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簿”吕匹

    天上有雷公,地上海陆丰。海陆丰,不仅是众所周知的红色政权的根据地之一,是著名农民运动领导人彭湃的家乡,更是岭南地区有名的戏窝子。在这里,迎神赛社的风气非常浓重,聚集了被称为“岭南濒危剧种”的西秦戏、白字戏、正字戏三大戏种。当然,更重要的是,那里还有许多热爱看戏、痴迷演戏的海陆丰人。人称“戏簿”的吕匹,便是其中之一。
 
   吕匹,想必今年有八十好几了吧?他是当年东江纵队的老战士,打小的时候从香港回国,便一直辗转于海陆丰从事革命事业。吕匹的一大嗜好,便是他念兹在兹的海陆丰的地方戏曲。无论是西秦戏、白字戏,还是正字戏,吕匹都是如数家珍,追本溯源,尽收眼底。人称“戏簿”的他,似乎可谓是海陆丰地方戏曲天然的监护人。
 
   吕匹不仅自己爱看戏、爱听戏,而且还致力于地方戏曲的保护、发掘、整理和研究工作,称得上是满肚子都是西秦戏、白字戏、正字戏的知识学问。凡是有关海陆丰戏曲的文章,几乎有一半以上都和他有关。他勤于笔耕,大大小小发表了的文章,他自己剪辑收藏的,就达十几个本子。每个戏种前前后后的艺人,上至名角,下至龙套,他心里一清二楚;每个戏种的因缘流革,各个艺人的前世今生,他更是张嘴就来。
 
   早在几十年前,吕匹就亲自实践了所谓的戏曲研究的田野工作,走遍了海陆丰的山山水水、村村社社,与许多老艺人、乡民渔民都结下不解之缘。因此,只要研究中国地方戏曲的人到了海陆丰,不论是日本的中国戏曲研究大家田仲一成,还是国内戏曲界领军人物之一的康保成,乃至于许许多多从事岭南地方戏曲研究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基本上都找过他。
 
   吕匹痴迷海陆丰地方戏曲,除了感情上的热爱,更有一种地方文化传统的赓续道义在里头。尽管吕匹自己不会演戏,但他的岳父、夫人可都是著名的西秦戏名角。文化大革命年间,他冒着生命危险,珍藏着当时许多珍贵的地方戏曲资料。此后,多年来他不仅为海陆丰地方戏曲的发展呕心沥血,还自己花钱收藏、整理了一大屋子的资料。修炼内功的同时,吕匹更是“上蹿下跳”,热心帮助剧团和艺人解决现实困境,奔走呼吁、不遗余力。而今,离休后的吕匹别无所求,然每每虑及海陆丰地方戏曲目前的濒危局面,仍然整天忙于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保护、抢救工作。
 
   如今,“岭南濒危剧种”的西秦戏、白字戏、正字戏,已经被列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引起了许多方面的关注。中山大学著名的戏曲研究专家康保成教授,更是带领着自己的一批博士生,多年来深入海陆丰田间地头,致力于西秦戏、白字戏、正字戏的整理、研究工作。而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们”得到了更多人的喜爱和珍视,吕匹更闲不住了。他一边热心奔忙于给博士生们张罗吃住、和老艺人“牵线搭桥”,一边更是坦荡无私地奉献出自己收藏了近半个世纪的戏曲资料。与此同时,他还得花费自己的许多时间,向这些年轻的研究者们倾囊相授自己积累了一辈子的戏曲心得体会、掌故佚闻。一遍又一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隔三岔五,他还得陪上茶水、饭菜,尽地主之谊。
 
   “戏簿”吕匹,这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为了岭南故土上的这些戏曲艺术奇葩,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
 
 

作者: 
NULL
来源: 
潮人在线 http://www.chaoren.com
浏览次数: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