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演员陈焕泽:无心插柳入丑行用心做戏成名角

    俗话说:“无丑不成戏。”可见“丑”在戏曲表演中的重要性。潮剧舞台上的丑行演员,正是以他们的“丑”工,给观众带来美的享受。广东潮剧院二团的陈焕泽就是其中的一员,他是潮丑的后起之秀,有新一代“万家春”之称。
 
   陈焕泽1973年生于潮阳,走上潮丑表演的道路,客观地说是纯属意外。据陈焕泽自己介绍,他小的时候,因为家乡潮乐演奏的气氛很浓,好玩的他经常拿把冇弦拉来拉去,拉的时间长了自然也就掌握了些技艺,所以1989年初中一毕业,他便兴冲冲地跑到汕头来报考戏校。没想到一面试才知道汕头戏校压根就没有开办冇弦班。没办法,焕泽只能选择其它的的才艺表演,“表演什么好呢?除了拉冇弦,我也就只会唱唱歌了”,于是焕泽现场清唱了一段当时最流行的西游记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心想唱完就该打道回府了,但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所有参加面试的老师在听完他的演唱之后,一致认为他的声音可以学习潮丑表演。就这样,焕泽学起了潮丑,虽然这不是他来戏校的初衷,丑角也并不吃香,但是焕泽学得非常用心。因为他认定了无论哪一个行当,只要适合你,你学好了,绝对就没错。
 
   对潮丑来说,扇子是最基本的功课,所以焕泽的潮丑生涯就从转(读纺)扇子开始。焕泽说,一开始学得非常辛苦,因为没有什么基础所以扇子一转就掉,一掉就坏,焕泽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摔坏了多少把扇子。不过好在农村长大的孩子能吃苦,焕泽总是千方百计地争取时间练习转扇子,甚至就连吃饭睡觉扇子也不离手。所以很快就掌握了扇子功。
 
   一年后,学丑的学生开始划分门类,焕泽选择了踢鞋丑。之所以选择踢鞋丑,是因为踢鞋丑这一行当需要有灵活的身手以及扎实的腰腿功,而焕泽恰好具备了这方面的素质。
 
   当然选择了踢鞋丑也就意味着选择了《刺梁冀》,因为《刺梁冀》这部戏是踢鞋丑的首本戏,焕泽说:“它的动作非常规范,它的一招一式都有一个落点,不能说长一点或是短一点,如果说,其它戏不能用尺寸来量,《刺梁冀》里面的动作是规范到可以用尺寸来量”。所以焕泽要学好踢鞋丑就必须拿下《刺梁冀》,为此,焕泽下足了功夫来学习《刺梁冀》的表演,甚至于后来毕业分配到广东潮剧院之后他还继续学习《刺梁冀》。而且毕业后他是专门找到《刺梁冀》的传承人陈邦沐老师进行学习。焕泽说,跟随陈邦沐老师学习跟以戏校学习的要求就大不一样了:“例如腿的运用,以前比较容易,盘来盘去,来到邦沐老师这,全部要用暗劲去控制这只腿,学到最厉害的时候是无法蹲下,腿酸得蹲不下。”
 
   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1998年,焕泽参加广东潮剧院中青年演员演艺比赛获得了金奖,他所塑造的万家春也得到了业界的肯定,成为公认的新一代“万家春”。不过,焕泽并不满足于此,他期待能够塑造更多的角色,于是2002年,他又拜潮丑前辈方展荣为师学习《访鼠》。其中的丑角娄阿鼠是一个行为动作都模仿老鼠的人物。潮剧名丑方展荣老师介绍说,娄阿鼠这只鼠非常地多疑、而且反复无常,这些都需要通过动作表现出来。
 
   凭借《访鼠》,2002年,陈焕泽又一次摘取了汕头市中青年演员演艺大赛的金奖。此后,焕泽追求艺术的步伐始终没有停下,几年间他又先后塑造了《女钦差》中的金魁、《龙凤宝烛》中的长孙顺德、《泼水成亲》中的许裁缝、《王茂生进酒》中的王茂生等众多不同类型的角色,多次随团赴新加坡、越南、泰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演出,2008年还荣获广东省潮剧发展与改革基金会颁发的 “艺术贡献奖·表演一等奖”。广东潮剧院的名导演吴殿祥在评价焕泽的表演时说,“他对人物的把握比较准确到位,正如俗语所说的‘甘草橄榄浸会入汁’,焕泽塑造的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特点,没有千人一面的感觉。”
 
   陈焕泽是一个上进心很强的人,他除了坚持不懈苦练表演技艺之外,还利用平时的点滴空闲时间学习作曲,至今已完成了《柜中缘》(折子戏)、《打新房》(折子戏)、《贼胆侠心》(大戏)、《打金枝》(大戏)等一批剧目的作曲。其中《柜中缘》自从1996年推出以来,常演不衰,成了二团的保留剧目,深受观众喜爱。《贼胆侠心》等剧目也陆续被搬上潮剧舞台。焕泽崭露头角的作曲才华得到了行内人士的肯定,作曲家王志龙是这样评价的:焕泽作曲的特点是既有传统的文化底蕴,又有现代的审美情趣。在形成他自己的艺术风格过程中,创造出一种大众能够喜闻乐见的潮剧音乐,一种情感表现力集中的潮剧音乐。 
 

作者: 
潮文
来源: 
潮剧大观园 http://www.chaoju.com
浏览次数: 
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