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古今文献述略

    潮汕地处祖国南疆,美丽富饶,人文荟萃,素有“海滨邹鲁”、“岭海名邦” 美誉。自秦统一岭南之后,大批中原人南迁,岭南文化与中原文化融合;及至隋唐,诸多名人入潮为官,致力传播中原文化,文运始兴。韩愈被贬潮州,任用潮人进士赵德置办乡校,兴学育才,推动了潮州文化的历史发展。至宋,原先被视为蛮荒边鄙之地,已是“如今风物冠南方”(杨万里诗)。及明,潮州文运鼎盛,跻身于文化的先进行列。宋、明、清三朝,官宦人家、文人举子,著书立说,诗礼传家,为后代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其中典籍繁蔚,虽有许多佚亡,但从遗留书目之中,仍可窥见人文发展的脉络。
     潮人著述,有唐一代数量寥寥,见于著录者,仅有赵德所编《昌黎文录》及释宝通(大颠)注释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释义》此二书,前一种是古文大家韩愈的第一本文集,后一种则是唐代潮州佛教文化繁盛的印记。 
     宋代潮州经济迅速发展,文教随之而昌,登进士者(含恩例特奏)达167人,出现了被后人称为宋代“前七贤”的张夔、许申、刘允、林巽、王大宝、卢侗、吴复古等文化名人,合唐代的赵德,并称为“潮州八贤”。他们撰写了一批很有影响的著作。王大宝,学通五经,尤长于易,曾著《易解》《书解》《诗解》三书上奏高宗,受高宗赞许,擢升为国子监司业兼崇政殿说书,及后又升为谏议大夫、兵部侍郎、礼部尚书,成为潮人在封建时代进入中央政权的第一人。再如刘允之子、曾登龙图阁学士, 世称刘龙图的刘昉,他在谭州知州兼荆湖南路经略安抚使任内,曾主编一部儿科集成《幼幼新书》。这是中医儿科学的一部划时代巨著。历代相传,至今仍为海内外医学界所珍视,辗转传抄、翻印,1987年卫生出版社更组织专家,集中多种版本,整理校点印行。其余诸贤,其文章道德,均有可观者。依明代潮州状元林大钦《八贤论》 所说:“兹数君子,其出处虽不同,而功业之所建,皆足以定国家而树王猷;造诣虽不一, 而文章之所著, 皆足以达义理而阐精微,同为吾潮之豪杰也。”唐宋诸贤著述,虽多佚亡,但断简残篇,仍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可贵的文化遗产。
     从明代开始,潮州人文进入鼎盛时期。据清雍正《广东通志》载,明代广东登进士榜者共890人, 其中潮州府占160人(剔除其后不属潮州的程乡县,则为149名),是当时广东18州府中登进士榜较多的州府之一。 而嘉靖年间, 在潮州西湖“雁塔题名” 中,则有包括状元、进士、会元及朝廷命官等共115人。状元林大钦是潮人引以为荣,津津乐道的著名人物。他于嘉靖十一年(1532)壬辰科登第,攀上了封建科举的巅峰。在殿试对策文中,他阐述当时社会弊病,并提出兴利除弊的八大对策,表现出一个潮州士子忧国爱民的刚肠热血,是后人所景仰的一篇血性文章。他的《东莆先生文集》以及许许多多的关于他的民间传说,一直流播至今,脍炙人口。
     继林大钦之后,还有所谓明代潮州前后七贤或前后八贤之说。这就是嘉靖二十三年(1544)甲辰科同登进士榜的林光祖、章熙、黄国卿、郭维藩、陈昌言、苏志仁、成志学的前七贤和登崇祯元年(1628)戊辰科进士榜的辜朝荐、郭之奇、黄奇遇、宋兆礿、梁应龙、杨任斯、陈所献的“后七贤”。有的将甲辰榜的七贤加上壬辰状元林大钦称为“明代前八贤”,在后七贤中加上落藉普宁的漳浦人同榜进士林铭球,称为“明代潮州后八贤”。在明代,潮州还出现苏福、曹宗两位“神童”,他们的诗文收入在《潮阳县志》《惠来县志》《东里志》《饶平县志》等志书及粤人总集《广东文献》之中,曹诗被《广东新语》及《随园诗话》所选录,其流光溢彩,每为后人所惊叹。上述可见明代潮州文运鼎盛之一斑。 
