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人挑战上海“基尼斯”纪录

    【核心提示】   
     之所以重拾起这些“陈年旧事”,还是缘于对汕头人精神的执着。尽管这些荣誉已经成为过去,或许这些记录已被刷新,但毕竟曾经拥有过。一纸证书虽然只是一种证明或一个标识,但更重要的是创造记录的过程。因为这些创造记录的人身上,都流淌着那种敢争一流、敢于跨越、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的血液,不管获得荣誉之前或之后,他们都从未停歇过创造和追求。他们的智慧在闪光,他们的精神不会老。本期特别报道就是试图从“汕头人冲击基尼斯记录”的“老闻”中寻找“新闻”,从中给人一些有益的启示。 
 
  
 
    想别人未想过的事,做别人未做过的事,追求最极致,跨越最高峰——  
 
    汕头人叫板“基尼斯”  
 
  
 
    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不知你是否尝试过别人从未做过的事情?对于陈彦斌、颜苏平、张树基、秦宪生、陈建全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他们都尝试过这样的事情,而且都成功了。上海基尼斯世界记录大全里刻有他们的名字,尽管这事已过去了几年,或许他们所创下的纪录已被刷新或将被刷新,但,这已无关紧要,毕竟,他们所付出的已得到承认,得到证明。特别是在今天,当汕头人精神被提起时,他们那种勇夺第一,敢争一流,挑战自我,开拓创新的劲头和精神又一次地感染了我们。  
 
    挑战“基尼斯”纪录,就是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是一种开拓创新的行为,难度可想而知。然而上面提到的这些人不畏艰难困苦,执着追求,挑战自我,耗费了多年的积蓄、时间和生命,最终获得成功。他们的创作,展现的就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和斗志。细观这4件作品,无论是“最大的天然石拼画———蒙娜丽莎”,“最大的实木拼画———发展是硬道理”,抑或是“最长的木雕———法界源流图”、“毛发微雕文字数量最多”,都是一种极致的艺术追求,是一种滋生在潮汕肥沃土壤上那种丰厚的人文积淀和独特文化,充分显示了汕头人那与生俱来的精工细作、心灵手巧和勤奋聪慧。汕头大学美术学院原院长陈延教授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有独到的见解和深刻的领悟。他说:“在追求市场经济的潮流中,创作这些作品并没有特别突出的效益,但仔细品味,作品却让人体味到更有意义的存在价值,就是它所体现出来的执着追求、挑战自我的精神,这是一种生机勃勃的精神,是社会的脊梁、发展的动力。”  
 
    投入大量的精力、物力挑战“基尼斯”纪录,收获却是在精神层面上的价值存在远远多于金钱物质。在当前商品经济社会中,这不是多数人愿意做的事。这些作品虽然获得成功,却不见得带来丰厚的金钱和物质。有的作品还只能陈放在仓库里一边“委屈”着,比如,“蒙娜丽莎大型拼画”和“发展是硬道理实木拼画”,皆因没有足够的场地陈列,只能拆散“堆”仓库里。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不过,作者看重的不是劳动换来的回报,而是看重在创造过程中的精神满足和一种体现自我的人生价值。陈延认为,从这方面看,汕头这方热土确实存在着一种更积极、健康向上的精神,这已深深地影响着汕头人的行为;而这些作品的作者就是展现这种精神的成功代表。  
 
    应该说,在社会的各行各业、在平平凡凡的生活工作中,体现这种积极、健康、向上精神的行为面更宽、人更多,这些集中起来就形成了一种社会精神,而这种精神的弘扬,也将成为社会进步的内在力量。如果运用到其他行业,也一定能够把行业一步一步推向成功。好比创造一个品牌,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花费了长时间,为的不是追求急功近利,而是力求增创产品价值,进而推动产业的发展。因此,当我们在思考什么是汕头人精神时,这些勇敢的挑战者们似乎已给出了最出色的答案。  
 
  
 
