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人:你到底在嚣张什么?

    近来,一篇名为《我们潮汕人没什么好嚣张的》的文章在网络上甚嚣尘上,罗列了潮汕种种“浪险”事例,比如李嘉诚、黄光裕、马化腾。题目说“没什么好嚣张”,其实那气焰啊是相当的嚣张。有人拥护赞成,有人嗤之以鼻,有人忙于转载。
   我给它的结论是:貌似低调,实则招摇;貌似无聊,实则无知;貌似光荣,实则悲哀……
   潮汕民间很有些土话,喜欢和“脸面”扯上关系,说明潮汕人是重脸面的族群。
   “大头好脸”,说的是好出风头、贪慕虚荣。“无脸输死父”,字面直白:丢脸比死老爸还难受。此外,还有“有脸”(有面子)、“比面”(给面子)、“勿面”(不要脸)、“浪面”(认怂)……
   《我们潮汕人没什么好嚣张的》一文之所以受到热捧,侧面说明了很多潮汕人的心态,什么是“大头好脸”,什么是“无脸输死父”?——没错,这就是了。
   《我们潮汕人没什么好嚣张的》所罗列的事例,大多发生在潮汕地区之外,像李嘉诚发迹在香港,黄光裕发迹在北京,马化腾发迹在深圳,活生生就是一辑《寻找他乡的故事》的潮汕版。那些长袖善舞风生水起的“浪险人物”,他们的奋斗史、创业史有多少发生在潮汕本地?为什么总要在他乡异国才能出人头地?我们潮汕的土壤出了什么问题?
   潮汕人普遍存在着重脸面、好攀比的习性,一方面,可以视为不甘人后、自强不息的拼搏精神,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为盲目攀比、争强好胜的暴发户心理。
   还真别说,潮汕这块土地就盛产暴发户。阔了,修祖坟建祠堂;有钱了,买车买楼包二奶。这样的人太多了,大金牙闪闪发光,别提有多俗。悍马是山西的多,奔驰、宝马数汕头密集。您还别不信,街上、路上、酒店门口比比皆是,小区停车场更不用说了,价值百万的车就摆那儿,还露天的。潮汕地区有钱人就喜欢往汕头扎堆,特区嘛。
   一朋友说,一个潮汕人要是有100万,首先是拿70万出来买宝马先。虽说是笑言,多少也能反映出潮汕人某种暴发户心态。
    个人的“脸面”,也许靠摆阔能获得旁人的羡慕,换来几声惊叹。那么,“重脸面”作为潮汕族群的普遍习性,“潮汕”这张脸在外面到底受到什么样的评价呢?
   崔永元话曾经说过:“我最近正在学夸人,夸姑娘就说漂亮,夸小伙子就说精神,夸小孩就说聪明,夸汕头人就说你真不像是汕头人。”
   这一席话讲在2002年4月21日的《实话实说》节目上,那一期的主题是“诚信”。
   闻此言,天下潮人无不低头。
   交代一下时代背景:一、其时潮汕大地一片萧条,骗税风波、假货、盗版、六合彩让潮汕臭名远扬;二、汕头市政府正发动“重建信用重塑形象”的造势活动;三、崔永元话里的“汕头人”,泛指潮汕人。
   其时,神州大地一提起“潮汕”两字,无不谈虎色变,迅速联系起“假货、盗版、狡猾、不讲信用”等恶劣印象。这种情况殃及另外一些正规厂家,有的搬迁到广州,有的在产品上的厂址只能打上“广汕公路旁”,而不敢打上“潮阳”两字。——不能怪别人存在偏见,只能说是自己做不好。
   该反思的时候,谁在反思?该自省的时候,谁在自省?重建“诚信”不过是一场秀。汕头,这座具有代表性的潮汕“首府”(汕头人语),正日渐沦为一座养老城市。
   为什么到现在,潮汕人对本地生产的产品都心存疑虑、缺乏信心?
   为什么到现在,潮汕式的“诚信”仍然不能取信于世人?
   为什么假货屡禁不止、盗版源源不绝?
   为什么CCTV里看到的潮汕,多是负面新闻?
   还有,贵屿的“烧金”、榕江边的电镀水、愈发恶化的治安……
   我们确实没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更没有资本和资格去拧M饷娴某比嗽僭趺聪院眨站坎皇俏颐羌蚁绱丛斐隼吹模膊荒苎谑纬鄙谴蟮啬壳暗木骄?《我们潮汕人没什么好嚣张的》一文,不过是一剂吗啡,给某些人带来一点快感、一阵麻醉罢了。其引用的事例,有的缺乏说服力,有的经不起推敲,体现出来的更多的是无知、浅薄、自以为是。拿别人的成就来往自家脸上贴金,引以为荣沾沾自喜,难道这就能给潮汕人长脸?
   以为“有脸”,实则“丢脸”; 以为“浪险”,实则“浪面”。
   而脸面,终究是自己给的。

标签: 
作者: 
老江
来源: 
关注汕头
浏览次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