     清道光年间潮州府教授顺德人冯奉初编辑《潮州耆旧集》,收入明代士人李龄、萧龙、萧与成、薛侃、林大钦、翁万达、萧端蒙、王天性、饶相、薛雍、陈一松、林大春、唐伯元、周光镐、林熙春、谢正蒙、郭之奇、罗万杰、谢元汴、黄一渊等20家诗文,共37卷。照其例言所说:“各类俱备,洵一郡之大观。 ”现在看来,这部巨书,确是明代潮州士子的代表作和集成。近年,香港潮州会馆刊行《潮州文献丛刊》,也将其列为丛刊之首。今潮汕学者研究明代历史或明代潮州历史,也常倚借这部巨著有所取资。 
     明代潮州士子著作颇多, 经阮元《广东通志·艺文略》收入书目者计有124 种,其中各种诗文集69部,还有地方志63种。其中就文章影响之最广泛者,则有薛侃、翁万达、周先镐、郭之奇四家。薛侃于正德年间同饶平人杨骥,不辞跋涉赴赣州师事理学大家王阳明,潜心研习“格致”之学,并在其家乡揭阳县(今属潮安),先后创设中离书院和宗山书院,集合志同道合者及其生徒,传习王阳明 “知行合一”的学说,履行其“居官则思益于民,居乡则思益于乡”的诺言。他也曾到惠州、东莞等地讲学多年,生徒遍及南方四省。其文章多收在其《薛中离先生全书》中,流传及今,对潮州士子的影响既深且广。翁万达则是潮汕妇孺皆知的文武全才人物,被作为人神崇拜,南洋一带潮籍华人崇祀的“英勇大帝”就是他。他是嘉靖五年(1526)进士,后以儒者身份从政从军,最后官至兵部尚书,是个深谙文韬武略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其文学才能也是卓越的,其所著多保存下来,199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翁万达集》,有关单位还在汕头大学举行翁万达国际学术研讨会,对翁万达的政绩、军功和学术思想作了全面的探讨。学者认为其人其事其作既具有历史意义也具现实意义。至于郭之奇,他是南明为君国而牺牲的最后一个重臣,是个“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忠烈,最后被捕,遇害于桂林,其经历与气节可与南宋文天祥并相辉映。他在最后十年颠沛流离的艰苦岁月中,日仍诗文不绝。其《宛在堂诗文集》固是感人之作,也是研究南明史的重要典籍。 
     有清一代,士子文人继续前辙,论著也颇可观。其中包括经学、伦理学、教育学、语言学、诗文、笔记小说等,流传至今,有的仍受学者的高度评价。其作者多在清末,最著名者首推丁日昌和曾习经。丁氏为同光年间重臣,平生雅爱文史和藏书。他建于揭阳榕城的持静斋, 藏书2700部、61100余卷,其中不乏宋元旧椠和海内孤本,是我国著名藏书楼之一。丁氏政务之暇,从事著述,撰有政治、军事、经济、地理、传记、诗文等著作十余种,为治中国近代史的学者提供了十分宝贵的资料。1986年广东省历史学会和丰顺县政协联合在广州举行丁日昌学术思想讨论会,会后出版了《丁日昌研究》《丁日昌评传》等数本专著。曾习经是清末民初的人,其文名著于民初,本文将在后面叙述。
     在清代,入潮名士的著作对潮人具重要影响的,有福建漳浦人蓝鼎元的《鹿洲初集》,它留下了反映雍正期间潮州政情、民情、经济、文化的生动丰富的史料。其中的《鹿洲公案》,至今仍有单行本刊行。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主编的《潮汕文库》,最近也出版了郑焕隆选编的《蓝鼎元论潮文集》,被梁启超誉为晚清“诗界革命之钜子”的丘逢甲,是护台抗日的爱国英雄和诗人,他是台湾人,祖籍广东蕉岭,护台抗日失败后内渡,赐籍海阳。在汕头创办岭东同文学堂,在潮汕讲学数年,传播新文化知识和民主思想。
