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著名书法家麦华三访问潮阳

    1982年,著名书法家麦华三先生到潮阳参观访问,为粤东留下了许多墨宝。  
 
    1982年5月初的一天,我国著名书法家麦华三给我来电话,说这几天要到汕头来,问我有什么地方可以参观。我随即回答:有,可以到潮阳去,那里有海门莲花峰,还有大北岩、小北岩,那里都有历代的许多摩崖石刻,是粤东地区的著名风景区。老人家听了很高兴,他告诉我,你可以先跟潮阳有关方面联系,他大约于5月6日上午到潮州,因为开元寺请他题写“万法元灯”等牌匾,他要先去看看放大后的效果,然后中午就到潮阳。于是我就打电话给潮阳县文化局,文化局的同志听了后说,这是大事,要我直接找县委宣传部。我找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陈世英同志,他一听麦老要来,十分高兴,他告诉我,现在正在重新修建灵山寺,其中有一块宋朝皇帝敕赐的,宰相王大宝书的“祝圣碑”被毁,现在已经找不到原字迹了,就请麦老重书,是再合适不过了,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把麦老请到潮阳来!5月6日上午,我提前到潮阳等候麦老,县委也准备了午餐,中午已到仍没有等到麦老,我和县委的同志都有些焦急。后来经与随行人员联系,才知道由于潮州的同志非常热情,一定要留麦老吃午饭,因此麦老要下午才能到潮阳。5月6日下午,我们终于等到了麦老,麦老一到潮阳,大家都很高兴。县文化局的同志来了,县委宣传部的同志来了,县委书记袁应潮同志闻讯也从百忙中赶来了,大家和麦老一起座谈。袁应潮书记和陈世英部长分别向麦老介绍了潮阳的历史、文化、经济和人文等方面的情况。麦老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但他不顾旅途劳顿,依然精力充沛,精神矍铄,他听得很专注,还不时插话询问一些情况。5月7日上午,吃过早饭,在县委书记袁应潮的亲自陪同下,由县公安局一辆警车开路,首先来到灵山寺,灵山寺的释友成方丈带着一班和尚早已在门口迎候。麦老一下车,抬头就看到大门上方写着“灵山护国禅寺叶恭绰题”,顿时,老人情绪激动,一边用手指着,一边对我说,“这是我的老师写的,这是我的老师写的!”是啊,几十年后在异地他乡见到昔年老师的墨迹,能不激动,能不高兴吗?!于是,在释友成方丈的引领下,麦老一行参观了灵山寺的大雄宝殿、大颠祖堂、信兰厅、舌镜塔、写经台等,听友成方丈介绍大颠祖师的事迹,特别是生长在信兰厅天井的墙壁上的兰花,已经有三百多年了,依然非常茂盛,很远就能闻到一阵阵清香,沁人心肺。据释友成方丈介绍,灵山寺的壁兰非常独特,没有一点泥土,生长在墙壁上,不管天有多旱,还是大雨滂沱,它就是巍然不动,牢牢生长在墙壁上,每逢国运昌盛就开花,这已是连续三年开花了。这更是引起麦老的兴趣,麦老回到宾馆还专门写了一首诗:“兰花开三年,心花开万千。珍重留衣亭,昌黎别大颠。赠释友成方丈”这件墨宝在释友成方丈圆寂以后已经由潮阳县博物馆收藏。在信兰厅门口的过道上,麦老毫兴正浓,兴致勃勃,当场为灵山寺挥毫作书,不一会就写好“大颠祖堂”“果不然下”“祝圣碑”等三幅墨宝。  
 
