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美生的爱国心

 

张美生展示收藏的抗战文物

    5月21日,汕头市政协文史委举行了一个简朴而气氛热烈的潮汕抗战文物接收仪式。这批文物的捐赠者是澄海区市民张美生。他无偿捐出的这批文物共有数十门类100余件,其中有潮汕民众抗日自卫队使用过的土枪、竹竿串、装火药的牛角,有抗日军队卫生医疗队使用过的手术刀片、注射用具,有潮汕商家宣传抵制日货使用国货的商标,有海外赤子教育家人要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的侨批,有日寇战败时遗弃在潮汕大地上的武器、生活用具……这批文物,将充实在建的潮汕抗战纪念馆(忠烈祠)的展品。

    张美生的义举,受到很多人的称赞。面对赞语,他总是憨厚地说:“这是我应该做的。”若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会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有一颗强烈的爱国心!”

    他说的是真心话。正因为他有此崇高的意愿,二十多年来花钱花工夫淘来一件件潮汕抗战专题的资料。这些原是差点成为垃圾被扔掉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彰显价值,成为不少部门建立纪念馆,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文物。当他们求助张美生的时候,都会得到满意的捐赠。从收藏的时间,到藏品的数量和质量,以及对社会的贡献,我认为称张美生为“收藏潮汕抗战文物第一人”,一点也不为过。

    从小种下仇恨日寇的种子

    1964年出生于澄海县东里人民公社一户普通农家的张美生小时候最怕下雨。往往人在教室里,听到教室外的雨声,顿时就无心上课了。因为他家的房子破破漏漏,每当外面下大雨,家里就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家里还在滴滴答答地下着。很多雨天,一家人因为屋子里无一干处可安眠,整夜不能睡,还得都动员起来,利用家中的盆盆罐罐接雨漏水。每当这样的时刻,他父亲就破口大骂起日本鬼子:“如果不是日本仔把我们的房子烧掉,我们怎会这么惨?”父母告诉他,日本侵略者穷凶极恶,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他们家还算是万幸,只是破财破产,人丁都平安地避过杀劫。

    六七岁时的张美生,经常听到大人们对日本仔的控诉。邻居阿婶说,她一听到日本仔三个字,就浑身打颤,这是当年偷看了一下日本仔落下的病根。当年,她才十多岁。一天,有队鬼子进村来,父子嘱她到阁楼躲藏起来。好奇的她想看看日本仔生得怎么样,就偷偷地从阁楼的窗缝里往下瞧,只见一队日本士兵竟然“有穿衫无穿裤”招摇过市!这一瞧吓个半死,受惊一辈子。

    一个无意中见到日本仔残杀无辜村民的老乡亲说,日寇很阴毒,将受害人双手反绑,踢跪在地上,鬼子高举武士刀,狠狠从受害人左肩往右腹斜线劈下!瞬间,受害人成了肠肝涂地的两截尸,惨不忍睹。

    小学生的张美生最爱听抗战的故事。那时候,村头榕树下每夜都有一位老汉来讲故事,他讲《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讲潮汕当地的抗战故事。听故事要钱,每次至少一分钱。张美生无钱,就把年节母亲分给的糕点糖果积攒着,以实物代钱。实物付完了,就只能坐在远处偷听。潜移默化,张美生幼小的心里,播下了对凶残的侵略者仇恨的种子。

    为了这段历史不被湮灭

    青年的张美生,赶上改革开放的好时光。他洗脚上田,从事收藏、经营历史货币。上世纪80年代末,他在业务活动中发现,民间流散着不少潮汕抗战时期的物品,如抗日武装力量使用过的武器,汕头商家宣传使用国货支持抗日的商标,还有海外赤子教育子弟要忠心报国的侨批……这些东西,记录着潮汕人民的那段峥嵘岁月,是历史的化石。然而,它们却似垃圾般不受人注意。

    不能让潮汕那段特殊的历史湮灭,不能让潮人的后代忘记祖先曾经遭受外侮的苦难!张美生萌发了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决定收藏这些物品,收藏这段历史。

    潮汕俗语说:“爱就荖,勿就草。”喻义大意是,一件东西,需要时是宝贝,不需要时是草芥。的确,那些没人要的东西,当张美生表示要收藏的时候,价值就有了,价格就一路飙升了,收藏者也越来越多了。抗战专题文物,已成为收藏界的收藏热点。