     现代的潮汕,由于有前代深厚文化基础,在清末开始又有外界教育科学文化知识的传入,及后又由于孙中山先生所领导的民主革命大潮的影响和“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兴起,马列主义的传播,这期间还有一批出洋留学者归来,促成了潮汕现代社会文化思想的形成和人才及著作的大批出现。
     在哲学社会科学界,首先是曾参加辛亥革命活动,率先提倡性科学和优生学,因编著《性史》和《美的人生观》《爱情定则》等一批著作而轰动一时的社会学家张竞生。与张竞生同时期有致力于传播辩证唯物主义,普罗文学的先行者和先秦哲学研究名家杜国庠;有留美专攻心理学获哲学博士学位,曾先后出任复旦大学副校长、浙江大学校长,蜚声中外的中国现代心理学家郭任远;有辩证唯物主义传播者、马恩著作著名翻译家柯柏年;有在政治经济学研究方面硕果累累,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的著名经济学家许涤新;稍后有马列主义哲学家陈唯实;近期有受聘出任联合国犯罪预防和控制委员会中国委员武汉;有当今在美学研究方面成就显著的林同华;有北大教授、研究生导师、著名经济学家萧灼基;有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林文益和旅美经济学家王平;有广东市场经济理论的超前探求者之一的广东省社科院副院长、经济学家曾牧野;有“物元分析” 学说创立者,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的蔡文;有农村小学教育改革家、其小学作文教学被称为“中国五大流派”之一的丁有宽。
     在文史界中,首先要提到的是温廷敬、翁辉东和吴贯因。他们都是清末民初人。温、翁二人毕生致力于史学和乡邦文献的研究,是著名的潮汕史家和文学选家。被称为澄海三才子之一的吴贯因是清末举人,后留学日本,曾与梁启超于天津创办《庸言日报》《庸言月刊》,后任多家大专院校的教授和校长,是我国知名的历史学家。在上一辈的文史专家中, 还必须提到的有:在古文、经史、佛学具有造诣的王师愈(弘愿);创设“天啸楼”、藏书万卷的目录学家饶锷;中山大学名教授、文史专家黄仲琴;毕生从事古典文学研究和教学、并专长诗词的詹安泰。当代,在文学理论批评和文学史领域,有复旦大学副校长、《红楼梦》研究专家郭豫适教授,有比较文学专家、暨南大学教授、副校长饶芃子女士,有中国戏曲史专家、中山大学教授吴国钦;有文学史家、北京大学年青教授陈平原博士;在史学、古文字学领域,有广东省社科院孙中山研究所所长、孙中山研究专家黄彦;有中山大学教授蔡鸿生和曾宪通。在语言学领域,有暨南大学副校长、博士研究生导师詹伯慧教授、中山大学李新魁教授等,他们都是中国语言学界的知名人物,并都有潮汕方言研究的专著问世。 
     在文学创作的知名人物中,清末民初有曾习经、丁惠康。曾习经早年师从番禺梁鼎芬,有诗名。后任职清廷,官至度支部右丞,辛亥革命后组诗社酬唱;丁惠康为丁日昌三子,雅好诗词。两人皆有诗名于当时,京沪诗坛将之与黄遵宪、丘逢甲并论,合称为“岭南四家”。曾、丁而外,在旧文学上闻名于潮汕的有执教岭东同文学堂和长金山中学多年,晚年修持佛道,桃李满天下的郑国藩;有被誉为岭东著名古文学家的姚梓芳和先后主《汕头日报》《星报》笔政,与吴贯因、侯节合称为澄海三才子的许伟余。