    三位年青人用意志和毅力挑战自己的梦想——  
 
    不言放弃的豪迈  
 
  
 
    诞生于1998年的汕头第一个基尼斯纪录,源于3个青年人用石头拼一幅画的梦想。最终他们用了24万2×2厘米的云石,拼成一幅100.86平方米的《蒙娜丽莎》,创奇迹入选“大世界基尼斯之最”。  
 
    云石拼画《蒙娜丽莎》作者之一陈颜斌,此后闭门两年秘密制作,用近27万粒长2.2厘米、宽2.2厘米、厚1.8厘米的天然颜色实木板拼成的一幅136.15平方米的邓小平画像《发展是硬道理》,再创基尼斯世界纪录。  
 
    从梦想到变为现实,从云石拼画《蒙娜丽莎》到实木拼画《发展是硬道理》,在3个青年人“圆梦”的过程,是对艺术的执著追求,是永不言退的豪迈和敢为人先的壮志……要做就做最好的  
 
    用石头贴一幅画,贴什么画、怎样贴,开始颜苏平、陈彦斌、张树基心里没有谱。但他们有一个想法:要做就做最好的。这是一种追求、一种尝试,是一个梦想,是几个青年人挑战自己的梦想。  
 
    他们经反复研究,最终确定以意大利文化复兴时期著名画家达·芬奇的代表作《蒙娜丽莎》为蓝本,用云石作原料,并利用其天然色彩,制作一幅《蒙娜丽莎》拼画。  
 
    1997年3月,他们将这一美好设想开始付诸行动。经过电脑分析计算,他们决定把云石锯成边长2厘米的石粒来拼制这一世界名著,并设计出该画的最佳尺寸和最佳视觉效果。  
 
    1998年6月,一幅世界最大的云石拼画制作完成。《蒙娜丽莎》云石拼画虽为原作的271.86倍,但其造型、色彩等均直逼原件,蒙娜丽莎微笑的神态以及那有“世界第一手”之誉的手,栩栩如生,悄妙惟肖。  
 
    美国艺术鉴赏家CHRISTOPHER,2000年7月27日在汕头市机电学校见到了这幅心仪已久平铺在学校操场上的《蒙娜丽莎》云石拼画时,被彻底征服了。为了选取最佳观赏角度,他汗淋淋登上操场旁的教学楼8楼,上上下下跑了好几个来回,口中还念念有词:“疯了,疯了,你们全疯了!”临走时,他走进画内,激动不已下跪狂吻。不言放弃与梦想成真  
 
    《蒙娜丽莎》拼画从构思到制作完成,共花去16个多月的时间。  
 
    在3个青年圆梦的过程中,有一股绝不放弃的精神贯穿其间。  
 
    在制作拼画的16个多月,3位青年作者几乎每天从早到晚都泡在制作现场,到夜里一两点钟才回家,几乎没有休息过一个星期六或星期天,其中的艰辛难以说得清楚。  
 
    云石拼画的制作,关键是要考虑色彩的搭配和协调。而他们面对的是整整24万粒各种色彩的云石。为此,他们几乎跑遍了汕头市区所有的石板材铺,汕头之外附近地区也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为了寻找一种粉绿色的云石,更是花去他们不少功夫,后来才偶然在一家石材店里发现。  
 
    3个青年没有料到的,还有金钱的无止境投入和巨大的压力。因云石拼画要将大块云石切成一块块边长2厘米的方块,损耗十分惊人。面对材料无止境的需求,受经济困扰的张树基变卖了自己的石材铺,所得资金全部放到拼画之中,甚至连养家糊口的钱都用光了。对妻儿,他深感内疚,对制作一半的巨作,他又念念不舍。他终于坚持到了最后。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8年6月,《蒙娜丽莎》云石拼画终于制作完成,并正式入选基尼斯纪录,成为世界之最。3个青年的梦想终于成真。  
 
  
 
