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博士许包野递书带妻学文化

    洋博士许包野的后人,珍藏着上世纪20年代初许包野的6封家信,有的写给父亲、有的写给妻子。其中一信,他期求父亲给钱他妻子去省城读书,遭到父亲反对。

    许包野,原名许鸿藻,广东省澄海县冠陇乡人,1900年生于暹罗一位侨商家里。7岁回国跟随嫡娘,1 5岁进澄海县立中学。17岁那年,嫡娘逝世,父亲按家乡“娶孝妇”的习俗,给他物色了一位贤慧、温顺体贴却没有文化的农村姑娘叶巧珍为妻。婚后,他给妻子改名叶雁蘋 。

    l919年冬,许包野投考以蔡元培为会长的“华法教育会”组织的赴法勤工俭学被录取。1920年4月,他辞别故乡到法国里昂。同年生一子,取名适欧(7岁夭折)。第二年,他从法国转学德国。1923年,经朱德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旅欧支部的一名先锋战士。

    1925年6月,五卅运动的消息传到德国,中共旅欧支部立即组织广大旅欧华人声援。6月18日晚,在柏林陶乐珊中学举行集会时,朱德和许包野等40余人被德国当局逮捕。3天后,在德国共产党的营救下全部被释放。不久,许包野被驱逐出德国,来到奥地利维也纳。他在德国和奥地利都获得了博士学位。

    1926年,许包野被安排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任教,兼任地方法官。

    许包野在国外达11年之久,懂法、德、意、俄、奥、西班牙等6国文字。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许包野从苏联秘密回国。几经周折,于年底回到家乡与阔别10余年的亲人会晤。一心追求真理的博士,在他的天秤上,家庭问题,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许包野在家里只住了10天,当他得悉二弟许泽藻在厦门搞地下工作时,便匆匆辞别亲人赴厦门。此后几年间,许包野历任中共厦门中心市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河南省委书记。1935年春因叛徒出卖牺牲。许包野兄弟在厦门期间,妻子曾和婆婆化妆到厦门找他们,小住几天,往后就没有许包野的音讯,妻子一直寻找。直至上世纪80年代在谢飞等老同志的关心下,在地方党史部门的努力下,通过许包野兄弟俩人当年在厦门被称为“大许小许”之特征为突破口,经过3年的时间,多次化名的“许包野”终于找到,妻子闻知而年已古稀,随后无言地离开人世。

    许包野有一信寄父亲,请求父亲筹备2000块银元,作为他在法国转学到德国学习之用,对这一超过家庭经济负担的高额学费,父亲满足了他的要求,“对儿的读书问题,大人必是许儿自决的”。这充分体现潮人,包括海外潮人高度重视孩子读书、尊师崇教的观念。

    同是讨钱交学费,许包野期求父亲给钱他妻子读书,目的为“儿实为一生谋完全之幸福,实为家庭团圆美满”,却遭到父亲极力反对。几经书信往来舌战, 最后没有办法,许包野从族兄处借钱让妻子读书,可是此举激怒了父亲,父亲被气得暴跳如雷,讥为“无脸”、“可耻”。这里有个关于男女平等的问题。“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女子观,加之重男轻女的角色歧视和意识,其时应当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这与当时新的历史条件下提出的男女平等,特别是西方尊重妇女、妇女优先的观念相违背,造成剧烈的新与旧、东西方文化的冲突和碰撞。

    关于婚姻问题,上世纪20年代初,中国社会由传统向现代转型,随着封建专制制度结束、民国建立,政治制度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剧变,社会经济相应发展,人们的价值观念也发生变异。二十世纪留学生知识分子群体形成,他们有西方社会生活体验,更加痛恨带有宗族主义色彩、为家庭和宗族传宗接代的需要而存在的传统婚姻制度。许包野的婚姻恰恰是一位留学生的一桩典型的传统婚姻!但由于长期历史积淀形成的传统婚姻制度,及文化体系仍然存在,因此婚姻制度的转型充满痛苦和矛盾。许包野的6封家信,内容甚多,其中尤其对自己的婚姻不满、后悔自己“当初太愚蠢”,遵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自己的婚姻被包办了。

    许包野理解妻子的艰难,在劝说妻子离婚不成的情况下,他没有采取离婚、没有休妻,他希望妻子读书,多写信给他以交流思想感情。他把支持妻子读书作为改善夫妻关系、巩固夫妻关系的办法。他经常给妻子写信,鼓励她要学文化,学写信,学做人的道理,他常常写“小知识”给妻子,帮助她学习。一个博士与一个农妇,天南地北,而且文化思想的差异是天壤之别,怎能长久这样下去呢?妻子劝包野再娶,以便身边有人照顾,包野更是体贴妻子,劝妻子再嫁。然而,他没有再娶,她也没有再嫁。“鸿雁相通,藻相依”,他们向往美好的婚姻。

    许包野事迹现在陈列在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

    许包野的家书内容丰富,字体雅逸,其人品、人生闪烁着灿烂的光辉。

作者: 
许秀莹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03.11)
浏览次数: 
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