     潮汕是开展新文学运动较早的地区之一。早在二十年代,潮汕文学青年便成立了“火焰社”、“彩虹社”等文学团体,从事理论探讨和创作实践,出现了一批后来闻名海内外的新文学作家,其中有我国著名的普罗文学先驱并以身殉难的洪灵菲、冯铿;有“左联”创建者之一的戴平万以及许美勋;有远适印度,追随圣雄甘地的诗人曾曼尼;有才华横溢的女诗人许心影(白鸥);还有在文坛上名噪一时,被称为“第三种人”的杨村人。此后,还出现了以翻译苏联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自传体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而盛名的翻译家和新闻出版界名人梅益;有翻译苏联多种文学作品的翻译家罗稷南;有长期从事民间文学工作、曾在陕北帮助民间艺人韩起祥整理说唱文学《刘巧团圆》等著作,卓有成绩的林山。在林山之前,有早在二十年代就从事潮汕民间文学和民俗资料搜集整理和研究工作的先驱人物林培庐、杨睿聪、丘玉麟、金天民、黄昌祚。他们所搜集整理出版的潮州歌谣、民间故事传说和民俗资料为近年重新兴起的潮汕民间文学工作奠定了基础。
     秦牧是当代中国文坛巨匠,被誉为散文大师,著作等身,其人品、作品均为海内外人士所推崇。在其同辈的作家中,还有著名小说散文家碧野,诗人黄雨,民间文学家薛汕,文学翻译家曹庸,归侨作家韩萌等。
     建国后,潮汕涌现出一批土生土长的作家。其中最早出现的有农民诗人李昌松,记实性散文作家王细级、曾庆雍以及农民小说家王杏元等。他们的代表作都洋溢着浓郁的乡土气息。有一批从本土走出去,当今驰聘在祖国文坛上的中青年一代作家,如郭光豹、雷铎、王杏元、郭小东、郑定兴、于最、杨群、廖琪、高小莉等,他们正以各自不同体裁、不同风格的作品为世人所瞩目。在潮汕本土,也有一批中青年作家在辛勤劳动,其著作纷纷出世,形成新时期潮汕文坛的热闹场面。 
     十分难能可贵的是,在服务于政界的高层人士中,如吴南生、许士杰、刘向东、余锡渠、吴健民、张汉青、张华云、陈谦等,他们在公务之暇或离休之后,欣然命笔,涉足文坛,写出了一批有艺术价值的诗词、戏剧、散文、游记、回忆录。 
     在现代艺术园地里,不少潮人以他们的作品闻名于不同领域。美术方面,岭东绘画素负盛名,画家辈出。早在辛亥革命前夕,最先崭露头角的有曾恒存、王逊、黄史庭等。为了响应孙中山提倡的民族民主革命,他们在汕头创办画报,用绘画宣扬革命,讽刺时弊,因此扬名一时。其后有博采众长、自成一家,被称为岭东画派开拓者的孙裴谷,其门人在其影响下,赴外地深造而成名家的有许其高、刘昌潮、范昌乾、王兰若等,有献身潮汕美术教坛数十载,桃李满天下的佃介眉、王显诏、吴芳谷;有分别留学于法国、日本,攻读美术专业,回国后在艺术院系从事教学的著名美术教育家、画家王远勃和谢海燕;有中国木刻活动的先驱并擅长绘画的美术界前辈张望、赖少其、谢海若;有出身岭南画派宗师高剑父门下的著名国画家黄独峰;有海派传人、善画雄鸡的陈大羽和善绘麻雀的罗铭。在当今画坛,潮汕著名画家不胜枚举,其中有才华横溢,驰誉中外的杨之光、林墉、林丰俗、洪世杰;有扎根于潮汕大地勤恳耕耘,成绩卓著的版画家陈望、杜应强、水墨画家陈政明等。至于其他艺术领域,在电影艺术方面有广大观众耳熟能详的我国电影业先驱、名导演和剧作家郑正秋、蔡楚生;有人民电影开拓者和表演艺术家陈波儿。在戏剧方面,有毕生倾注心血于潮剧事业、曾任广东省戏剧改革委员会粤东分会副主任、中国剧协广东分会副主席、著名潮剧作家谢吟;有曾任广东潮剧院院长的潮剧理论家、著名编剧林澜。在音乐方面,有早年声播海内的潮乐演奏家、曾任汕头潮乐改进会主任,晚年乐为人梯专心培育潮乐英才的张汉斋;有当今著名流行音乐词曲作家陈小奇和歌曲作家艺斋。在舞蹈艺术方面,有著名民族舞蹈艺术家、广东省舞蹈协会副主席陈翘。
