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学前辈钟敬文早期散文创作

    读过钟敬文早期小说的人会有这样的感觉:钟的散文与周作人的散文有某种相似:冲淡平和,娓娓而谈。的确,钟敬文自己也承认:“我的文章,与周作人先生的相像,几位朋友都是这样说过。” 《题记》 
 
     作为“中国民俗学之父”,钟敬文在民俗学和民间文艺学上取得了瞩目的成就。或许由于学术光芒的掩盖,他的“散文家”身份往往被人忽略。其实早在1934年阿英编的《现代十六家小品》中,钟敬文就与鲁迅、周作人、朱自清、谢冰心、茅盾、俞平伯等16人一起入选,由此可见其在中国现代散文史上的地位。他的作品不多,解放前仅出过《荔枝小品》、《西湖漫拾》、《湖上散记》三个集子。但他的创作有自身的特色,承继了晚明小品的典雅节制,又吸收了英国随笔的自由自在。因而郁达夫给他的散文一个恰当的评价———清朗绝俗。 
 
     钟敬文1903年出生于广东海丰县公平镇一小商人家庭。1922年毕业于陆安师范学校。此时的钟敬文与大多数知识青年一样,沐浴在“五四”春风中,接受新文学的洗礼。他阅读大量白话文作品,并进行创作实践。他的散文的确受了周作人“闲适”风格的影响,但又与周的苦涩味、含情不抒、遇事不惊不同。同样是即兴而谈,同样喜欢说风景,谈书籍,但钟敬文的散文显得坦率、天真,甚至是热情。他将喜怒哀乐都溢于言表。例如在《残荷》一文,当作者感到荷花秋后日趋败落,生命短促时,则发出:“我此刻禁不住为它恻恻感伤。我要在星光摇摇的深夜,一个人跑到湖上去,幽悄地念着诚挚的语词,招回它那已散失的芳魂来。”他的情感毫无矫饰,直露奔放,甚至让人感到真诚得可爱。 
 
     通过诗词在小品中营造隽永空灵的意境,是钟敬文散文的一个特色。钟敬文有着很好的古典文学功底,所以古典诗词他可随手拈来。说起黄叶,他可一口气写下几首吟咏黄叶的诗句:“晚趁寒潮渡江去,满林黄叶雁声多”:“青山初日上,黄叶半江飞”;“数听清罄不知处,山鸟晚啼黄叶中”。 《黄叶小谈》 偶尔他也在散文中夹入自己创作的旧体诗词:“碧桃石蒜无消息,添得春愁细雨中。” 《水仙花》 他将特定的感受用诗的形式来表达,“以诗为文”,很好地增强散文的抒情性。 
 
     虽然对古典文学有着深厚的感情,但钟敬文的创作主要走的仍是发展现代汉语口语化的道路。在他的散文中,我们可以看出,他致力于现代口语的提炼,追求语言的明白晓畅、自然上口,提倡本色美。在这一基础上,他采用了文言文的某些词汇句式,保留古典文学所讲究的凝练、音韵、和谐,又适当地吸收西洋文字的句式、修辞,为现代白话文的规范以及表现力的提高做出了贡献。 
 
     后来,也许是兴趣以及其他原因所致,钟敬文渐渐淡出散文创作领域,走进学术的象牙塔,孜孜不倦,终于成为影响巨大的一代民俗大师。然而,其在现代散文史上的开拓功绩不可磨灭。至今读钟敬文早期的散文,仍能感受出大师良好的文学禀赋和正直淡泊的人格。 
 
 

作者: 
叶晓青
来源: 
汕头日报(2007.5.13)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