    澄海农民雕刻家陈建全十年磨一剑,冲击微雕领域最高峰———  
 
    至微至细夺天工  
 
  
 
    早就听说发丝微雕的绝技了,因为这是微雕领域的最高峰,但总无眼福一睹其真容。日前,在重访汕头基尼斯纪录获得者时来到了澄海青年微雕刻家陈建全家中,终于目睹了这件在两年多前记录进上海大世界基尼斯记录的“毛发微雕刻文字数量之最”的稀世之宝。  
 
    显微镜下9.6厘米的白发丝上,刻下了古典名篇《岳阳楼记》全文并有落款及两枚印章共382个汉字,只见汉隶书体,流畅清新,康健有力,气韵柔和,疏密有致,于细微之处见功底,确为微雕艺术之精品。要知道,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陈建全不知刻断了多少白发,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和汗水。  
 
    倘徉在陈建全的微雕艺术世界里,不时都会被那些精致的微雕杰作所叹服:一根只有2.2厘米长的发丝上刻着岳飞的《满江红》,一段3.6厘米的发丝上刻着韩愈的《马说》,一把半径为8英寸的象牙折扇上刻着《唐诗三百首》,还有在1厘米见方的象牙上绘山描水,配与古诗,形成诗、书、画三位一体的微雕精品,等等。不同作品,风格独运,精细别致,各种字体行、草、隶、篆,苍劲、飘逸、流畅。多年来,他的作品曾先后参加“中国书画联谊赴日本大展”、“中国当代名家书画国际大展”、“第二界御林杯海内外艺术大展”等,他本人也被授予“国际三级艺术大师”荣誉称号。  
 
    十年磨一剑。从1986年从艺十多年来,陈建全的微雕艺术已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地。他的名气也随着他的作品走进了千家万户。按理说,这么多的荣誉面前他也可以高枕无忧或沾沾自喜。但勤奋、朴素的他一刻也没有放松过对艺术高峰的攀登和探索。他始终不会忘记,十多年前他的恩师周克强送给他的一件微雕作品上写的“艺海天涯,勤学苦练方成器,千锤百炼始成钢”的教诲。多年来,他安于生活的清贫淡泊,乐于天命,始终保持着一个农家子弟的质朴和憨厚。何谓神刻意雕?就是意在刀先,施意于刀,刀运神至,心手相应,对此陈建全乐此不疲。他说,能入此行,全凭爱好和缘分。因为自小爱好舞弄笔墨,才练就一手好书法,雕刻是技巧,书法是根本;因为缘分,才遇见了恩师我国著名微雕专家周克强,引领他来到微雕艺术的殿堂,教他微雕的技巧,教他干事业的毅力和精神。如今,他恪守恩师的教诲,成天醉心于心爱的微雕艺术创作,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更是如饥似渴地在他的工作台前、显微镜下、方寸的天地之间挥洒自如,行云流水,得心应手。  
 
    陈建全已经把微雕当成自己的事业。在他眼里,以前的荣誉并不能当饭吃,重要的是需要恒心、耐心、专心,需要不断的创造和创新,才能在这个艺术领域里永葆青春活力。  
 
  
 
  
 
    为了一件木雕巨作,秦宪生舍弃了舒适的生活,穷四年之功,毕一技之长  
 
    锲而不舍“刻”精神  
 
  
 
    为了一件木雕作品,他可以倾尽囊中羞涩,穷四年之功,毕一技之长;  
 
    为了使潮汕木雕工艺重放异彩,他甚至可以婉谢朋友的相助,深居陋室,闭门不出,专功一件罕世之作。  
 
    秦宪生说,他这辈子注定是要与木雕结缘的。从18岁拿起斧凿和刻刀做木雕至今三十余载,木雕艺术已胜过他生命的全部。  
 
    《法界源流图》木雕巨作是根据清乾隆年间由宫廷画家丁观鹏同名长卷画创作而成。它描绘了佛教的源和在中国传播的重要史实与传说,被视为中国佛教的史诗和佛教的百科全书。秦宪生通过精湛的潮汕传统木雕工艺技术将丁氏的《法界源流图》翻刻成38米长的现代立体木雕,形神兼备,栩栩如生,的确是一项浩大的再创作工程。  
 
