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复古与苏辙的交游

    苏辙在济南,苏轼在密州时,与吴复古相识。吴子野,名复古,又字远游,广东揭阳蓬州乡(今鮀浦街道)人。他与苏轼交游二十余年,苏轼贬官岭南,他访苏轼于惠州;苏轼贬儋州,他又渡海相从;后来在送苏轼北还途中去世。清·乾隆周硕勋《潮州府志》卷三十“人物下·隐逸”条载:“吴复古,字子野,揭阳人,父为侍讲。当荫官,逊于庶兄,居父母忧,庐墓三年。熙宁间弃妻子,筑远游庵于潮阳之麻田山……眉山苏氏兄弟尝与游,问养生,对曰安曰和。及轼南迁,见于正阳,无一言……后卒于麻田山。”同书“茔墓”条亦载:“高士吴复古墓在直浦蔴田山下,先卜居于此,因葬焉。”广东潮阳麻田山(今灶浦镇金沟岭)有吴所建“远游庵”及苏轼所题“复古桥”、“听泉石”石刻。吴氏后裔在广东汕头陵海村建有“三让堂”,以纪念先祖吴复古。
 
   吴复古与苏辙相识的时间比苏轼还要早。熙宁六年(1073)十二月,李师中(诚之)移守齐州,吴复古即在李师中处邂逅苏辙,这是吴复古与苏辙首次会面。元祐年间,苏辙兄弟在京,吴子野曾入京,与李士宁、蓝乔游:“惯从李叟游都市,久伴蓝翁醉画堂。不似苏门但长啸,一生留恨与嵇康。”苏辙自注说:“子野昔与李士宁纵游京师,与蓝乔同客曾鲁公(即曾公亮)家甚久。”(《答吴和二绝》)尔后,苏辙兄弟贬官岭南。在这期间,吴子野仍与苏家友好往来,探视苏氏兄弟,曾到惠州、儋州,为苏辙兄弟传书带信。苏辙迁循州(今广东龙川),他又来到循州探访。两人前后有过四次会面,苏辙一共为他写过四首诗。
 
   大约绍圣、元符年间,当时吴复古辟谷却睡,苏氏父子兄弟都曾作诗赋其事。苏辙所作《赠吴子野道人》诗云:
 
   食无酒肉腹亦饱,室无妻妾身自好。
 
   世间深重未肯回,达士清虚辄先了。
 
   眼看鸿鹄薄云汉,长笑驽骀安栈皂。
 
   腹中夜气何郁郁,海底朝阳常杲杲。
 
   一廛不顾旧山深,万里来看故人老。
 
   空车独载王阳橐,远游屡食安期枣。
 
   东州相逢真邂逅,南国思归又惊矫。
 
   道成若见王方平,背疗莫念麻姑爪。
 
   诗中描写了吴复古辟谷却睡,独身处之,静坐修道的情景。方外之人吴复古之所以能始终保持同苏辙兄弟的情谊,原因之一就在于他的少思寡欲,无求于世:“食无酒肉腹亦饱,室无妻妾身自好。世间深重未肖回,达士清虚辄先了。眼看鸿鹄薄云汉,长笑驽驭安栈皂。”称赞吴复古志气高远,性情清虚,对世事有先见之明。“东州相逢真邂逅”,东州即齐州。《苏轼文集》卷五十七《与吴秀才》第二简:“与子野先生游,几二十年矣。始以李六丈待制师中之言,知其为人。李公人豪也。于世少所屈伏,独与子野书云:‘白云在天,引领何及。’”书作于绍圣间谪惠时。《苏轼文集》卷十二《北海十二石记》:“熙宁己酉岁,李天章为登守,吴子野往从之游。”《宋史》卷三百三十二《李师中传》谓熙宁间守登,复守齐。前已及。师中守齐时,复古当往齐,故叙其事于此。末句预言吴复古能得道,但也以王远见麻姑的传说,暗示修道有杂念要受惩罚的可能性。在诗中,他通过一个个带有道家意味的复合比喻,以戏谑调侃的语调,和他的道门朋友之间进行心灵的沟通。
 
