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作”有“为”的澄海文博爱好者

    近日,澄海区文博研究会年终总结会议在该会会长蔡英豪家中举行。参加理事会的10名理事成员发言踊跃,共同为澄海的文博研究出谋献策。记者在会上获悉,成立于1991年的澄海文博研究会,会员由40人发展至100余人,多年来,他们有“作”有“为”,为澄海的文博研究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有“作”发掘两部清代老县志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澄海一些文博爱好者就发现澄海根本找不到记载中的康熙版和雍正版两部县志。文博爱好者凭着满腔热忱,开始在潮汕大地寻找老县志的踪迹,但根本得不到半点蛛丝马迹。难道是记载中无中生有,还是那两部县志早已消声匿迹,不再存世?向来办事细致认真的文博爱好者仍然不愿放弃继续寻找的信念。近的找不到,就到远处找。上世纪80年代,文博爱好者有如海底捞针,通过亲朋好友把寻找县志的范围扩大到全省甚至全国,但仍然难以见到两部澄海老县志的踪影。 
 
    1991年1月,澄海文博研究会正式成立,为了继续寻找老县志,学会专门由专人负责向国内各地著名的藏书馆、博物馆、文史馆发出寻找澄海县志咨询信。苦心人天不负。经过多年的苦苦求索,1995年,学会终于从北京反馈的信息中获知国家文物局有关人员曾到日本访问,发现了一部线装康熙版澄海县志,后经日本方面同意,将该部县志拍摄成缩微胶卷带回国内并珍藏在北京图书馆。至此,销声匿迹的一部老县志终于浮出水面,澄海文博研究者们如获至宝,奔走相告,并着手向北京图书馆求索老县志的复制品。在经过多次书信求索未果的情况下,只好托一位在北京大学就读的澄籍学生蔡国喜,由他当面找到北京图书馆负责人说明澄海急需老县志的迫切愿望。最后终于得到北京图书馆的支持,找回了康熙版《澄海县志》的复制初稿。 
 
    面对《澄海县志》复制初稿中字体残缺不全的现状,文博研究会专门组织10名会员,历时半年之久,一丝不苟地对残缺字体进行一笔一笔的修补,才使康熙版《澄海县志》得以誊影印刷出版。会员的艰辛由此可见一斑。 
 
    1996年秋,就读北京大学的澄籍学生蔡国喜又向文博研究会传来好消息,他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又发现了学会正在寻找的另一部线装本雍正版《澄海县志》。文博研究会获悉后马上委托他向北京大学图书馆求索,将县志拍摄成缩微胶卷后送到北京图书馆冲印复制成初稿,再由他带回澄海进行印刷。这两部县志的发掘复制,不仅填补了全省馆藏空白,其中康熙版《澄海县志》还填补了全国馆藏线装本的空白,使澄海完整拥有了清代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不同版本的四部县志,具有较高的历史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 
 
    有“为”文博会曾“设”在家 
 
    据蔡英豪先生介绍,澄海区文博研究会原来有自己的研究场所,三年前,由于机关单位合并,场地狭小,难于开展工作和活动。为了把澄海文博研究继续搞下去,他们设法将办公场所临时搬到会长或其他理事家中,继续开展研究工作,无怨无悔。三年来,有关文博研究的理事会及常务理事会,在会长家中及其他理事家中召开会议近30次。这些热心的文博研究者们抱着对文博事业的热爱,在经费严重不足,场地受到限制的情况下仍然勤勤恳恳、认认真真、默默无闻地为澄海文博事业进行着积极的研究工作。2004年,澄海区文博研究会共出版《潮洄头捡贝暨民间收藏集锦》、《陈锡坡文集》、《东方思维叩喊》、《太阳雨诗踪》、《蒺藜岛心雨》、《雨后寸心集》、《耕余邮话》、《澄海之最》、《家园梦拾》等多部文博研究及诗文书籍;有多名会员在澄海电台开设的“潮汕文化夜谈”节目中当嘉宾接受访谈,推广传播潮汕文化;去年5月,学会会长蔡英豪应邀出席在北京举行的“21世纪文学高峰论坛研讨会”,其诗集《太阳雨诗踪》获首届长城文学奖一等奖;同年8月,学会理事陈景熙应新加坡八邑会馆之邀赴新举办《解读人神崇拜———潮人民间信仰与潮汕社会历史发展》专题讲座。并有论文《潮汕侨批与近现代汕头货币史》参加“首届国际侨批文化研讨会”,受到好评;学会副会长蔡文胜撰写的论文《试论潮汕传统文化的继承与提升》在“广东文博事业与文化大省建设”学术研讨会上作大会发言,并入编相关论文集;学会理事陈卓坤在澄海实验学校开设“潮汕文化”兴趣班,并着手编写《澄海———我的家乡》校本教材,大力弘扬潮汕文化;此外,还有副会长陈孝彻、理事陈卓坤等人撰写的多篇收藏及文博研究文章在地市级及省级报刊上发表。在结束采访之前,学会会长蔡英豪欣喜地告诉记者,从今年开始,澄海区文博研究会重新有了自己的“家”,澄海文联已为学会安排解决了可供存放资料和举办活动的场所,文博会“设”在人家中也将成为历史。
 

作者: 
陈耀贤
来源: 
汕头日报(2005.1.30)
浏览次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