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初高僧道忞是大埔人

    《潮汕文化》第203期《顺治皇帝与潮籍高僧道志》一文,搜集了许多历史资料,综述了一位粤东名僧与清代皇帝的不平凡的交往,使读者增长历史知识开拓时空眼界。应该说,这是一篇好文章。不过,我认为此文也有美中不足之处,就是对这位道态和尚籍贯没有说清楚,只说他是“潮籍”、“广东潮州府潮阳人”,这样会使人搞不明白这位高僧究竟为何方人氏。因此,我愿在这里对此问题以及相关情况做些补充,并就教于作者和读者。
 
     道忞俗姓林,名木陈,又作木澄,因“陈”与“澄”在客家话中读音相同。清代郑昌时著的《韩江闻见录》中,有一篇文章题为《释举男》(和尚生儿子)的,开头一句就说:“木澄禅师者,大埔胡料人也,本林氏子……”。这里说的“胡料”,即“湖寮”,今为大埔县城。
 当代史学大师饶宗颐教授,有一篇题为《清初僧道忞及其{布水台集}》的论著(见《饶宗颐潮汕地方史论集》,黄挺编),其“引言部分首句说:“释道忞为广东大埔林氏子,亦称木陈。”
 
     又据“大埔木陈事迹调查组”提供的资料得知:木陈禅师出生地是大埔湖寮新村上围屋。父亲是朴实勤劳的种田人,母亲是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木陈自幼聪敏,6岁入私塾,成绩优异,家人和老师十分喜欢他,木陈是单丁,家有童养媳。前面提到的《释举男》一文所讲的故事,应是儒释两家思想在少年林木陈脑子里斗争的反映。
 
     故事是这样说的:木陈生性羡慕佛教,读了几年书后出家当和尚。有一天,他回家省亲,挨了母亲一顿骂:“你做儿子,不能孝顺母亲而要靠老婆来服侍我,已经说不过去了;今天人家生下你,你却不能生孩子传宗接代。没有后代是不孝行为中最大的,纵使菩萨真有广长舌,也不能为你解免!”他不敢辩解。只得与童养媳共宿一夜。从此十月怀胎,生下一个男孩子。后来寺中和尚得知此事,不许他出门,他只得长跪求饶,有一天,方丈指着门前大石对他说:“以后你要出门,就抱着它去!”从此他更不敢随意下山,有事出时,便遵命把石头抱出去,办完事再抱回来。
 
     大埔地方自东晋义熙九年建立义招县,后又置万川县,直至明嘉靖五年(1526)重置县定为大埔。也就是说,木陈和尚在世年代(1596-1674)其出生地就叫大埔县了。所以饶教授文章谈到林木陈籍贯时直说“广东大埔”;郑昌时书中也是这样写的。至于说大埔地方过去曾经属于潮州府海阳县,那是林木陈出生以前很久的事了。
 
     木陈和尚是位书法家,现在在他家乡有遗存墨迹。一是,在今大埔县湖寮镇五栋祠后面还有“心远地偏”屋额。这是木陈和尚为他的辞官归里的好友蓝朱公题写的屋名;二是,大埔双髻山磐湖庵还存有1666年立下的石碑,上有“弘觉国师大书磐湖庵三字榜其额”一句,只可惜真迹还未找到。
 
     木陈和尚又是诗僧,诗联都写得很好。在他家乡有个香火极盛的东衙宫,木陈曾给它题写一副对联:
 
 若奸若险,若贪若残,跪地下,虽然荐牲难邀福;
 
 若公若正,若平若直,进宫来,无待烧香自降祥。
 
     在大埔县有许多关于林木陈惩恶扬善和弘扬佛法的传说故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家乡人民对他的喜爱与崇敬,,也为我们研究这位清代高僧保存了一份珍贵资料。
 
     清世祖顺治帝驾崩时,木陈和尚十分悲恸,曾经写下挽诗七律10首,现录其第一首,作为本文的结束。
 
 忆奉征书观紫旒,斋宫就见意绸缪。
 
 几回咨决倾前席,不禁平生话尽头。
 
 百簋陈餐忘日昃,六龙返驾见星稠。
 
 銮音听隔三冬后,何意惊闻晏玉楼!
 
 

作者: 
罗滨
来源: 
潮汕风情网 http://wh.csfqw.com
浏览次数: 
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