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世平,一位彻底的大慈善家

    庄世平,一位在香港上空挂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的潮籍银行家;他用1万美元起步,在香港创办了第一家中资银行;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他在内地创办了第一家外资银行,并发行了中资银行系统的第一张信用卡…… 
 
     庄世平,一位把自己6个子女从香港送回内地效力祖国的爱国者;他为李嘉诚搭桥并且充当“执行总监”完成创建汕头大学这样泽惠千秋的旷世伟业;从改革开放至逝世前,他无偿组织华侨捐资给国内卫生、教育事业超过30亿元;他生前把两家如今资产达2000多亿港元的银行都无偿地捐给了国家……
 
     “我这一生,写过众多人物,包括政界、企业界领袖;包括作家、教师、社会贤达;也包括科学家、劳模、工人、农民以及商贾小贩,三教九流,但没有一个人像庄老,令我心仰神驰,久久不能忘怀。”一位采访过庄老的特约高级记者如此说。
 
       这位高级记者说:庄老给我第一印象是一个十分朴实、安祥、平和的老人,花白头发,宽脑门正鼻梁,颧骨凸出,白眉略耸,两眼若思。听觉特灵,反应机敏,是一位历经沧桑、德高望重的智者、长者。衣着整洁、得体,但坐下仔细端详,发现整洁的白色衬衣的衣领居然有破损,显然穿得很久了。一个全国、香港赫赫有名的侨领、金融家,居然穿着破旧的衬衣,这是人们万万没有想到的,也给我心灵极大的震撼。
 
     庄世平,1911年出生于广东省普宁县果陇村,1934年,北京中国大学经济系毕业,抗日时期,他奔走于东南亚以及祖国边陲等地,将华侨支援抗战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国内,解放后,他从事金融事业,周恩来总理曾经如此评价:“潮汕为中国革命贡献了两个经济人才,一个是理论的许涤新,一个是实践的庄世平。”
 
     享年97岁的庄老一生辛劳,为祖国,为家乡贡献了毕生的才智,伟大的人格魅力震撼着每一个人。
 
     创办香港第一家中资银行
 
     1949年仲夏的一个夜晚,庄世平应邀到九龙弥敦道185号方方、苏惠处所,就是在这个晚上,一个重大的决策出世了,方方把在香港创办银行的大任交给了庄世平。
 
     在征求过经济学家马寅初意见以后,方方对庄世平说:“说实在的,让你创办银行,我很难给你多少支持,真让你勉为其难了。”庄世平很感谢党组织对他的信任,表示虽没有雄厚的黄金储备做准备,但不等于不能办,“财富是事业的基础条件,但财富终究是人创造的。”
 
     方方非常欣赏他这句话,攥住他的手,紧紧握着。“创办银行的大任,我就交给你了!
 
     经过紧锣密鼓地准备,1949年10月1日,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按动电钮,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并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两个月以后的1949年12月14日,在香港最繁华的中环区德辅道中167号,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南洋商业银行”这一天开张大喜,并悬挂起鲜艳夺目的五星红旗,这也是香港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庄世平创办南洋商业银行,只筹借了1万美金作为开办费,这在中外银行创办史上,可能是仅有的先例。
 
     送6个儿女回内地为国效力
 
     上世纪50年代初,他毅然决定送6个儿女回国学习,要他们学成以后为国效力。他告诫子女,我这一生都是为建立新中国而奋斗,你们是祖国儿女,要为祖国贡献自己的力量。但因“左”的思潮影响,他的几个孩子被认为是“大资本家”子女,政治上受到歧视、打击。3年困难时,大儿子荣叙因分在偏远乡镇得了水肿病,国内医治无效,转入香港,刚医治第四天,庄世平闻讯,当面训斥儿子:“全国人民都活得下去,你骄贵什么!”硬逼着儿子回来。实在难以生活下去,荣叙又偷偷返回香港,改名换姓,帮人打零工、搞加工、送货、当出租司机,不敢让父母知道自己已返回香港……其他几个子女,除小女如明被国家送出国外深造,也都好不到哪里。凭庄世平权力、威望和广泛的人际关系,他完全可以为子女找到一份前程远大的工作,但他就是不这样做,还不许朋友帮助这样做。而对朋友、对身处逆境的老战友、对家乡困难群众、对灾民、对贫困孩子,他都出手大方,特别对灾民,他奔走呼号,所募捐款,每年在几千万、几亿之多……
 
