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少其与鲁迅

    普宁籍书画家赖少其的版画,世称“新徽派”中坚;其国画则被誉为“新黄山画派”的执旗人;那浑厚朴实破圆为方的漆书,人呼为“今日的金冬心”;其诗作,吴有恒说:“随意为之,不事雕琢,往往若不合规律,而又独具风致,天韵自然。”总之,赖老艺术成就的荦荦大端,不用我赘言。本文仅谈赖老与鲁迅先生交往的韵事。
 
     1933年左右,赖少其的同学林绍伦在上海给赖写信,说倘要与鲁迅联系,信可寄上海内山书店转交。赖少其接信后与其师李桦联名致函先生,他们考虑到鲁迅的身份,估计没有复信,信也就没有写通讯地址。谁知鲁迅接到信后,据信笺上的校名,于1935年1月8日夜复函,信中就李、赖的版画作品提出若干看法。此后,赖即与先生通翰求教,除了请教艺术上的问题以外,也把自己对社会和人生的看法无遗坦露。鲁迅自同年1月至8月先后5次致函赖少其。从信中可知鲁迅热情地帮助这位年仅20岁的青年,如推荐他的作品到各报刊,“前回将木刻两幅介绍给文学社,已在7月份《文学》上登出”(见1935年7月16日鲁迅先生致赖信);又推荐赖少其反映下层人民的小说《刨烟工人》到《良友》杂志上发表。此外还就赖信提出的各种问题予以答复,如6月29日复信说:文章应该怎样做,我说不出来,因为自己的作文,是由于多看和练习,此外并无心得或方法的。
 
     值得一提的是,鲁迅就赖当日无法表达时代的伟大这一苦闷思想,复函说:太伟大的变动,我们会无力表现的,不过这也无须悲观,我们即使不能表现他的全盘,我们可以表现他的一角,巨大的建筑,总是一木一石叠起来的,我们何妨做做这一木一石呢?
 
     这种实干精神,是这么深刻地影响赖少其的人生,他干脆把居室命名为“一木一石之斋”,并自篆白文长条印章,常钤于书画作品上,以示自己愿当“一木一石”。
 
     潮汕版画家陈望当年以木刻作品《鲁迅像》为艺坛津津乐道,赖少其昔年也曾为鲁迅刻过像,不过,那时因政治气候的关系,不能堂而皇之地标明,于是,他在一幅叫《静物》的木刻上,巧妙地把鲁迅的肖像刻在画面墨水瓶上,以避过当日所谓检查官的眼睛。在1935年6月29日鲁迅复赖少其信中提及此事:倘检查官不认识墨水瓶上的是我的脸,那该是可以登出的。后来真地瞒过检查官的眼睛而刊登出来。
 
     鲁迅与郑振铎先后编印的《北平笺谱》《十竹斋笺谱》,是为了保存优秀的民间传统艺术所干的实事。赖少其所搜集和整理的明末清初徽州艺人刻制的套色木刻作品,称为《套版简帖》,于1964年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徽州的木刻以人物山水见长,套色华丽,是很可贵的民间传统艺术,可与《北平笺谱》和《十竹斋笺谱》互相补充。这种遥相师而不相袭的事,正是学习和继承鲁迅精神的最佳行动。
 

作者: 
孙淑彦
来源: 
汕头日报(2013.05.26)
浏览次数: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