   《苏辙年谱》卷六载:苏辙作诗寄赠吴复古(子野)。《苏轼文集》卷五十七《答吴子野》第一简:“济南境上为别,便至今矣。”作于元丰四年(1081)。知复古未来徐州,辙诗乃寄赠。轼所云“济南境上”,乃这今年元月间事。晁补之《鸡肋集》卷十三《赠麻田山人吴子野》题下原注:“余见待制李公诚之于汶上,苏密州在焉,始闻子野名。”诗首云:“汶阳我昔见苏李,人言吴子归未几。长啸春风大泽西,却望麻田山万里。”盖可证明复古未至徐州,乃归粤。晁补之会李诚之、苏轼于汶上,乃本年二月上旬,苏辙未与其会。辙此诗云“东州相逢真邂逅”。乃叙熙宁七年与复古相晤,详该年“尝晤吴复古”条纪事。辙诗“东州”下句为“南国思归又惊矫”,与补之诗意略同,谓其归粤;“惊矫”谓复古如龙蛇出没,不可把握。辙诗实为寄赠。
 
   绍圣三年(1096)陆惟忠(子厚)、吴复古(子野、远游)来筠州谒苏辙。旋往惠州谒苏轼。《苏轼文集》卷六十七《书陆道士诗》谓惟忠:“谒子由高安,子由大赏其诗。会吴远游之过彼,遂与俱来惠州,出此诗。”《苏轼文集》卷六十八《书陆道士诗》,作于这年十二月八日,时陆、吴已至惠州。陆、吴至筠州,或在夏、秋间。元符元年(1098)八月吴复古在儋耳处辞别东坡赴循州,与苏辙相过从。元符二年(1099)吴复古来,雨中招之,作诗。当时苏辙有赠吴氏的三首绝句,即《栾城后集》卷二《雨中招吴子野先生循州作》云:“柴门不出蓬生径,暑雨无时水及堂。辟谷赖君能作客,暂来煎蜜饷桃康。”自注“循州作”。诗有“暑雨无时水及堂”,复古之来盖在夏季。诗又有“辟谷赖君能作客,暂来煎蜜饷桃康”之句,盖复古习吐纳,故云尔。辟谷是道家修道养生的方法,即服药而不食五谷,是修道的一种方法。吴子野与苏辙同时共修养生之道。以复古辟谷,故而能作客。桃康,据道家书《云笈七签》十一《脾长》,乃神名,据说主阴阳之事。苏辙中年以后很注意道家的养生术,所以他感谢吴复古来陪他“修炼”。
 
   元符三年(1100)正月,哲宗病死,徽宗即位。吴子野得知苏轼将内迁,又再次渡海到儋州向苏轼报告消息,并向苏轼出示苏辙所赠诗,诚挚友情,令人动容。苏轼有《次韵子由赠吴子野二绝句》。吴复古次韵,但其诗不见,苏辙复次韵答之。兄苏轼亦有次韵。苏辙回忆前尘往事,有诗《答吴和二绝》,其一云“三间浰水小茅屋,不比麻田新草堂。问我秋来气如火,此间何事得安康?”其二云:“惯从李叟游都市,久伴蓝翁醉画堂。不似苏门但长啸,一生留恨与嵇康。”诗自注:“子野昔与李士宁纵游京师,与蓝乔同客曾鲁公(曾公亮)家甚久。”《舆地纪胜》卷九十一《广南东路·循州·景物上》:“浰溪:龙川江,一名浰溪。”“问我秋来气如火”,点出时间是秋。盖复古自暑来,在循州已有时日。复古不久离循州,经广州去儋,会晤苏轼,并出苏辙之作,苏轼为之次韵。苏轼内迁廉州(今广西合浦)时,同行的除苏过,还有吴复古。吴复古与苏东坡在雷州分手,仿佛有一种预感,于是追至清远,与苏东坡同游广庆寺,染病,不服药而逝。苏东坡大恸,作文祭之,成为他一生极少写的祭文之一。
 
   从苏辙的诗句中,大致可了解到吴复古的一些生活状况:如在麻田山修搭草堂,以及先前纵游京师的经历等。苏辙与其兄苏轼对于佛老之学均有深刻的体认,在修道的实践上,比起其兄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方面与吴复古应是有较多共同的语言的。
 
 

作者: 
达亮
来源: 
潮南·总第115期
浏览次数: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