     在我国自然科学领域中,潮汕籍著名学者也不乏其人。黄际遇是一位从未科举人转而放洋研习科学的著名学者,毕生执掌教鞭,历任武汉大学、河南大学、青岛大学、中山大学等校校长、教务长、理学院院长、数天系主任,是我国现代数学理论界的先驱之一。他博通古今,学贯中西,在教育界和科学界中享有崇高声誉。此外,在生理学界和医学界,有先后被聘为前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的著名生物解剖学家蔡翘;有卫生部医学科学委员会委员、国际知名的热带病学专家陈子达;有创立肝癌诊断“酶标对流参比电泳测定法”的原广州医学院副院长黄济群。在声学方面,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马大猷。在冶金学方面,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化工冶金研究所所长郭慕孙。在生化学界,有闻名世界的生物化学和营养学专家侯祥川。在地理学方面,有北京大学名教授林超。有扎根西北高原兰州大学任博士研究生导师的著名归侨植物学家陈庆诚。在古生物学方面,有著名古生物学家、北京自然博物馆自然史研究所所长洪友崇。在当代青年一代科学家中,有长期从事色谱和精细化工研究的高级工程师、荣获湖南省劳动模范和“优秀中青年专家”称号的詹益兴;有荣获多项国家和省大奖并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的广东工学院副教授、广州市科普协会副主席周镇宏。 
     潮汕地区居留港台、海外的知名学者和作家也为数不少。在香港有被誉为国际汉学大师,蜚声海内外,被多家大学和研究机构聘为客座研究员的中文大学名教授饶宗;有德高望重的著名书画界耆宿孙星阁;有先后出任新加坡南洋大学、香港大学校长的黄丽松博士;有在汉语音韵学研究中成绩卓著的中文大学资深教授林莲仙博士。在香港文坛,老作家吴其敏、中年作家吴羊璧以及中年作家黄维梁、西茜凰兄妹都是知名度很高的人物。在摄影界,最为人们称誉的是曾登上国际摄影沙龙十杰宝座、获英国皇家摄影学会高级会士的陈复礼。陈氏创造的风景摄影与国画画意相结合的创作方法,以其具有浓厚的中华文化特色,而饮誉摄影界。
     在台湾则有早年曾任上海《申报》主笔、复旦大学新闻学教授,在中国新闻界卓有名望,后转而从政的黄天鹏;有被聘任台湾多所大学政治学教授的孙中山研究专家林桂圃等。
     潮汕为我国著名侨乡,居留海外的华侨、华人为数众多,尤以东南亚的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为最。在该地,他们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文化学术上都有着很大的成就,而最引人注目的又当推他们与当地其他华侨、华人经历数十年奋斗创造的、植根于当地的华文文学。
     东南亚华文文学主要包括泰华文学、马华文学、新华文学。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曾起推动作用或在创作上成绩卓著而闻名于世的潮人,在泰国早期有方修畅(柳烟)、郑开修(铁马)、黄病佛、林蝶衣(叶衣),继其后的有史青、魏登、陈陆留、陈仃、李栩、陈博文、巴尔(颜璧)、年腊梅、梦莉、司马攻等。在马来西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活动于文坛的铁抗(郑卓群)、李润湖(宋千金)、王君实、陈思、方修、方北方、萧遥天、张漠青、林紫等。1965年5月新马分治,新加坡独立建国,新华文坛的潮人,除上一辈的方修等外,有周粲、谢克、孟紫、长谣、喀秋莎,以及后起之秀蓉子等。