的部分专家、学者,了解到在侨批征集、项目建设过程中一些生动感人的故事和建设进展情况。   
     饶宗颐教授两题馆名    
     “侨批文物馆”筹建工作酝酿已久。国际著名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此前已多次提出,潮汕侨批是潮学研究中一个很具特色的方面,并建议设立“潮汕侨批馆”。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反复讨论,并多方征求海内外广大知名人士的意见,获得了他们的认可和支持才正式着手筹建。筹建工作启动后,全国侨联副主席庄世平先生又建议在原定馆名中加入“文物”二字,进一步明确该馆定位。饶宗颐教授原已为该馆题写馆名,他对庄老这一建议大为赞同,并再次挥毫题写了新馆名。   
     老侨属主动捐赠家藏侨批   
     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早在1994年就开始了征集、收藏侨批工作。侨批文物馆筹建工作启动后,研究中心进一步加大了征集力度,通过与汕头、潮州、揭阳三市侨联合作发动,采用派专人下乡挨村串户收购、民间收藏者有偿转让等多种形式,现已征集到侨批原件超过2.6万封。期间还发生了一起老侨属热心捐赠家藏侨批的感人故事。现住揭阳的老侨属林家荣原籍潮阳,现年已73岁,父亲在他年仅3岁时就离家前往新加坡创业,再也不曾回乡,期间曾多次寄回侨批和汇款。他在报纸上看到了研究中心征集侨批的消息后,主动与中心取得联系,表示要将家藏20多封侨批无偿捐赠出来。他说:“建立侨批文物馆意义重大,我作为一名侨属,应该做出贡献,让这些侨批在文物馆中得到保存、研究,传之久远。”   
     侨批凝聚侨心侨情   
     侨批记载着一段华侨史,渗透着海外华侨艰辛创业的血泪和汗水,蕴含着丰富的华侨文化内涵。研究中心收集到的许多批信中,多是问候平安、问及家庭婚丧喜庆、生老病死、田园收成、子女人学、就业等,寥寥数语重千钧,传达了海外华侨对祖国、故里的赤子之心和对家人亲朋的关爱之情。其中在澄海隆都后沟乡中收集到许氏一家的侨批,有祖孙三代延续24年的批信往来,体现了海内外潮人血脉相连的强大凝聚力。看似平常的侨批,除信中传递了海外游子各类信息外,还有很多可供研究和鉴赏的内容,如早期侨批专印封套上的批信局(商号)、代码编号(早期很多用干字文中的每个字顺序排列)、时间(按时期分别用天干地支、氏屈纪年、公元纪年)、各个时期、不同邮戳、批款结汇专用印章等;从1935年以前的“龙银”,到其后的国币、解放前夕的金圆券、解放初期的南方券,以及后期主要的结汇用港币折算人民币等,从货币的使用流通方面都可略窥各个时期的政治、经济等社会情况。   
     首辑“萃编”呈现侨批原貌   
     在研究中心收集到的侨批原件的资料基础上,研究中心现已着手选编出版《潮汕侨批萃编》。《萃编》计划编印10辑以上。据执行编辑、研究中心副秘书长李福光介绍,第一辑将从现有侨批资料中精选出500封侨批,以影印形式“原汁原味”地呈现在《萃编》中,不加注释,着力于综合、全面地体现侨批概貌,入编的侨批将涵盖民国初期、抗战时期、抗战前到解放、解放后等各个时期,寄批国、地区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柬埔寨、印尼、越南、老挞和香港地区等,收批县包括当时的潮阳、普宁、揭阳、潮安、澄海、饶平、丰顺、大埔等。《萃编》预计于今年11月面世,迎接第五届潮学国际研讨会和第十二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举行。   
     寻求潮学研究新突破   
     侨批文化研究是在学术界中独具一格、较为冷门的研究领域,深入开展这一研究课题,将是研究潮学、华侨史一个新的突破口。在加紧筹建侨批文物馆的同时,研究中心还开始编印内部刊物《侨批文化研究》。庄世平、饶宗颐、陈伟南等分别为创刊号题辞。原省政协主席吴南生为该刊物题写刊名。据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王炜中介绍,首期《侨批文化研究》将开设专家论坛、侨批史话、“老侨批”话当年等栏目。目前已收到蔡起贤、陈德鸿、杨方笙、王逸之、王琳乾等专家学者撰写的文章,以笔谈方式对侨批研究提出真知灼见;收入三篇分别介绍当年汕头、潮州、揭阳等地侨批局的文章;还有“陈长发”侨批局的老侨批员许有智对当年收发侨批情况、流程等的回顾。
 

标签: 
作者: 
李扬琳、杜一方
来源: 
潮人网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