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珏,抗日时期在汕编撰爱国报刊

    吴珏(1906-1959),字双玉,原名元华,潮阳河溪籍,生于汕头市,父亲吴子寿先生是潮汕民主革命先驱、报业开拓者之一。吴珏自幼深受家学的熏陶,年轻时师从赵元任大师,通晓世界语、英语、俄语等多种外语,又精研国学音韵、文史民俗等,博学多才,著有多种语言音韵与文史方面的学术著作及《工夫茶说》等专著,编纂过《潮汕字典》《潮州方言志》等(大部分书稿或初版著作因其反右时落难而失落或流失于海外)。饶宗颐先生等知名学者对其学术成就曾给予很高的评价。
 
   抗日时亲临前线采集新闻
 
   吴珏青年时期受父亲影响,活跃于粤东新闻报界,曾主编过《雷报》、《风报》。《雷报》刊行于1929年,“专以敢言称,排版新颖”,是当年汕头销量最多的—份小报。1934年,他亲自创办《衡报》,该报创刊于潮安,后移到汕头,“文字颇敢言,销路不恶”,至1935年6月因经费不足而停刊。抗日战争期间,吴珏曾任第六战区抗日军队随军战地记者(六战区所辖范围为鄂西、鄂中、鄂南、湘北及湘西、川东、黔东)。他经常冒着炮火、跟随抗日军队亲临前线,采集第一手战地新闻,并手绘战区地图,及时准确向新闻界提供抗日战场我军民浴血抗敌的战地通讯。他的这一段生涯,后来在反右期间被罗列为其“历史污点”之一。这个话题在吴家曾经是忌讳的,因而详细情况后人已难以全面了解。
 
   于潮汕一带编撰爱国报刊
 
   1939年汕头沦陷后,吴珏辗转于揭阳一带,从事于教学及抗日爱国报刊的编撰工作。后来陈亦修先生(潮安人)在揭阳创办了《光华日报》,遂延揽吴珏协助编撰之事,该报社址设在榕城韩祠路。这份在榕城出版的《光华日报》以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新闻为主要内容。由于吴珏通晓多国语言,又有丰富的办报经验及文史学养,正是当时爱国新闻界缺乏的人才,因而成为其时揭阳抗日报界的佼佼者。其编撰的报纸不断揭露日寇在我国的侵略暴行、全面报道我国抗日军民英勇抗敌的新闻,对潮汕军民抗击日寇、与日伪政权斗争的事迹尤以大篇幅刊出。同时每天编译外电、介绍美、俄、英等国盟军抗击德、意法西斯的战斗。这些报道在潮汕地区产生了很积极的影响,起到了振奋人心、鼓舞军民抗战士气的巨大作用。
 
   1945年3月8日,日寇攻陷并全面占领榕城,《光华日报》社址被迫内迁,陈亦修与吴珏带领一姓程的青年及一名电台收报员到灰寨乡(今属揭西县),借乡里一间祠堂继续办报。灰寨是贫困山区,环境恶劣,诸多不便,但报社仍坚持每天出版八开单面油印《战地午报》一张,基本都是战地新闻,有时也配以手绘的战况地图,直观易读。这份报纸是吴珏每天上午把从电台接收到的国内外新闻进行编辑,再由程君协助,将报纸内容用钢板和铁笔手工缮刻于蜡纸上,再油印出来的。当年美国在日本投下原子弹和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等重大消息,就是《光华日报》最先在潮汕国统区传布的。
 
   1945年9月底,光华日报社从揭阳搬迁到汕头,设于外马路261号,吴珏仍为主编,他还亲自为该报重新题写了报头报名。几个月后报社搬到至平路54号原文明商务书局旧址。不久吴珏因有志于深入发掘潮汕历史文化而辞去该报主编。1946年9月5日,他创办的《方报》发刊,社址在汕头居平路16号。该报除新闻报道及述评外,还有“潮风录”等专栏,介绍乡邦及中外人文精粹、名家作品等,文化气息浓烈。
 
   主编、协助编撰多部潮方志
 
   1946年10月25日,由潮州修志委员会主编的《方志》旬刊在汕头《岭东民国日报》出版连载,聘请吴珏为主编。至1947年11月3日改在《大光报》(汕头版)上继续出版,并由旬刊改为周刊,主编单位名称改称“潮州修志馆”【馆址设在汕头市同益后路6号(即后来的民生路7号),1948年起至1949年解放,吴珏任馆长】。1949年4月26日,《方志》周刊同时刊登潮州修志馆启事,称“现因州志付梓,印事多忙,短期内拟暂时停版,一俟馆务稍松,当即继续刊行”。至此,《方志》共出版一百零二期,内容丰富充实,刊登了很多各地寄来可作志料的文章和实地采访所得的报告,及修志馆同人有关潮州问题的写作;目的在于沟通各方文献消息,希望得到各方面人士的补充订正,确保其可靠性,以资修志馆修纂《潮州志》选用。广大读者给予了热情支持。
 
   自1947年秋起,吴珏便在办报同时承担了协助饶宗颐先生编纂《潮州志》的重任,直至1949年志稿完成并部分付梓。现知由他独力分纂完成的有《方言志》、《职官志》,与他人共同编纂的有《大事志》、《交通志》、《实业志》、《外编》,并覆校《兵防志》、《实业志》之商业和金融部分,等等。
 
   解放后,吴珏先生先后在汕头市聿怀中学、广东省金山中学(即现在的汕头金中前身)任教。其出色的教学及其为人的高尚品格至今犹为他当年的同事和学生所传颂。1958年,吴珏被错划为右派,次年2月,身体瘦弱的吴珏先生不幸病逝于青海黑石头劳教场,时年53岁。
 
   吴珏先生的旧友人蔡起贤先生曾赋《烛影摇红·悼吴双玉先生》一词,追思纪念吴珏先生:“穷塞边头,夜深冰雪凝云闭。荒坟寥落鬼啾啾,魂也归无计。应念孤雌稚子,傍楼阴,遥天洒泪。千秋沉恨,杜宇声中,依稀心事。/鼙鼓相逢,鸥盟当日,犹记磐沟灰寨,正栖皇,同坠沧桑涕。剩得方言文字,任飘零,何人料理。只凭杯酒,一酹湘纍,人间何世”。
 

作者: 
吴游
来源: 
汕头都市报(2013.04.24)
浏览次数: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