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古大王李大头

    有谁能相信,一个从未进学堂读过书、斗大的字不识一个的人,竟然能熟练、自如地讲出好几部长篇古典小说,并且讲得抑扬顿挫、声情并茂,让听众们为之着迷,创造了潮汕讲古史上的神话。他,就是旧时潮阳县的讲古大王李大头。
 
     李大头原名李容城,由于他长得大头大脑的,所以乡亲们都习惯叫他做“大头”。他的外号被人们叫得响亮,而他的原名从此却没有人叫过。
 
     1906年10月,李大头出生在广东省潮阳县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家排行第二。他的父母都是不识字的贫苦农民。李大头一家世世代代都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劳作耕耘,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贫苦生活。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由于生活所逼,李大头17岁那年便外出打工,以出卖苦力换取一点工钱维持生活。尽管干的是体力活,但每到晚上便有一个70多岁的老者便来建筑工地工棚为工友们讲古,只见那老者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地讲起了长篇古典小说《封神榜》,讲得声情并茂,把故事情节渲染得更加曲折、动人;工友们睁大眼睛洗耳恭听。讲至半截,那老者便卖了个关子道:“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意思是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余下的内容待以后再讲了。这时,但见各位工友你一分他三分地把钱塞给那老者,算是送给他的酬劳。
 
     李大头听了那老者所讲的古,顿时心里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快乐。他暗想:讲古者不但让众人尊重,还有钱可赚,这不是两全其美吗?我也要像那位老者一样学会讲古,为听众送去欢乐,为家庭争光。于是,李大头每到晚上便来工棚里听那老者继续讲古。那老者先后讲了《封神榜》、《三国演义》、《薛仁贵征东》、《薛仁贵征西》、《水浒传》等长篇古典小说。李大头每次都听得津津有味,他凭借那超人的记忆力,几乎把那老者所讲的故事全部记住在脑海里。
 
     1928年,22岁的李大头离开故乡棉城,只身来到井都镇上店村。有一天早上,他挑着一担大西瓜到农贸市场贩卖。担子一放下,便开始尝试他讲的古是否有人喜欢听。于是,他学着当年那位老者的神情、动作,用那略带羞涩的表情讲起了一段《三国演义》,刚才寂静的农贸市场顿时沸腾起来,不一会儿,市场上便聚集了好几百位听众。见大家都在静心听,李大头讲得更起劲了。讲了大约半个钟头之久,李大头便把话题一转道:“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接下来是卖西瓜;“大家快来买我的大西瓜,皮薄肉红脆又甜,要买就快来买呀!”
 
     一阵吆喝过后,大家纷纷挤上前来,争相购买李大头的西瓜。不到十分钟工夫,一担西瓜被听众们抢购一空。清点着手里的钞票,李大头顿时露出了笑容。初次尝试讲古终于获得成功,这使李大头无比高兴和激动!
 
     有了这一次成功的经历,李大头讲古的劲头和信心就更足了。随后,用同样的方法,仅用几天的时间便把地里的西瓜卖个一干二净。
 
     以后每当农作物如黄豆、黑豆、花生、番薯、赤豆等成熟收获时,他便将其挑到各地贩卖,每次都以讲古的方式推销他的农产品。多年来,他的足迹遍及井都各乡村以及海门、田心、成田、沙陇、潮阳县城、惠来、揭阳等地,既推销了他的农产品,同时也推介、宣传了自己。
 
     由于李大头擅长讲古,在井都一带出了名,因而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少人乐意花点钱请他去讲古,其中既有村里的几个闲间的老人,也有其他乡村一些闲间的老人。这是李大头最乐意做的事情。一来既可以活跃老百姓的精神文化生活,二来也可以赚点零花钱,帮助家里买点酱油、火柴、食盐等家庭日常用品。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个时期的农村精神文化生活十分贫乏,李大头讲古,成为当时农村一道亮丽的文化风景线。
 
     这样的讲古生涯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也即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开始,李大头讲古不得不从公开转入地下。因为当时讲古被当成是封、资、修流毒加以批判。他白天只能下地干农活,晚上便偷偷应邀到村里的闲间继续为村民们讲古。
 
     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当时农村的文化大革命已接近尾声,政治环境有所好转,就在这时,年逾花甲的李大头老人终于重新来到故乡集贸市场那片空地上讲起古来,心情压抑了近十年的乡亲们听了李大头讲的古,好像迎来了农村文化的春天。人们来听李大头讲古,真可谓是一种美的艺术享受,因而个个都拍手叫好。
 
     李大头从1926年20岁开始,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到潮汕各地尤其是他的第二故乡井都各乡村为老百姓讲古。难怪井都各乡村40多岁以上的人都知道李大头的名字。谁能相信,一个斗大的字不识一只的李大头,终于成长为一名讲古大王。这在潮汕评书史上实属少见。
 

作者: 
郑生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01.06)
浏览次数: 
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