在新马华文作家中,方北方、方修、萧遥天的成就最为突出,方北方为马来西亚公认的多产作家,曾任马华写作人协会主席,并荣获首届马华文学奖;方修是马华文学史的开拓者,他主编的《马华新文学大系》《马华新文学大系(二): 战后》以及《马华文学六十年集》《马华文学史稿》被当作研究马华文学的经典著作;萧遥天是一位多学科的通才,他不仅创作小说、散文、诗歌,而且还有戏剧史、美术史、语言学、民族学、历史考古等方面的著作行世;陈文希以绘画扬名,曾荣获新加坡总统颁发的公共服务勋章;范昌乾以其画艺超卓及长期从事美术教育,满门桃李而享誉狮城;荣膺新加坡南洋大学研究院高级院士的黄勖吾,长于中国国学及词章书法;早年在国内从事中外关系史研究成家,后来移居沙捞越的资深历史学家刘伯奎,以其对马来亚文化史、沙捞越文化史、沙捞越华侨史研究的深厚功力而著名。在年青一代潮人学者中,大马华人文化协会署理事会长、马来西亚大学教授郑良树的学术成就十分令人瞩目,出版专著10余种。
     在世界各地诸多的潮人著述中,当今最具轰动效应的当数旅法著名钢琴演奏家周勤丽女士的自传体小说《花轿泪》。该书甫经出版即风靡法国,随即被翻译成13种文字,销数达110多万册之巨,可谓“洛阳纸贵”。纵观古今,可以看到潮人在现代文化学术领域中,其人数、成就及知名度是过去不能比拟的。以上所举,仅仅是各个不同学科中的一部分代表人物,更多的可从本书《潮人著述·近现代部分》窥见。在载入本书的潮人著者中,有的著作达数十种,可谓“著作等身” 、“多产作家”; 有的传世著作数种或仅一二种不等,但不管其数量多少,都为充实、丰富中华文化组成部分的潮汕文献作出了可贵的贡献,应该受到尊敬。
     潮汕乡土文艺著作,是潮汕文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潮剧是潮汕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它是源于宋元南戏,植根于潮汕的古老剧种。它流行于福建、台湾、香港和东南亚等地,是祖国艺苑中的一朵奇葩,其剧目总数不下四千种。
     潮剧的最早刊本,见于《明本潮州戏文五种》,当为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福建建阳余氏新安堂所刊《重刊五色潮泉插科增入诗词北曲勾栏荔镜记戏文》。清代至民国,潮州李万利刊刻潮剧剧本不少, 而以手抄本流传的则为数更多。根据林淳钧《潮剧剧目及其刊刻出版述略》(载《汕头文史》第11辑)一文介绍,1962年广东潮剧院资料室曾整理抄正剧本1000多个,除去残本和重复,共得剧本882个。
     建国后,潮剧进行改革,出现了一批经整理改编的传统剧本和新编历史剧、现代剧剧本。其较为著名的有《扫窗会》《柴房会》《井边会》《艺林会》《苏六娘》《杨令婆辩本》《陈三五娘》《张春郎削发》《辞郎洲》以及《松柏常青》《滨海风潮》等,使潮剧剧本不仅在数量上,而且在质量上都有很大的提高。
     在潮剧剧本质量提高的同时,在理论研究和史料汇编上,也取得前所未有的成果。如林澜的《论潮剧艺术》,林淳钧的《潮剧闻见录》,广东潮剧院的《潮剧剧目纲要》,潮剧音乐工作组的《潮剧音乐资料汇编》和林紫的《潮剧轶事趣闻》,为人们提供了研究、了解有关潮剧历史、现状、行当、表演程式、轶事趣闻的宝贵资料。
     潮州歌册是潮汕地区最为流行的民间说唱文艺品种。广为人们特别是农村妇女所传唱, 流风遍及东南亚的潮人居住地带。潮州歌册的印行,据说始于清咸同期间(1851~1874),刊刻的书铺以潮州李万利、吴瑞文堂为最著名,此类刻本流传至今,仍有200余种,建国后新编出版的也有数十种。
