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波涌潮侨心——写于第二届粤东侨博会召开之际

    正是岭南秋光好,粤东第二届侨博会即将召开。一个侨字,让人想起了“乔”迁的“人”;乔迁向哪里呢?“潮”字,恰好形象地作出了回答——“朝”向有“水”的地方。一句“有海水的地方就有潮人”,精当地道明了潮汕华侨漂洋过海遍布全球谋生存干事业的情形。
 
   潮州人所面临的海洋委实过于广大了,浩荡浩荡淼淼,波涌际天。古代的人们在这里乘舟离岸,都会有投身无边领域、顿生畏惧、无从把握的感受。如此辽阔的海域,必然增添征服的难度。老辈人“一只市篮一条水布”,抱个冬瓜当枕头(口渴时细刀慢切随时取作饮料用)、带一甑甜粿(甜糯米糕)当干粮去闯荡南洋的故事,听来让人热耳酸心。人们将闯过“七洲洋”的险滩恶浪,称之为“食过乌水”,大有谈虎色变的意味。
 
   当今的一些邑人,徒然羡慕发财的“番客”(华侨)。那些豪商巨贾,固然声名显赫,而默默无闻地劳作于山寮、矿场、商铺的下层的农场工人、矿工、店员,他们劳碌了一辈子。有的人到了垂垂老矣的时候,只能靠亲友的馈赠买张船票回唐山探亲。要是你参观过侨批展览,看着那些发黄的批纸,想想在那兵荒马乱、日寇侵华的年代,如果没有这些“番批”,将有多少侨眷的生活要陷于绝境?侨批,那是民间的史页,那是侨乡的诗章。
 
   即便到了现当代,在上个世纪的越战、柬战年代,那些“投身怒海”的华侨,他们那毅然决绝求生存的真实故事,让人看到了残酷的世相和中华民族顽强的生命力。以前,我们潮汕地区的人们出洋“过番”,大多是到了东南亚的泰国、新马、印尼、菲律宾一带。如今,几乎五大洲都有潮侨的芳踪。在巴黎、在瑞典、在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新西兰的不少潮侨,什么粿条大王、房地产商、政界新星……有许多是在越战、柬战时期才逃难到达彼邦、然后经过百折不挠的奋斗才成就一番事业的啊。  
 
   “有拼才会赢”,潮州人的一句俗语,道出了多少深刻的人生道理!
 
   潮侨的根在中国。在近代潮汕,印尼华侨张煜南、张鸿南创办潮汕铁路。泰国潮侨高绳芝创办汕头开明电灯公司和汕头自来水公司。汕头外马路和“小公园”“五平一镇邦”等马路建设,潮州太平路的商铺、骑楼,很多是华侨出资建设的。
 
   白云苍狗,物换星移。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潮汕大地的各项建设大业,更是离不开华侨的支持。远的不说,单以潮州为例,从泰佛殿、慧如公园到侨联国英楼、潮州体育馆的兴建,从太平路牌坊街到广济古桥(湘子桥)的修复,哪一件不是潮籍华侨慷慨解囊、鼎力相助而成其大业的?
 
   何况,对于乡梓的帮助,其实远远不止于物质和资金——那些来自国外的崭新理念和经营管理经验,那些千金难易的策划点子,更是弥足珍贵的至宝。
 
   伟人说得好:“和平和发展是世界的主要潮流”。目前,中国与东盟各国的联系日益紧密,经济、文化和各项社会事业将有长足的发展。拥有一千万华侨的粤东地区,在这方面,该有多少文章可做。侨博会好。侨博会将架起乡谊的桥,经济的桥,文化的桥,让世人见识“侨”字的无限魅力。
 
   四海波涌潮侨心,五洲歌咏家乡好。古老的湘子桥,默默地见证了这一切。
 
 

作者: 
赵之
来源: 
潮州日报(2009.11.09)
浏览次数: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