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东人应呵护古树珍木

    在故乡,有个宽敞大埕,东西两侧有两株古老大榕树,乡民命名为“二丛树”。百年古榕像夫妻树,相依为命。大榕树苍绿翠碧,躯干参天耸立,枝丫婆娑的叶片勃勃伸展,旁逸斜出,洋溢傲然骨气和顽强生命力;鸟雀互相追逐,啁啾鸣叫,人与大自然贴近的亲切感油然而生。置身于眼前抒情般的绿色家园,令人为之青春涌动,从心灵深处感受大自然的神奇,从而焕发一种奋进的生命力。
     这样的古树珍木,不能再生,因而更显珍贵。不久前,汕头市曾对全市辖区古树珍木进行普查,全市约有古木430株,树龄在500年以上的有十多株,这是一笔弥足珍贵的林业财富,是人与自然世世代代和谐相处的历史见证。
     在澄海,也有不少古树珍木。据县志所载,有澄城菩提树、董坑榕树、下寨榕树、南溪木棉、蓉湖别墅榆树、下陈白花芒果等。这里所提的菩提树,就是原来植于澄城龙潭寺东西两侧那二株,相传为南宗咸淳年间所植,距今已有700多年。旧城改造时,树移植神山,全部成活,欣欣向荣,是南粤现存菩提树树龄最长的稀有古树。
     近期被评为省古村落的澄海程洋冈,古榕数量多、树龄长,有近百株。如麒麟树,位于韩江石尾下古渡口,形似麒麟;虎丘山上有公鸡古榕,形似公鸡,据说这是凤岭港全盛时期被作为航标;仙巷有一古榕,盘根错节,根系沿门楼缠绕成门楼状,称“仙巷古榕”;怡江石寨还有传说是宋末抗元英雄陈吊眼兄妹所植的“连理古榕”;丹砂古寺内“三宝”之一的苏铁,据传系300年前知县王岱所植,至今苍郁喜人。
     最近,汕头市市委书记黄志光在“创园”时说过:“树是空调器,树是蓄水器,树是过滤器,树是制氧器。树有生命力,树是历史,是文化,凡是古树参天、大树参天的城市,就是一个有文化、有品位、有历史的城市。”
     呵护古树珍木,人人有责!
 

标签: 
作者: 
杨景文
来源: 
羊城晚报(2009.04.16)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