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锷和温廷敬的师友情

    清末至民国,大批客籍人士来到潮州、汕头,促进了潮籍与客籍学人之间的文化往来。前来潮汕的客籍人士中,以丘逢甲、温仲和、温廷敬等最为突出。其中,温廷敬和饶锷的交往颇具代表性,这是潮汕和客籍学者交往的重要例证。
 
     温廷敬(1868-1953),字丹铭,今大埔百侯镇白罗村人。少年时聪颖勤学,识见过人。光绪十五年(1889)录为博士弟子员(俗称秀才)。其时学子多攻读帖括之学,而他独致力经史互证,无意科名显世。旋进潮州韩山书院,从院长温仲和游,为学益进。后值丘逢甲在汕头创办岭东同文学堂,仲和、廷敬均受聘为教习,他主讲中国历史,以经世致用之学教导学生。在其教导之下,成就卓著的有潮安饶锷、兴宁饶景华等。 
 
     饶锷(1891-1932),字纯钩,号钝庵,潮安人。博学多才,英年早逝,筑蒪园,自号蒪园居士,著有《蒪园记》,园中有天啸楼,藏书数万卷。饶锷是饶宗颐父,岭东同文学堂学生,后毕业于上海法律学校,曾被选任潮安商会公断处长。撰有《〈佛国记〉疏证》、《王右军年谱》、《天啸楼集》等。
 
     关于饶锷和温廷敬的关系,最早是饶锷入读岭东同文学堂,而温丹铭执教该校。在《复温丹铭先生书》中,饶锷表达了对其师提携的感激之情:“忆曩者,当先生掌教浦之时,锷以童稚之年,负笈渡江,尝备在门墙之列,而今忽垂二十年,中间客游四方,因循困踬,卒莫克自振拔。后复牵于人事,重以忧思疾病,又无贤师友为之督责教诲,所学益以荒落。比年以来,所尝稍得于古人余绪者,及是已废弃殆尽矣。自分此生终于与于斯文之末,不意先生竟垂眷,不忘辱书来督责之,教诲之。” 
 
     饶锷另有《温太师母江太孺人九秩开一寿序》,在文中,饶锷将温丹铭和江苏金山高吹万相持并论,表达对二位先生的极端佩服之情:“锷不敏,得交当世积学能文君子以为之师,若友者抑亦多矣。而平生所最欣慕心折者二人,于师得大埔温先生丹铭,于友得金山高先生吹万。两先生者,皆善为文辞,以学行推重一世,而磨砻浸灌训督之功,要皆启自贤母。” 
 
     在此附带提及,虽然岭东同文学堂是清末出现于汕头的新式学堂,其骨干人员却主要是客籍文人。光绪二十七年(1901)丘逢甲与温仲和、何寿朋、温丹铭等在汕头创办岭东同文学堂。丘逢甲自任学堂监督,温仲和任总教习,何寿朋、温丹铭分掌教务。 
 
     饶锷离开同文学堂之后,和温廷敬长期没有联系。饶锷和温廷敬重新建立联系,是因为二人都属于旧式文人,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对于整理国故一事,都是十分热忱。《复温丹铭先生书》述及饶锷意图整理国学,而在饶锷看来,温丹铭是整理地方文献的难得之选:“方今国学陵夷,炎黄文武之道不绝如缕。四海辽阔,当不乏贤达。有志之士兴起扶颓,而吾潮儒者,度今日之能肩嗣绝学之任者,舍先生固莫与属。故前日因同邑之人有提倡国故之举,属锷致书先生,请予赞助。诚以先生为今日岭东灵光硕果,一言一行均足为后生小子楷模。” 
 
     温廷敬是著名的方志学家,整理地方文献的饶锷重新向温廷敬请教属意料中事。1924年,饶锷三十四岁,他编著的《潮州西湖山志》十卷二册由瀛社发刊,温廷敬为该志作序。在序中,温廷敬盛赞饶锷对于保存潮州西湖山文献的贡献:“潮州西湖山始于唐,著于宋,盛于明,而芜于清。得今善后处长洪公起而修之,饶子纯钩从而为之志,是湖山之遭时也。饶子能文,家富藏书,而谙著述之体,观其凡例,吾知其必能详而核,简而明,质而雅。虽一隅之志,而能合史乘之体,吾知其传之必能广且久也夫。” 
 
     对于饶锷来说,温廷敬是亦师亦友,两人互相推重,两人之间也有旧式文人的唱和诗作出现。 
 
     温廷敬有《赠饶君纯钩并序》称:“钝钩,余分教同文学堂时学生也。近数年来,见其所作古文辞深合义法。今岁以创《国故》月刊,故来书通问。秋仲之潮,因造访焉,款留深谈,出所著《〈佛国记〉疏证》、《王右军年谱》相质,详审精博,盖文人而兼学人矣。喜赠以诗。” 温廷敬此诗是五律:“义安开郡后,千载得斯人。积学金轮富,能文璧等珍。山原无择壤,道岂限传薪。老我伤迟暮,摩挲两眼新。”温廷敬在自注中称,“吾潮向但有诗人、文人,而无学人;宋明义理之学,尚可得数人,若考证则纯无人矣。”正是有感于潮汕地方少有学人,温廷敬感叹“千载得斯人”,对饶锷十分推重,是不无原因的。
 
     饶锷和温廷敬分别是潮汕、客籍学人的典型代表,两人的交往是潮汕、客籍传统文人紧密联系的重要证据。 
 
 

作者: 
陈雪峰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3.05.31)
浏览次数: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