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启蒙教育先驱陈宝莲

    陈宝莲,号华池氏,揭阳榕城区西门人,家住西马路昭武第。她生于清朝光绪四年(1878),母亲早丧,留下她和姐姐靠父亲在街头摆摊,修理钟表,赚点工钱维持生活。
   宝莲小时孤苦伶仃,先天不足又营养不良,体弱多病而成侏儒矮小之人。但她天性聪明,学任何手艺都学得很快。她幼小时随家族长辈学习“女红”,穿针走线十分利索,刺绣手艺超群,于是以缝补、刺绣收入补贴家用。胞姐宝钗,出嫁本城余氏,结婚两年丈夫去世,膝下没有子女,孤寡凄凉,受尽冷落。宝莲深感女子无地位,不能独立之苦。在封建礼教束缚下,女人更是失去了人格尊严。宝莲想到自己生年属虎,生辰八字强硬,不能旺夫益子,难成贤妻良母。再加上她性格倔强,遇事不易低头,所以宝莲立誓不出嫁,愿终身奉养父亲。她平时寡言,言出必行,父亲也只好由她。
   宝莲生性聪明,在学习刺绣中渐渐学会自行设计花样、图案,绘出花草虫鸟之类的花样,图案新颖,花鸟如生,很得同行喜爱,称之为“女画家”。她没上过学,不识字。但由于秉性聪明,她还是从族中妇女歌册中,从商品的广告中渐渐认识了几个字。后来,因有些刺绣作品需要题词,所以她更努力地识字,她找了些浅易书籍来阅读,不懂的字则向人请教。在昭武第族内宝莲有三位祖叔是秀才,她常向他们问字求解,得益很大,日积月累,终至能独立阅读一些书,如《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后至《幼学琼林》、《唐诗三百首》等。
   戊戌变法虽然失败,但维新思潮却传开各地。光绪三十年(1904)宝莲27岁,她眼见四处兴办学校,外洋人进入内地传教,在教堂创办女子学校。她很受刺激,认为中国女子应有自己的坚贞与节操,不应由“番仔”来渲染,变成洋奴。她得到父亲和族人同意,于昭武第后书斋办起女子启蒙学习班,先招族内及邻近女子入学,后扩至全城各地。起初只招少女,后扩至成年妇女,宝莲以朗朗上口的《千家诗》为主要教材,除识字解义外,还教妇女绘画、写字,一时声名大振。
   陈宝莲自己不食斋,不事佛,从小不缠足,长大不梳发髻,只留一条长辫,有点维新风尚,她教学认真,耐心启发,对学员也十分关爱,有如慈母,因此学生都十分尊重她,家长也放心让女儿入学。办了几年后,陈宝莲名声很大,誉遍全县。同时她也深深地体会到:妇女要有地位,必须有文化,有文化才有本领,才能独立不受欺侮。后因父亲去世,家境更加艰难。为了生活,她接受普宁里湖一家富户聘请,年金300大洋,为其宗族教育女子。后又受聘到桂岭豪厝围、乔林教堂任教,薪金优厚,声誉更加卓著,名闻潮汕。
   陈宝莲不单为妇女学文化,谋求独立自主而尽责尽力,还关心社会福利事业。1931年全国大荒,听说陕西有人以“观音土”充饥,她于是日间教学,夜间绘画、刺绣,把作品送去慈善会义卖,把钱捐献救灾。她擅长梅花,在汕头义卖时,梅花每幅30银元,价钱比名人字画还高。主要是人们慕其名,支持其行动而高价购买。这也可见她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1934年,乔林富侨兰香楼的主人,愿以最高薪金聘她到兰香楼教亲堂,可惜未成行而病倒。陈宝莲因积劳成疾,医药无效,死时年仅56岁。她虽无子女,但生病及弥留之际,卧床前后,围满了女学生,为其求医问药,如待母亲。她逝世后,吊唁之人络绎不绝,其灵柩被请到曾在那教书的桂岭豪厝围荔枝园安葬。
   陈宝莲本是一位普通的贫家女子,能在那种时势的压抑下,奋力自强,苦心孤诣,创出了“头天”,树起了独特的一面旗帜,这是难能可贵的。所以1999年编的《榕城区志》特为她立传。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