    离开灵山寺,我们一路驱车直奔海门莲花峰。在莲花峰公园的小路上,我们在一块大石旁边停了下来,我指着大石上“终南”两个字,告诉麦老,相传是文天祥来到这里时用剑刻下来的,但是“南”字里面却写成“午”字,我问麦老,这是为什么?麦老仔细端详一会,说:“这是记载时间,文天祥到这里应该是中午!”我们听了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接着我们来到莲花峰旁,放眼望去,一块巨石屹立海边,中间几条裂缝把巨石裂成几瓣,宛如一朵盛开的石莲花,莲花峰由此得名。这时,天气骤变,风起云涌,海浪排空,惊涛骇浪拍打着岸边,发出一阵阵的巨响。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屹立在海边的莲花峰,眼前的这一切,让麦老心潮澎湃,激动万分。他手指着莲花峰,笑着告诉我们:“这才是天南第一峰,广州白云山不算!”我趁势说,就请麦老给题写“天南第一峰”吧!麦老十分愉快的答应:“好吧,我就写天南第一峰!”看完莲花峰,我们又来到文天祥祠,瞻仰文天祥塑像。这时,天下起了倾盆大雨,看完塑像,麦老对我说,大家来合个影吧!我说现在光线不好,恐怕我的闪光灯力不够,效果不好。麦老说,不怕,就作个纪念吧!于是,大家排好队,我把好相机,对好焦距,按下快门,闪光灯亮时,一声巨雷骤起,把大家吓了一跳。此情此景,麦老诗兴大作,他马上取出钢笔和一张纸片,赋诗一首:“正气歌声遍粤东,终南午字见精忠,雷轰暴雨风回暖,笑指天南第一峰。1982年5月7日游海门莲花峰,谒文信国公祠”。写完,老人家似乎还不太满意,继续在推敲着。我也在一旁看着,并且对麦老说,老师,我斗胆改一个字好不好,把遍粤东的“遍”字改为“起”字,因为文天祥是在粤东五坡岭被捕的,才有过零丁洋,才有正气歌。麦老听了十分高兴,连声说 “好,好,改得好,改得好!”戏称“真是一字师呀!”因为诗中有“雷轰暴雨风回暖”一句,我怕勒石以后,后人费解其中意,后来我请麦老在题跋落款中再加“雷雨中”3个字,麦老也愉快地答应,便很快从广州寄来这3个字,并说这样把我们当时冒着雷雨参观莲花峰的情景也讲清楚了。麦老平易近人,谦虚谨慎,完全没有半丁点架子的高尚情操,可见一斑。  
 
    回到潮阳宾馆,已是中午时分。由于考虑到麦老年事已高,又整整参观了一个上午,怕老人家太累,县委就安排麦老下午休息。可是,麦老哪里闲得住,午饭后,稍事休息一下,麦老就起床,开始为潮阳县有关单位挥毫泼墨。他很快就写下了“天南第一峰”“北岩竞秀”“大北岩”“潮阳县第一中学”“潮阳县师范学校”“潮阳影剧院”“潮阳县青少年活动中心”“潮阳宾馆”“石林小憩”等。还给潮阳县委、潮阳县委宣传部、潮阳文化局的领导和有关同志都留下墨宝,最后,他见到陪同参观的县公安局的同志也在旁边,就说,也应该写一张给你留念,写什么呢?就写“为人民服务”吧!  
 
    离开潮阳之前,麦老告诉我,他写的那幅“天南第一峰”就留在我这里,要我告诉潮阳的同志,准备刻在海门莲花峰的字,等他回到广州后直接放大和双钩好再寄来,这样才不会走样。麦老回到广州后不久,就给我寄来每一个字足足有一平方米的五个大字双钩字样,让我转交潮阳的同志。我们现在看到的莲花峰上的“天南第一峰”就是按麦老亲自放大的字样刻上去的。  
 
    麦老访问潮阳虽然只有短短两天的时间,但是为潮阳留下许多珍贵的墨宝,对潮阳的文化建设和书法艺术的发展都起到了非常积极的推动作用。  
 
    悠悠往事,无限情思。麦老离开我们已经整整20年了,但是,麦老生前访问潮阳所产生的深刻影响,潮阳人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作者: 
彭楚斌
来源: 
《汕头日报》(2006.05.07)
浏览次数: 
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