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尹能吏陈光世

    陈光世,字复振,号雪坡,龙溪都岐石里(今惠来县岐石镇岐石村)人。生于明朝正德十三年(1518),祖上陈原父,原籍福建莆田,南宋时任海丰县令,任满后因战乱不归故里,乃卜地居于岐石,数传至陈仁凯,仁凯生四子,光世排行第四。
   光世童稚时十分聪慧,10岁便能诗文。平素博览群书,善于吟咏,工音律,艺林知名。嘉靖二十八年(1549)岁贡而入国子监,时年32岁。卒业后以教书为生,有过一段不同寻常的经历。
   嘉靖三十七年(1558)十月,有漳州人引导倭寇作乱,夜袭岐石,光世为一漳人头目所掳,这头目平时喜欢鼓琴,常于闲暇时鼓琴自娱,光世原便善于音律,每逢漳人鼓琴,他便从容静听,被漳人头目发觉,叱问之,光世从容回答,并指出其音律不谐之毛病,漳人不信,命光世鼓之,光世调整弦线,鼓之十分悦耳。漳人信服,知他是个儒者,不忍掠做奴隶。被困一旬便被释放出来。光世经此,对倭寇生活行止有所掌握。出来后,便对地方防倭机关设谋献策,果有效果。嘉靖三十八年(1559),他为道台林心泉拟订驱逐倭寇计策,取得胜利。后又上书兵宪张道台,陈述剿抚海盗山寇的策略,都获采纳。又上书胡知县,反对假借剿抚贼寇之名,而剥削地方百姓之实,也见批准。他为地方治安工作,尽心尽力,做了许多有益工作。
   嘉靖四十四年(1565),由于地方的推荐,光世上京待选,授山东省钜野知县,时年48岁。钜野县过去是个政务混乱的县份,经常河漕为患,又多豪强顽民,历任知县都束手无策。光世到任后,办了几件事:一是治理豪强,执掠几个为首者,教育处理,直到豪强不敢胡为。二是取消例金,杜绝送礼行贿。三是申减劳役。这三件造福于民的好事,在民间立威、立信,人民敬服。
   接下来,光世奉报县内有白莲教徒图谋不轨,要求出兵剿灭。光世经详细调查,知是边境农民因水利问题与邻县起争端,有些人遭邻县拘捕,故而聚众起来要求邻县放人,既非白莲教,也非谋反。于是,光世便发出公文,说明真相,申明利害。同时一面要求邻县放人,以免事态闹大;一面约束本县农民不得轻举妄动,触犯法律。不久,被拘的人放回来了,闹事的众人到县衙听候处理,一场即将造成两县械斗的大事就这样平息。这样的处理方法,得到朝廷观察使胡公的赞扬。
   那年秋天,黄河决口,漕道淤塞变成陆地,工部尚书朱衡决定另凿河道。这是件浩大工程,沿河各县需民夫50余万人,材料、工具、伙食等费用,钜野县便需费万两以上,工程严峻,任务繁重。光世亲自督工浚河,他认真规划、节约材料,以减轻人民负担。挖河时常碰到粗大岩石,撬不开,扛不动。光世召来铁匠,教他们铸造雷公嘴凿(尖嘴硬锄),削榆木为柄,用力一击,石立刻裂开。使浚河工程,进展顺利。光世日夜操劳,常临工地,风吹雨打,都与民工共进退。县令如此,民工更是努力,不久,漕道终于开通。工部尚书朱衡赞他为“通漕贤尹”。总理河道都御史潘学驰也很器重他。
   陈光世官场顺利,本可大展生平志向。但却事出意外,朝中有一御史王某,推荐他的一位朋友来见他,要求光世送他一份厚礼,以后王某便会推举光世高升。明朝官场,是有此交换的。但光世为人正直,不愿体事权贵,况自己为官清廉,也办不来厚礼,于是拒绝。遂为御史所弹劾,拟谪林安。幸得胡给事闻知内情,代为申救,弹劾不成。这件事让陈光世有点灰心,便有了退隐之念。因此三次上书求退,未获准。有人劝他请调别处。他以少时梦中题诗有“西狩获麟”之句,今西郊有地名“获麟所”而仕途果止于此而已,获皇帝批准。任官只有一年,辞归。
   陈光世在家闲居20年,万历十四年(1588)卒,年69岁。著有《雪坡集》传世,《惠来县志》有其传略。

作者: 
林道成
来源: 
揭阳日报(2012.09.30)
浏览次数: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