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茵芳草地 浓浓桑梓情——汕头市第七届桑梓文学奖颁奖会侧记

▲获奖作品《钻石与灰烬》

  又是一年春来到,汕头市第七届桑梓文学奖颁奖会本月15日在汕头迎宾馆举行,文学界的新朋旧友欢聚一堂,谈文学叙乡情诵诗文,为春意盎然的文学百花园祝贺,为美丽家乡汕头祝福。

  桑梓文学奖是汕头市作协的品牌活动之一,自2001年举办至今已经第七届,在汕头乃至潮汕文学界产生了深远影响。本届文学奖历时5个月征集,共评出14篇(部)获奖作品。本报编辑部、澄海区文学社、金平区作家协会三家单位荣获桑梓文学奖组织奖。本届桑梓奖增设荣誉奖,对郑明标、颜烈两位汕头文坛的长青树给予特别表彰。

  从征集到奖项设置有较大调整

  市作协主席董建伟告诉记者,本届桑梓奖首次开通单篇作品参评的绿灯,旨在鼓励和倡导文学创作的精品意识,优秀作品,即便只有一篇,也可以拥有“四两拨千斤”的力量。参赛作品可以是公开出版的书籍,也可以是在市级以上发表或被公开出版书籍收录的单篇作品,不以出版作为唯一参赛指标的规定,是参照广东省作协近年一系列奖项设置而作出的调整,旨在解除出版对于文本的绑架。本届文学奖从征集形式到奖项设置都做出较大调整,大赛征稿启事通过微信、市作协博客等自媒体公开发布,作品申报采取组织推荐和个人自荐相结合的方式,确保了征集作品的广泛性和代表性。

  一等奖获得者为80后在读博士生

  本次评审,一切从文本出发,摒弃了作者因素的干扰。本届获奖作者当中,既有80后、90后的年轻作者,也有七旬以上的资深作者,可谓不薄老人爱新人。像苏逸圻、苏粤等年轻作者的作品,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年轻才情打动了评委。一等奖获得者林培源是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生,他穿行在学术的前沿,灵魂却匍匐在潮汕大地,其小说氤氲着潮汕平原上的小镇脉息。第七届桑梓文学奖把一等奖授予林培源,既是对他参赛作品《钻石与灰烬》的肯定,也是故乡文学界对他文学远行的衷心祝福。

  本土文学阵地实现作家作品与读者美好遇见

  “一座城市的精神天空,如果没有高扬着文学精神,那该是多么的落寞和荒芜。世界、写作者、读者和作品,共同构成了一种文学生态环境,在新媒体尚未产生权威的文学展示方式之前,文学发表阵地依然是作家作品与读者实现遇见的重要途径。”负责主理本届文学奖的市作协副主席林渊液认为,桑梓文学奖不仅仅是一个奖项,更是一种文学精神的传道。

  为彰显文学精神,并向坚守文学立场的文学园地以及编辑们致敬,征集活动过程中,组委会以《滋兰之九畹,树蕙之百亩》为题,通过微信和网络平台向社会推荐了本市的文学阵地:如《潮声》杂志、《汕头日报》韩江水文学副刊、《汕头特区晚报》龙泉文学副刊、《汕头作家》杂志等。通过展示活动,促成了文学作者与报刊之间更好的良性互动,以及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美好遇见。

  市政协原副主席、市文联主席谢铿在讲话中说,桑梓文学奖意义深远,汕头文坛欣欣向荣的良好局面令人欣慰,“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寄望文学工作者不忘责任与担当,创作出更多有筋骨、有温度的精品。

 

  陈 健(汕头日报副总编辑)

  诞生于1958年的“韩江水”是《汕头日报》副刊一个品牌栏目。多年来,她以母亲河的宽厚和温润,以扶持文学新人、传递向上价值观、推动本土文学创作为己任,精心浇筑文学土壤,成为潮汕文学创作园地里一面高扬的旗帜。从这里寻梦起航走向全省乃至全国的大家灿若星辰。文化需要互相凝视,文学需要火热生活。我们将坚持“把新闻写在人民心坎上”的办报宗旨,继续擦亮“韩江水”品牌,立足本土,面向全省、全国乃至全世界,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搭建一个文学创作平台,提供一个纯净空间。

  林渊液(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从事文学创作的人都知道,一个写作者在长长的创作生涯中,存在着丰收期和欠收期,所以,如果有某些重点作者的作品没有出现在本届的获奖名单中,相信他们会出现在下一届,或者下下一届的获奖名单中。多谢汕头文化界人士和广大文学作者对桑梓文学奖的关注和支持。桑梓奖至今举办七届,还是一个七年级的学生,或许她的身上还有诸多尚待完善的品质,请大家陪伴她共同成长,一起为她祝福。

  鲁澄南(市作协文学研究室主任)

  本届获奖作品,有小说、诗歌、散文、纪实文学四大门类。这些作品来自不同年代出生的作家之手,来自不同的生活经历和情感体验,也来自对文学的不同理解,所以,写出了万花筒般的生活事件,写出了抽丝剥茧的丰富情感,构成了驳杂的世界,多彩的人生,尤其要指出的,是年轻的学院作者(大学里的博士生、硕士生、本科生)为这届桑梓文学奖奉献了实验性的写作,使获奖作品有了炫目的文学异彩,也带给本土文学创作新的气息。

  林培源(第七届桑梓文学奖一等奖获得者)

  我的小说既扎根在我生长其中的潮汕大地,也扎根在我阅读和敬仰的文学经典。我的另一个疑问是,我小说中“虚构”的潮汕故土,是否就是大多数潮汕人熟悉的?这些问题催促我不断地自我反思。潮汕方言离现代汉语很远。一些方言用字,挪进小说,除潮汕人之外,其他方言区的人几乎看不懂。从这点来讲,写地域小说,就意味着要经历一重蜕变。2007年读大学到现在,我一直在大城市里求学和生活。从地理空间看,我离家乡越来越远了,可是在文学中,我反而离故乡越来越近。我所生活的时代,我个人的经历和大部分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也许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我选择了写作,选择了书写我的潮汕故乡。

作者: 
刘文华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1.17)
浏览次数: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