    热点升温,“抗战专题”成为“泛抗战专题”,凡是抗战时期出现物品,都被贴上“抗战文物”的标签。张美生一直坚持“为历史负责”的立场,不认同这种收藏观点。他对每一件抗战藏品,除了有明显的标志,他都要进行一番细致认真的考证。例如:他收藏到两个生铁鼎,造型与潮汕人的炊具不同,又无镌任何文字和标识。收藏界人士说,这是入侵潮汕的日寇用的行军锅。张美生为了确认,带着实物沿着韩江边的村寨走访了很多上了年纪的乡亲。不少老人指认,当年驻扎在澄海龟山韩江边上的日本侵略军,正是用这种炊具造饭。显然,日本战败投降时,侵略军成为俘虏不用造饭了,就把炊具扔进韩江里。在受日寇起地皮般掠夺的潮汕当年,生铁鼎是生活紧缺物资,但侵略者尽管投降了,也不肯把手头的东西交还被侵略者,由此可见军国主义者歹毒的心理。又如:张美生在潮安县的一个村子里收集到一个废旧医用针盒,一枚手术刀片,一把旧针头。物品的转让者告诉张美生,这些小物件是他的一位前辈亲戚在潮汕抗日战场上使用的,她是回国参加抗战的爱国青年,是潮安县暹罗华侨救护队的医生。为了证实转让者的话,也就是查证这批物品的真实身份,张美生回来查了大量的资料,最后在《潮州市志》查到这一段话:“1938年夏,侨胞、侨属子弟100多人在意溪黄家祠成立暹罗华侨救护队。救护队在潮州城设办事处,开展抗日救亡活动。该队于潮城沦陷后改编为独九旅卫生队,至1940年独九旅调防河源时解散。”张美生说,如果查不到暹罗华侨救护队的出处,他不会将这些东西列为抗战文物的。

    在5月21日的捐赠仪式上,记者们频频向张美生提出有关藏品的种种问题,张美生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介绍每一件藏品的来历、性质、当年的用途。那个约40公分乘25公分的木呷咇,是一位村妪被美生的精神所感动而送给他的。她告诉他,当年她的堂哥,提着这个只能装着两件换洗内衣的呷咇,匆匆回来抗日救国报效祖国。

    张美生的演说,让人们理解他为什么坚持不搞泛抗战专题。文物,是历史的沉积,只有真,才有说服力。

    让每件藏品社会价值达到最大

    对于张美生来说,他的每一件抗战专题藏品,只让其体现社会价值,不让其体现经济价值。他穷二十多年的财力人力收集来的这些物品,为的是做公益,以现代人的方式,报效祖国。近日,笔者在他寓所又谈论起此事,他说:“我没有理由不这样做。”说罢,他转身到内室,取出几份秘不示人(他说藏品到他手后,我是第一个观赏到的客人)的侨批让我读。这几件侨批的发送人叫许泽溥,澄海冠山人,发批时间是抗战初期。批信的基础故事是:侨居暹罗的澄海冠山乡青年许泽溥因种种客观原因不能回国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很愧疚。他要求在家的妻子参加救国教育培训班的学习,学点本事参加乡妇救会,为抗日出力,他则争取多寄些钱财回来,从经济上支持抗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匹妇也有责”。妻子照他的话去做,走上抗战的道路。夫妻互相勉励。张美生说:“这几封批信给我的精神力量是巨大的。我百看不厌,看一次感动一次。我总是想,如果能见到许老先生夫妇,我一定向他们下跪,向他们崇高的人格,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致以最崇高的敬礼!对照许老前辈他们,我为社会做出的这点事,太微不足道了。”

    张美生先后为解放军驻汕某部、汕头市公安局、汕头大学图书馆无偿捐赠了一批抗战文物,先后在多家教育文化单位举办抗战文物展览,还把自己的家当作小型展馆,让青少年学生上门参观,通过实物使孩子们更深刻了解潮汕的抗战历史。

    张美生向在建的潮汕抗战纪念馆捐赠了这批珍贵的文物,有记者问他有何想法,他不假思索地答:“很有意义呀,这个馆一定人气旺,受教育的人越来越多,我捐赠的这批文物的价值就越来越大。”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14.06.01)
浏览次数: 
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