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开甲,晚清潮汕最早留美幼童

    清朝咸丰、同治年间,政府孱弱,江山处于内忧外患的飘摇之中。以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胡林翼等为代表的“中兴名臣”,亲身受到英美列强恃科技进步、坚船利炮的刺激(湘军名将胡林翼曾亲眼目睹英国军舰在长江上耀武扬威,激起的波浪吞没湘军水师战船,气得口吐鲜血),痛定思痛,主张“师夷长技以制夷”。于1871年8月5日由曾国藩和李鸿章合奏朝廷,派遣幼童留学美国,学习西方先进文化技术。同年9月9日由两宫太后下旨同意办理。至此,中国派遣幼童赴美国留学一事,得以实现。
 
     留学美国崭露才华
 
     从1872年至1875年共4年间,清廷先后派出4批共120名9至15岁的幼童赴美留学。在这120名幼童中,广东因开风气之先占了82名。这120名幼童后来能进入美国哈佛、耶鲁、哥伦比亚、麻省理工等著名大学深造的仅有50来名。他们在大学里学习化学、物理、地质、土木工程、法律、医学、海军等专业,以便学有所就,报效祖国。黄开甲就是其中一人,他是目前我们所知道的留美幼童中唯一一位潮汕人。
 
     黄开甲的家庭比较开明,其父黄岳川时任职于潮海关(现汕头海关)通事一职。黄开甲被选派出国留美之前,先到清廷设在上海的留学预备学校进行一年左右的中、西文学习。经择优选录后和其他幼童一起先乘轮船远渡重洋抵达旧金山,再坐火车到美国的东北部康涅狄格州的首府哈特福德市。这个城市在100多年前曾经辉煌一时。它是美国的保险业中心和出版中心,打字机和手术麻醉药都是在这里问世的。这些幼童每二、三名寄宿于一户美国家庭,从学童阶段就融入美国社会家庭,进行语言学习。黄开甲在美国先入哈特福德中学学习,这座学校创办于1863年,是美国历史上第二古老中学。当时幼童在学校都有“绰号”,黄开甲的绰号是“小旋风杰克”,可见其时他的敏捷和精干。由于学习成绩优秀,黄开甲经三年学习后进入耶鲁大学继续深造。
 
     黄开甲天资聪颖,在美国留学时各门功课都是优等。钱钢与胡劲草合著的《留美幼童:中国最早的官派留学生》一书中有详细的描述:“在一年一度的哈特福德中学毕业典礼演讲比赛中,当地的《每日论坛》报道了毕业典礼的详细情况。《每日论坛》当时是这样评述的,那天最精彩的当属中国学生黄开甲。黄开甲演讲的题目是讲述法国某大臣的一生。尽管黄的英语略带口音,但他极其出色地运用了优雅的表情——尤其是恰到好处的手势。黄的遣词造句非常得体,段落组织精妙绝伦,成为当天演讲比赛的出彩学生,获得一个美丽的花篮和观众热烈的掌声”。这时的黄开甲开始崭露头角,显示出过人的才华。
 
     在耶鲁大学读书期间,多才多艺且富有运动天赋的黄开甲,参加了一批酷爱运动的“留美幼童”组建的耶鲁“东方人棒球队”,队员包括蔡绍基(后任北洋大学校长)、詹天佑(中国铁路工程的鼻祖)、梁敦彦(后为清末外务尚书)等,他们在比赛中经常打败美国学生组成的球队,名噪一时,成为当时美国校园响当当的中国学生队。
 
     遭守旧派阻挠无奈归国
 
     就在黄开甲踌躇满志攻读耶鲁大学二年级课程时,因清廷守旧派的阻挠,留美幼童全部被召回国。黄开甲也遗憾的成为耶鲁大学的肄业生。回国之初,他们这批人受到明显的排斥与冷遇,所获得的待遇也非常之低(一个月只发给数两银子)。回到上海后,失落的黄开甲写信给他的美国“家长”巴特拉夫人,其中不乏愤怒的倾诉道:“我们曾经幻想,热烈的欢迎、熟悉的人潮和祖国温暖的手臂在等着我们。可是,这完全就是幻想!……通过法租界时,因没有通行证,我们必须下车自扛行李,……为防我们脱逃,一队中国水兵押送我们去上海道台衙门后面的‘求知书院’。学院已关闭十年了,墙壁剥落,地板肮脏,石阶满布青苔,门窗均已潮湿腐烂。一跨进门坎,立刻霉气熏鼻,这些阴暗似乎象征我们的命运。……。”
 
     不久,黄开甲回到阔别9年的汕头埠。
 
     参展世博汕头第一人
 
     当时的中国,正是洋务运动方兴未艾之时,清末洋务大臣盛宣怀举办邮政、轮船招商局、铁路和矿务等近代事业,需大量熟悉西方知识和事务的人才。黄开甲在汕头作短暂停留后,投奔到盛宣怀处,任其贴身翻译秘书,直接参与了中国洋务的各项活动,并显示出过人的学识和办事能力。1904年世界博览会在美国的圣·路易工斯市举行,曾参加过1876年美国费城百年博览会的黄开甲,以其丰富的阅历,奉命赴美出任中国馆副馆长,直接主持开馆和展览事宜。当时清廷耗银70万两单独建馆参展,在博览会场搭建了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的“中国村”和“中国展馆”。“中国村”由城墙团团围起,入口处有牌楼,里面有六、七层高的宝塔和中国式的亭台楼阁,吸引了众多观众参观。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黄开甲在博览会晚宴上的演说极为精彩,至今为人所津津乐道。他就美国限制华人入境政策发表精辟的见解:“在你们对所有的中国人、中国学生关闭大门时,欧洲却向他们敞开胸怀。因为他们知道若干年后这些年轻人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也许你们可以通过武力获得很多你们想要的东西,但必须记住你永远也无法通过武力获得商业的利益……”
 
     100多年过去了,黄开甲这些留美幼童虽然早已远逝,但那段历史与人物不应被尘封和忘记。当年与黄开甲一起的留美幼童还有后任民国第一任总理的唐绍仪、天津巡警道曹嘉祥、天津招商局总办周寿臣等。最富传奇色彩的是,连续四任天津海关道全部为留美幼童,他们分别是:唐绍仪、梁敦彦、梁如浩、蔡绍基。从黄开甲出国留学一事,也可以窥见汕头在当时的中国是开放的、潮流的,风气领先的。
 
     黄开甲
 
     (1860—1906)
 
     黄开甲,祖籍广东镇平。晚清首批留美幼童,也是潮汕最早留美幼童,同时是最早参加世博会的汕头人。1872年黄开甲被选为第一批赴美幼童,时年仅13岁。黄开甲在美国先就读康州哈特福德西部中学和哈特福德公立高中,后就读于耶鲁大学。不久因清廷守旧派的阻挠,被召回国。
 
     黄开甲回国后,在汕头作短暂停留,遂投奔清末洋务大臣盛宣怀,成为其贴身翻译秘书。后出任轮船招商局经理、电报局总办。黄开甲精通外文,学识和办事能力均十分非凡。曾帮助容闳翻译过《银行法》。参加过1876年美国费城百年博览会。1904年清政府首次参加世博会,黄开甲随溥伦贝子访美,出任美国圣路易斯世界博览会中国馆副监督,直接主持开馆和展览事宜。日俄战争后,黄开甲作为中国代表之一,出席“波特兰和平会议”,于返国途中病故于日本。
 

作者: 
黄浩瀚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13.08.07)
浏览次数: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