    潮汕木雕作为一项传统地方工艺门类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历代的继承和发展中,形成了浮雕、沉雕、圆雕、角雕等多种雕刻形式,特别是多层镂通技艺驰誉海内外,被誉为“熔雕刻与绘画于一体”的工艺美术品,涌现了一代又一代的能工巧匠。然而,随着时代的进步,市场经济的冲击,传统工艺受到了冷落,不少名师名匠经受不住这种“纯工艺”的寂寞和清贫,纷纷改行,秦宪生所在的汕头木雕厂也因市场的不景气而倒闭。面对潮汕传统工艺的日趋凋零,秦宪生却始终执着地认为:失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丢了这门工艺。逆境反而激起了秦宪生求新求变的创作热情,一种冲破传统禁锢的创造欲望在秦宪生心中萌发。他说,传统的文化在继承发展中得以流传,但绝不能墨守成规,一成不变。  
 
    1994年的一天,秦宪生在书店偶见一本丁观鹏的《法界源流图》画册。册中那精美的绘画、丰富生动的佛像形象令秦宪生砰然一动:这不正是一部难得的木雕题材吗?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形成了……  
 
    在此后的数月之中,秦宪生搜集购买了数十本有关佛界的书籍,探索“法界”源流,了解佛国奥秘。为一丝不苟地将原作中浩繁内容、翔实准确地雕刻出来,秦宪生舍弃了舒舒服服的日子,苦行其功,闭门四年呕心沥血,锲而不舍,终于完成了这一从平面艺术到立体艺术的巨作,既忠于原作又提高了原作,为世人所瞩目。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的有关专家来了之后,在惊叹秦宪生杰出的艺术才华时,更是对他为实现艺术理想,在艺术的殿园里忘我工作的坚韧毅力而深深敬佩。  
 
    其实,秦宪生的成功何只是一件《法界源流图》,他所创作过的作品几乎都是在继承了传统的基础上,再加以大胆的创新手法,糅合了现代的气息。比如说,他制作的《百载商埠楼船万国》(长330厘米,宽200厘米,厚15厘米),便是一反传统题材形式,雕刻出改革开放后高楼耸立、商轮竞发的汕头现代化都市概貌,成为汕头经济特区成立十周年的庆典作品。嗣后,他创作的《富贵祥和》画屏(长282厘米,高133厘米,厚8厘米)又采用国画构图的手法,以高浮雕和通雕相结合,赋予作品以向往美好生活的鲜明主题。还有《百鹰图》(长186厘米,宽118厘米,厚28厘米),更是构图新巧,创意独特,精妙绝伦,巧夺天工,108只神姿迥异的雄鹰,气势磅礴,精巧剔透,展现出一派团结奋发、昂扬向上的蓬勃景象。在1999年12月的上海《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暨《首届中国优秀工艺美术作品评选》中脱颖而出夺得银奖,成为汕头木雕有史以来获得的最高奖项。  
 
    怀着对潮汕木雕工艺的痴迷和执着,秦宪生在艺术的道路上从未停歇过。《法界源流图》问世后,省内外各地纷纷争相要借去展览,不久前,韶关南华寺举行庆典活动,也专门来汕借了这幅木雕巨作前去“帮衬”。本来,秦宪生可以以此作为出名的资本,但朴素的他对这些并不看重,他一心想在他的艺术殿堂里为弘扬潮汕木雕工艺而默默耕耘。如今,他又在酝酿着大的制作:《百鹤图》、《观音百态图》等心血之作不久之后又将问世,届时又将会给世人一个惊喜。  
 

作者: 
NULL
来源: 
汕头日报(2003.05.20)
浏览次数: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