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钱 番畔福

    
    不久前,笔者赴华东旅游,团队中有一位潮籍泰国华侨,姓肖,年近八旬,满面红光,精神矍铄,且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他的泰籍老伴也浓妆艳抹,打扮入时,很有富态。出于好奇,我上前搭讪:“老先生这般年纪还来旅游,是老板吧?”他忙说:“哎唷!惭愧惭愧,花的都是唐山的钱啊!以前说‘番畔钱,唐山福’,当今应倒过来说‘唐山钱,番畔福’喽!”
    太新鲜了。乘车途中,我问他为何把这句家喻户晓的潮州俗话倒过来?健谈的老肖竟说,这得从头讲起——
    60年前,因饥寒交迫,我远涉重洋赴泰国谋生。身处异国他乡,举目无亲,身无分文,日子苦啊!为了活命,我当过樵夫,栖息热带丛林,与狼虫为伴;担过“八索”,风餐露宿,留宫歇庙。熬过艰难的十年,积攒一点本钱,才在“巴底”(林区)一个叫巴塞的小镇立足,开了一家干果店,从此算时来转运了,不久,拥有了自己的贸易公司。
    虽赚钱不多,但我记住“番畔钱,唐山福”这句话,尽力接济唐山的哥哥和姐姐,每户每月寄给100元港币,一直持续到80年代。虽数目不大,但已帮助他们渡过漫长的艰辛岁月。尤其是60年代初闹饥荒,由于我寄来了大米、面粉和猪油,才使他们不致挨饿。
    哥哥姐姐去世了,我还接济后辈人。两侄儿认为“番畔”寄钱乃天经地义;我几次回唐山,给他们带来不少钱物,他们连句感谢的话都没说。而甥儿阿松却是感恩戴德,说他日若能发轫,当报答舅父恩典。其实,我哪要他们回报啊?“施人心莫念,受施心勿忘”嘛!
    正当我的生意渐入佳境的时候,亚洲金融风暴袭击泰国,富人早把钱从银行和股市抽走了,而我是“小本经营”的业主,信息闭塞,财产被洗劫一空,生意又难做,我的公司终于倒闭了。
    对于礼义廉耻,不是谁都懂得的。我膝下无嗣,凄怆度日。谁料两侄儿结伴来泰旅游时,还跟我要钱,要不到钱,竟拂袖而去了,我唯有叹息罢了。
    令我欣慰的是,不久,阿松赴泰做生意,也找到了我,说我对他恩重如山,他铭记昔日诺言,报恩来了。我惊讶地问:你有钱了?他说他在家乡古巷做卫生洁具,靠国家的好政策发了财。好一个有仁有义、知书达理的外甥啊!他心存感恩之情,与侄儿有着天渊之别,我激动得老泪纵横。
    就这样,他回国之前,给我在泰国银行存了一大笔钱。我已行将就木,就是再“挥霍”也花不完啊!这不,就带着“番婆”回国旅游了,下个月还去欧洲呢,花的都是外甥的钱哟!
    这就是我说“唐山钱,番畔福”的缘由,天翻地覆呀!
    是啊!听了老华侨的述说,笔者庆幸他有一个好外甥,更祝贺他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作者: 
一 泓
来源: 
潮州日报(2007.5.11 )
浏览次数: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