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老生林武燕的多彩人生

    大凡戏剧影视,剧组物色演员一般都会以被选对象演过的戏作为入围筹码,成功者众;也不乏以挑战、冒险等打破常规的上位方式演红、演爆,这样的演员更须具有更强的可塑性,生活积累、表演技巧、文化修养、感悟能力缺一不可。当下潮剧舞台上一位颇具人气的老生演员林武燕,便属于后者。
 
   林武燕出生于广东省惠来县一个农民家庭,少小年华就挑起家庭重担,聪明好学却无缘进入正规大学,只能就近考入汕头戏校群艺专业。造化弄人,林武燕却结缘潮剧,学起老生,迈进潮剧艺术最高殿堂,开始寻梦之旅。广东潮剧院造就了一批批优秀人才,藏龙卧虎,林武燕能跻身其中,却非易事!
 
   光阴荏苒,当年的初生牛犊,历经十多年磨砺,如今成家立业,才华渐露。检视他多年塑造的舞台形象,个质凸显,越发成熟。这是生活阅历、自身潜质、顽强毅力、平台优势铺就的多彩之路。多样性无疑是他走向成功的基石。
 
   “皇帝专业户”,或许开始是戏迷对他入行就接过“踏棚头”任务,扮演唐明皇的缘故吧。诚然,他扮演的皇帝并不算多,但是,他扮演《张春郎削发》的皇帝一展王者气派,他塑造出《西施归越》的勾践一副险诈嘴脸,却深入人心;尤其是刻画孙权(《东吴郡主》)这位三国枭雄,更显游刃有余,独具魅力,在广东艺术节上拿奖,到上海演出得到专家肯定,赢得了奖杯和口碑的双丰收!
 
   忠肝义胆型。应该说,这一类的舞台形象与林武燕本人的价值观比较合贴。他视事业执着痴迷,他逢困难顽强面对,他待亲人勇于担当,他对朋友真诚相照……正因如此,舞台上的夺目光彩才能得到完美绽放。他演执法如山的赵少卿,竟把张长城老师的独特气韵毫无痕迹地吸纳,结合自身条件,融进个人体悟,精心设计的舞台处理同样令观众热捧,常演不衰。就连早年比较青涩的盖纪纲(《告亲夫》)、石大山(《德政碑》),也不难窥探出他爱憎分明的秉性和独特的人物处理手法;包公戏在潮剧舞台上往往被视为“老生常谈”,难以出新。但是,林武燕对折子戏《包公赔情》的处理,紧紧抓住“把情做足,把理说透”处理方法,巧妙拿捏分寸把包公刚正不阿与深情厚义的双重性格完美诠释。同样是包公,林武燕在连本戏《狸猫换太子》的处理,则是别有一格。他在竭力承延传统精髓的同时,把包公的执着、睿智、果敢、忠诚的性格特征有机融合,使其进退有节,斡旋有度,有所开掘,有所创新,时刻注重心理刻画,力求“神似”,把巧破狸猫换太子的惊天大案描摹得惊心动魄,真实可信,把包公形象塑造得可亲,可敬!从刻薄的评价中,不难考量出戏迷对林武燕塑造的包公情有独钟!更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火爆的《赵氏孤儿》,虽然同样有了前辈的先声夺人,但丝毫没有消减林武燕强大的气场。戏份足、空间大、处理自如显然是编导的恩赐,而把一个小人物程婴,演绎成潮剧历史长河里的独具大情怀的悲剧人物,单凭用心体悟尚显苍白,过硬的基功和超凡的毅力更是不可或缺。有观众后来竟然用程婴的名字与林武燕寒暄,能做到这点足矣!林武燕告诉笔者,程婴是他的最爱,并非矫情。
 
   大奸大诈型。越王勾践是移植剧目《西施归越》的重要人物。在独具思辨色彩,呼唤人性回归的主题感召下,林武燕所演的勾践,其面对西施,面对范蠡,面对王权的“变色龙”般的嘴脸立现可见,虚伪、卑鄙、险恶个性有棱有角,其可恨可憎又可怜的舞台形象竟令人久久难以忘怀。虽然该剧后来鲜有演出,然为林武燕赢得了善于刻画另类人物的良好口碑。无独有偶,林武燕担任复排现代戏《江姐》徐鹏飞一角,更具挑战性。之前名家方展荣饰演的徐鹏飞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层面。创作之初,林武燕陷入困惑,折腾、沉淀之后,终于摸索出另辟蹊径的创作路子。林武燕把半阴半阳、机智奸诈,善打迂回战术的做派植于军统精英、反共主力的身上,采用工笔手法,一言一行精雕细刻,入木三分。演出后,尽管评价不一,仍为观众青睐,网评也是肯定有加。
 
   滑稽放荡型。新编现代戏《雅娘》为近年广东潮剧院的主打精品剧目。林武燕在剧中担任重要配角——督军。戏份不多,却是编导画龙点睛的妙笔。林武燕认为,督军对雅娘的占有欲是根永远拧不到尽头的弦,他色心十足又时刻竭力维护体面,弄得啼笑皆非,鸡飞蛋打,一脸无趣,俨然是个悲剧人物。于是大胆跨行,兼融老生、丑、花脸的表演成分,加上有二度合作的名导谢平安的精妙点化,其表演尺度更加拓展,心理刻画更加深化。活脱脱的督军跃然台上,令人惊喜,在竞争惨烈的广东省艺术节上竟能分得“一杯羹”,受之无愧!
 
   舞台上的多面展现,源于生活中的用心与博采。林武燕忘不了偷闲哄妻抚儿,心系亲情,趣写童真;他忘不了老母尊前嘘寒问暖,幽默逗发老人笑口常开,孝心诚笃;与棋友博弈也俨然一副临战状态,毫不马虎;他研习书法,读贴摹贴已有年头,切磋交流乐此不疲,书艺日趋圆熟,笔走龙蛇,气势不凡,为许多戏迷和收藏者所钟爱。面对日渐增多的求字者,他始终热情应对,用心雕琢;他从帮人润色唱词入手涉猎剧本创作,苦心耕耘,写出了几个小戏,也得了几个奖,还凭着自己创作的小戏《魂断秋月》摘取广东省演艺大赛金牌。行内人鼓动他从事专业编剧,他却不假思索地解释道:“舞台是我的天地,丰富积累是为了提升表演。”
 
   做文化型演员,演绎多彩艺术人生,是林武燕追求目标。坚守潮剧,无疑是他永恒的信念。
 

作者: 
陈涣
来源: 
潮州日报(2013.03.17)
浏览次数: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