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双水和他的私人图书馆

    听说潮州市有位藏书迷名叫肖双水,虽然年届70,但身体健康,他不但用自己花了近50年时间收藏到的书籍办起了私人图书馆,而且还无偿地把书籍借给四方读者,记者于近日专程登门采访了他。
 
    冬日融融,走过潮州古城弯曲狭窄的巷道,记者来到位于潮州市下西平路321号的肖双水“图书馆”。只见这间占地面积40多平方米、分上下二层的小屋里,靠墙三侧安放的书柜直逼楼板,屋的正中也摆放着两排用木板做成的双面书架,本来就不宽敞的屋子显得有点“水泄不通”,但也整整有条。坐在“前台”那位浓眉大眼、慈祥和蔼的老先生就是肖双水,见记者来访,肖老先生就像一见如故的熟人,开心地谈起了他读书、买书、藏书,办馆借书的故事。
 
    祖籍揭阳的肖双水先生,1955年从揭阳第三中学毕业后,到当时汕头地区行署公安处工作,从此便开始了“爬格子”的文字生涯,同时也与书籍结下了不解之缘,买书藏书从此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尽管收入不高,生活上他很俭朴,但藏书的劲头却达到如痴如醉的地步,购书的开支几乎占据了他个人收入的全部。
 
    经过近十年的不懈努力,至目前为止,肖双水收藏的书籍已超过5万册,报刊杂志达4千种。他按门类进行编排,按古今中外、天文地理、军事、体育、文教、卫生、农业等分为20多个类型的目录,还有不少市面上已绝迹的孤本,像著名的“潮州歌册”,他就收藏了100多部,据称是占现存总数的一半。他所藏的书籍,按行家的评估,虽说不上“价值连城”,在潮州也堪称绝无仅有。
 
    说起肖双水先生购书藏书的故事,实在感人。据太平街办事处的同志和肖老的邻居介绍:肖双水为购书藏书所付出的代价令人难以置信。60年代,他的家庭生活十分困难,家中有妻子和3个孩子,他不仅每月没有向家里上交一分薪水,而且还“偷”了家里的东西换钱买书。有一次为了购一部民国时期出版的药书,他竟把家里的棉被卖了9元钱买下这部旧书,甚至在1972年他母亲生病准备买药的20元也拿去买书。他现在退休后每月只有900元的退休金也经常提前支取,“超前”的消费常常闹得妻子和亲友啼笑皆非。肖双水嗜书成痴,用他自己的话说,简直到了“倾囊求书无所措,任凭世人谓我痴”的地步。
 
    三年前他在旅港亲戚的资助下花10万元买下这间小屋,圆了个人办图书馆的梦,开创了人生晚年的新事业。读者到这里借书的手续十分简便,只要登记书名和姓名地址,不用租金,没有归还日期,只是按价值最高每本收取15元的按金而已。一个爱书如命的人竟然这么轻易就让人把书借走?肖老坦然地说,到这里借书的人可以说是爱读书的人,书馆开张三年来,虽有一点点流失,但他无怨无悔。他列举了有一位新加坡的华侨,为了寻找一本《秋水轩尺牍》远道而来,对这位求书若渴的侨胞同样只收取15元的按金就让他无限期地借阅。去年,有二位自称是来自河南的“出家人”借了一部《藏药》之后杳如黄鹤,按他们留下的电话不是打不通就是空号,像这样的例子毕竟是极少数。由于肖双水待人忠厚真诚,他的读者群中除了潮州外,周边的汕头,揭阳,梅州、福建等地的读者也纷纷慕名而至,为应付络绎不绝的读者,他每天上午9时开门到下午6时才关门。
 
    在谈到办免费“图书馆”的初衷时,这位有45年党龄的老党员称:潮州是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我退休后,感到也应做点什么事,于是把自己积累几十年的藏书让它“亮相”,把书传向社会,让更多的人从书中受益。
 

作者: 
柯贤基
来源: 
都市晚报(2002.12.26)
浏览次数: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