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深山里的呼唤——李嘉诚基金会医疗扶贫在行动

    在偏远荒僻的山区,有人终其一生不曾看过医生,有人处在吃了饭就吃不起药、吃了药又不能吃饭的窘境,他们只能用人类最原始的抵抗力,跟生命的长度进行一场最严苛的搏斗。医疗,对于他们来说,还是一道高不可攀的门槛。    
     1998年5月的汕头大学校董会上,李嘉诚先生作出了令贫困病人重燃生命希望的决定——由李嘉诚基金会资助,由汕头大学医学院及其5所附属医院执行,对全国贫困地区的病人实施医疗扶贫,为那些有病但得不到基本医疗保障的贫困患者送上康复的一道曙光,也对条件薄弱的基层医疗机构实施对口支援,让贫困地区无钱看病的人,都能在生命过程中得到最起码的呵护和照料。    
     行动开始以来,广大医务人员以爱心和奉献的精神,志愿地组织起来,深入山乡农村的最贫困地区,把医药和各种形式的医疗服务无偿地送到那些最需要的贫困家庭和病人身边。4年多来,他们的足迹遍及粤、闽、赣、桂、黔、滇、藏等广大地区,在一次又一次的诊病给药、紧急手术行动中,留下了一则又一则动人心弦的故事。264次,这是医疗扶贫行动各种形式的医疗队4年来出动的次数,平均每年出动66次,每月超过5次,换句话说,不到一个星期,医疗队就会出动一次,几乎等于放弃了他们的休息日。除此之外,4年来,医疗扶贫队共诊治了8万多位病人;帮助1000个以上的病人获得免费手术的机会;完成了471例免费白内障摘除及人工晶体植入手术……    
     2002年12月21日至26日,李嘉诚基金会医疗扶贫队的10位医学工作者孙德麟、罗敏洁、吴印生、邱杰文、许道成、林少达、曾亦农、肖文成、许龙水、陈江来到江西省龙南县,为这里的广大医务人员进行医疗培训,并冒着刺骨的寒风冷雨,翻山越岭穿行于辖区内的3个客家小山村,为1000多位村民免费送医送药。随行采访的记者亲眼目睹了在这片贫瘠的红色土地上呈现的一幕幕动人画面,感受了一波又一波的人间温暖。   
  

     躺在古老围屋里的病人
 
 

  一个藏在角落里的房间,暗无天日,却连一盏小灯泡都没有;推门而进,一股霉味便扑鼻而来;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躺在断了一只腿的床上,呆滞的眼神里只有绝望……这是记者在龙南县关西镇关西围屋里所见到的令人心酸的一幕。    
     关西围屋是迄今国内发现保存最完整、结构功能最齐全的一处赣南客家围屋,距今已有300年的历史。独特的建筑结构和悠久的历史底蕴使其成为赣南地区的一道人文景观,然而,住在这古老围屋里的人们却挣扎在贫与病交替的边缘,大多是体弱多病的老人和妇女,有病也不看医生,能忍则忍,实在不行了才到卫生院抓点药。记者所见到的老人叫徐显鑫,73岁,严重的胃癌长期折磨着他,现在却因为年纪太大和没有钱而不能做手术。生命,对于他来说,只是可以往回倒数的短短几个月。如果能早发现早治疗,也许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成了一种恶性循环。看到医疗扶贫队的医生来到这间昏暗的小屋子里给他看病,老人的眼睛里泛出了泪花,他吃力地对记者说,如果经常能有这样的医生来给老百姓看病,我们的身子也就有保障了,不会像我一样拖着拖着,小病拖成了大病。 
 

  “我来给你们当翻译!” 
 