     潮汕地方志是有关潮汕的综合文献,是研究潮汕历史和现状的重要资料。潮汕地方志的编修由来很久,因年深日远,具体始于何时已难稽考。据现有资料分析,当以南宋淳熙二年(1175) 知州常祎倡修,州人王中行编辑的《潮州图经》为最早。已知宋元二代州志曾一再续修,惜原本皆佚亡,至今仅有近年陈香白以《永乐大典》残本为主辑成的《潮州三阳志辑稿》和《潮州三阳图志辑稿》可见一斑。明代,州志又重修多次,今硕果仅存者,亦唯有郭春震校辑的《潮州府志》而已。该书原藏日本内阁文库,后由饶宗颐影印收入《潮州志汇编》。清代共修府志三次,最后一次是在乾隆年间。民国以后,先是潘载和据前志资料编成《潮州府志略》,抗战胜利后,两广监察使潮阳人刘侯武倡议修志,成立潮州修志馆,聘请饶宗颐为总纂,主持编纂工作。当时因潮州府建制早已撤消,故定名为《潮州志》,该志屏弃传统志书的成规,改按现代学术分类编排内容,原定全书志目31个,但到汕头解放为止,仅正式出版《大事记》《沿革志》《疆域志》《户口志》《职官志》《交通志》《地质志》《气候志》《水文志》《物产志》(药物、矿物部分)《实业志》(农业、林业、渔业、矿业、商业、金融部分)《兵防志》《教育志》《艺文志》《丛谈志》等共20册,故至今仍是一部未成本。虽然如此,由于该书内容丰富、体例创新,故不失为一部研究潮汕的重要典籍。至于潮属各县县志,历代亦无例外地编纂刊印,版本亦各有多种,有的县志还出自当地名人之手, 如明代潮阳林大春、澄海王天性、揭阳郭之奇;清代海阳陈衍虞、陈珏等都为本县编纂过县志。
     近年来,潮汕地区和全国一样掀起了修志热潮,相继成立市、县修志机构,组织编写,至今已编成专志近300部、乡镇志50余部,其中有的已正式出版。市县志也编成数部,其中率先交出版社出版问世的是《澄海县志》。这次有计划、大规模的修志活动是历代不能比拟的,必将产生出一套更完备的“潮汕百科全书”。
     书目是记录图书,“开启人类知识结晶的锁匙”,是咨询和检索资料的工具。在潮汕地区,民国以前刊印的《潮州府志》向无收载书目的《艺文志》而仅载前人诗文。县志中也仅有清末吴道熔《海阳县志》及周恒重《潮阳县志》,李星辉《揭阳县志》分别设有《艺文略》和《书目》,但著录不够完备,特别是后者篇幅极少,未能较好反映出地方人士著作的面貌。至于潮人著述书目的专著,民国年间有饶锷辑纂,饶宗颐补订的《潮州艺文志》十三卷,温廷敬编辑的《潮州艺文志》八卷(未刊)。抗战胜利后,饶宗颐在主持编纂《潮州志》期间,辑纂了一部《潮州志·艺文志》,该书仿《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分经、史、子、集四部,收载潮人著作约1200种。这是本《潮汕文献书目》出版前,著录潮人著作较多的一部书目。
     本书是为补过去潮汕书目的不足而编制。它除吸收前人一些成果外,更着重增辑近半个世纪中涌现的大量潮人著作和有关潮汕的资料本子,力图较全面地反映潮汕古今文献的概貌,帮助人们对潮汕文化的沿革、进程有一个认识,并为研究潮汕的学者略尽绵力。全书收载潮人著述1571家3766种,潮汕研究文献2850种。
     从本书所载各类书目中,可以看见,潮汕文献有三个主要特点:
     第一、潮人在外(包括海外)的人甚多,分布面也广,可以说遍布全世界,故其著述的流布面也广,因此,对中华文化在世界的传播作出了广泛的贡献。
     第二、 民间文学著作丰富,其中尤以潮剧剧本和潮州歌册为多。 这些大多是历代无名氏的著作,它为当代在发展潮汕群众文化方面,提供了深厚的基础条件。
     第三、 历代重视修志。自宋以来800多年,编修州府志(含今编修汕头市志)共计14次, 编修所属各县(市)志,共56次; 其他尚有一些乡土或专类的志乘杂录未计入。其中虽有不少佚亡,但存下的数量也颇可观,尚能为当今不同使用目的的学者提供重要资料。
     本文试图对潮汕文献书目及其作者作一概述,但囿于见闻和水平,兼以当今潮人遍布海内外,资料搜集颇为困难,因此,难免考虑不周,评述欠妥,衷心祈望方家及读者不吝教正。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摘自《潮汕文献书目》
浏览次数: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