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墙上的眺望

    
    近年来,潮州东城又进行了一番修复,城外临江之处建起了滨江长廊,供各方游客驻足观赏古城江景。我站在古墙上眺望,感慨万千。
    城墙的存在有赖于军事用途。潮州古城筑于明清时的敌台,虽只剩下一层,原址还保存完好,而月城保存至今的,也还有上水门一处。月城本为防守而筑,但历代将领时有利用其特殊地形结构,引敌入“瓮”,聚而歼之。此外在古代,敌人的阵营里,还有非人力所能控制的大自然,换言之,潮州城的城墙,还有防水患的功用。
    站在城墙上,注视着这条广东省内的第二大河,注视着静静奔波的江水,实在很难想像其发怒时的狰狞面孔,很难想像韩江中的那坐石桥,是如何经受住历史的敲打锤炼的。
    石桥叫广济桥,俗称湘子桥,建于南宋乾道间,迄今已800多年,分东、中、西三段,全长约570米。东段、西段均为石墩、石梁桥,中段由于水深流急,便由18只木船肩负起连接两岸人马交通的重任,是为浮桥。集梁桥、拱桥、浮桥为一体,这在我国桥梁史上还是个孤例,也因此,湘子桥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世界最早的启闭式的石桥”。据悉,明正德八年,湘子桥 就形成了“十八梭船廿四洲”的独特风格,而在明宣德万历年间,桥上的亭屋更达到126间,集市兴旺、商旅往来,成为名副其实的桥街。而到了1958年,因交通和战务需要,桥中间的十八梭船被拆,改为钢梁桥。现如今,出于旅游发展的需要,湘子桥又恢复古貌。
    站在城墙上,凝望着江水包围下的、复原之中的湘子桥,尝试着将其不同时期的模样在脑海中依次捋顺,个中的感慨,或许也只有江中那在深受历史浸染的,6000余吨的庞大石墩与40余吨的巨长石梁,才能体会。
    顺着桥指引的方向望去,韩文公祠在对岸倚山而憩又不失庄严。祠内布满历代名人游客的题词石刻,共有碑刻36块,多为赞颂韩愈的治潮功绩。
    说起韩愈的治潮功绩,当数驱鳄最富传奇色彩。古时的潮州濒临大海,鳄鱼时常沿江而上,吞噬人畜,搅得人心惶惶。韩愈闻说之后,设坛摆开阵势,在锣鼓鞭炮声中,往江中投入全猪全羊,并为此特作了《祭鳄鱼文》。传说鳄鱼也因此而退回大海,不再作害一方。潮州老百姓对韩愈是如此的念念不忘,乃至山水更名换姓,鳄溪易名为“韩江”,笔架山又称为“韩山”,形成了“山水喜姓韩”之说。
    与韩文公祠遥相呼应的,是东门城墙内侧的饶宗颐学术馆。跨江的湘子桥竟也担负起古今两位大师精神沟通的重任,不由得让人感慨历史这位编剧的天才之处。作为国学大师的饶宗颐先生学富五车,博古通今,是海内外著名的汉学家,史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学家、文学家和书画家。扩建后的饶宗颐学术馆占地面积约5800平方米,既展示了潮州的经典建筑文化,又充分展示了饶宗颐先生在学术、艺术两大领域的成就与影响,进一步丰富了潮州文化的内涵。韩愈当初在此“蛮夷之地”兴学,如今潮州出了个国学大师,不知他如果地下有知,将作何感想。
    时间正如城墙之外一去不复返的江水,古城墙上眺望到的,是沧桑的历史与厚重的文化。
 

作者: 
林莆
来源: 
潮州日报(2007.6.18 )
浏览次数: 
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