  摆起了看病的小摊子,一排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开始了像往常一样的工作。发现这群医生不但不收诊金,连抓药也是免费,惊喜很快在人群中传开,吸引了村子里的老百姓,医疗队一下子便被村民包围,排起了一条条长龙。    
     但是,问题出现了:本以为客家话与潮汕话相近,可一到实际生活中,大家才发现原来沟通起来有这么困难,连猜带比划也还是不行,更怕会错了意耽误了治疗。这个时候,客家籍的曾亦农医生成了最抢手的“香饽饽”,但一个人毕竟不顶用,就在大家大眼瞪小眼一筹莫展之际,几个当地小学的老师解了这一燃眉之急——当起了临时翻译。病人的痛苦与忧虑,医生的叮嘱与鼓励,都透过这群热心的义务翻译,变成了一种看得见的真心与信任。 
 

  四张课桌拼成病床 
 

  几天来的义诊工作通常都是在当地的小学进行,教室就是诊疗室,一张课桌就是医生的工作依托。虽然简陋,但对于许多生病只等待自己的抵抗力来恢复的村民来说,像这样正正经经地让医生看病,还是第一次。而对于医生来说,这样的工作环境尽管根本不能和平常相比,但他们的用心却丝毫不减,因为他们时刻都记得,医疗扶贫,就是一切向“穷”看。    
     在临塘乡东坑村,一位叫何礼仁的村民看起来年纪不大,却拄着拐杖来找骨科医生曾亦农看病,一问才知道他一年前被矿车压伤了胸部,常常感觉胸闷、胸疼,一说话就喘不过气来。经验丰富的曾医生一听就知道该给他做个胸部穴位按摩,但是没有病床怎么办呢?灵机一动的他搬来了四张课桌拼在一起,再从村民家里找来一个枕头,一张病床就成了。就在这张高低不平的病床上,这位姓何的村民接受了曾医生的按摩疗法。当他再从病床上起来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胸疼居然减轻了五六成,感觉比过去好多了。曾医生说,再吃完他开的药,这病也就该好了。老实憨厚的何礼仁紧紧拉着曾医生的手,感激的话儿在心头打转却说不出来。    
     医疗扶贫行动的总负责人孙德麟教授说,一张破长凳可以当诊床,一个衣架可以改制成头骨牵引的支架,这样的医疗条件并不能阻挡我们跋涉的脚步。医生不仅是一个职业,也是一个科学家。一个坐在诊所或医院里的医生不是一个完整的医生,到社区去,到基层去,寻找那些“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病人”,为他们服务,这才能体现医疗扶贫的真正意义。 
 

  放串鞭炮迎接远方客人 
 

  山里人是朴实憨厚的,还没去到武当镇岗上村的时候,便听见传来一阵久违的鞭炮声。我们纳闷着:难道今天村里还有什么喜事吗?是娶媳妇还是嫁女儿?    
     到了村里,迎上来的村干部告诉我们,听说广东的医生要来这里给大家看病送药,村民一早就准备了一串鞭炮,只是心太急,客人还没到,鞭炮就先放了。哑然失笑之余,却也被村民的心意所深深打动。    一个穿着客家传统服饰的妇女带着儿子和女儿来看病,她告诉我们,自己并不是这个村子的人,而是天还没亮就从家里出来,赶了几十里山路来到这个村子求医的。当她听说不仅看病免费,连抓药也不用钱时,连说没想到,还诚恳地请医生们到她们村子去,因为这样的事以前还不曾有过,“如果你们能多来几次就好了。” 
 

  关怀,将长久延续 
 

  每离开一个地方,那里的村民总会依依不舍,因为医疗队告诉他们,在中国还有很多很多缺医少药的人,他们要去的地方还有很多。但是,也曾经有人问:“中国这么大,你们医疗扶贫能做多少事?仅仅一次的送医送药意义又有多大?”    
     孙德麟教授回答说:“我做医生,看病人是一个一个看的,我们的医疗扶贫是一点一点做的,对一个贫困地方,我们也不会看过就忘。”因此医疗扶贫行动在不断改进工作方式,增加了贫困家庭访问医疗、危重病人家访、地区医疗状况调查、环境调查、水质污染防治、社会贫困人群分析,并针对性地开展工作,收集需要进一步医疗的病人再治疗等更深入活动。此外,也增加了对当地医疗工作的培训等。这次到江西省龙南县,医疗队除了为村民义诊外,还将几位需要再治疗的病人确定为进一步扶持的对象,并为150多位基层医务人员进行培训,对当地的基层医院以指导、帮助、监督以及技术与经费的支持,充分利用地方的基本设施、人力和物力,让他们开展与医疗队相似的工作,以实现长期而有效地为当地的贫困病人服务,把对贫困病人的关怀长久地延续下去。
 

作者: 
网文
来源: 
潮人杂志(2003.1)
浏览次数: 
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