     据了解庄老的知情者称,南洋商业银行,拥有几百亿资产时,身为董事长的庄老却舍不得为自己购专车,上班步行或搭电车,而他在香港的住房,还是几十年前香港中国银行分配的,仅100平方米多一点。他出外洽谈商务,甚至上北京参加人大、政协会议或参加中国银行董事会,从不坐头等舱,只坐普通舱。
 
     为经济特区激愤直言献良策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庄老特别对特区的创建、发展贡献良多。这是他晚年的又一辉煌。
 
     1979年底,广东省委、省政府邀请港澳人士来广州参加有关广东省有关改革开放、创办特区的座谈会,庄老针对创办特区存在的思想障碍、“两个凡是”的禁锢及政策上的条条框框限制,作了一个小时的激昂慷慨又十分中肯的发言:“为什么要办特区呢?中国国内和广东省政府十分明确,就是要发展经济增加就业,尽快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邓小平同志说要由此杀出一条血路,我们的理解是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再不把人民群众的生活搞好,关系到我们政权的稳定,关系到社会主义的顺利发展。解放以来,我们今天批这个,明天批那个,今天学这个理论,明天学那个论述,偏偏就忘了马克思主义最经典、最根本的一条:物质是第一性的。社会主义的人民群众没有丰富的特质基础,还有什么优越性!我们不能让人民群众再失望下去了,失民心者失天下呀!”
 
     庄老提出,办特区,引进外资,引进先进科学技术,引进先进的管理经验,增加就业,无疑是提高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加速经济发展的好路子。世界创办特区已有400多年历史,世界上以取得经济效益的特区已有350多个。国际形势对我们十分有利,经历70年代中期世界性衰退之后,许多游资渴望投资,仅香港就达200亿至250亿游资。创办特区正逢其时。但作为创办特区的后来者,如何后来居上,或后发先至?
 
     庄老强调,必须在软硬环境建设上,尤其是方针、政策、做法上更有吸引力。硬件方面,交通、通讯、水、电,还有各类先进的现代化服务设施,应尽快着手规划、完善、提高;软件方面,关系整个方针、政策、管理效率、优惠条件、劳动素质等等,状况不佳,深感忧虑。庄老严厉批评出入境手续繁琐、人员粗野、办事拖拉、效率低下,以及管理人员中腐化分子贪污、行贿受贿等等。
 
     有这样一个细节,1979年,庄世平参与广东经济特区政策法规的制定,力挺按经济规律制定政策。庄世平激愤直言:“若不按经济规律、不按国际惯例办事,这样的《特区条例》定它何益?如果这样的条例拿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表决,我和港澳的代表将投弃权票……” 
 
     原广东省委书记兼广东省经济特区管委会主任吴南生这么说:“办特区,庄世平是我的老师。” 
 
     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透露最早办特区的设想,就是同庄老商议的。是庄老提供了世界上创办出口加工区、特区的丰富资料和信息,没有这些丰富的资料、信息作参照,特区设想不能具体化。
 
     吴南生关于应将“出口特区”,改成“经济特区”给中央的报告,也是同庄老商量以后才写的,因为“出口特区”,远远不能概括社会主义国家建立特区的内涵、目的。由于述理充分,中央正式批准叫“经济特区”。从此“经济特区”这个新生事物,在沿海、内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享誉世界。
 
     建设汕头大学“执行总监”
 
     华侨首富李嘉诚从70年代后期起,对潮汕地区的巨大捐献,从居民楼到医院、桥梁、学校,以及以巨资建设国内外一流的汕头大学,这既是李先生爱国爱乡的“乡梓情结”,中间也有很深的“庄老因素”。庄老不仅是牵线搭桥,而是全程跟踪、全程服务,每一笔捐款都落到实处,使之发挥最佳效应。庄老的亲躬亲为,呕心沥血,令人十分感动。
 
     1978年9月,国务院为加强广大华侨和港澳同胞的凝聚力、向心力,决定邀请华侨和港澳同胞代表参加国庆观礼。港澳组织了以庄世平为团长,团员包括李嘉诚等著名实业家和社会知名人士。这一行人出席了人民大会堂国庆招待会、国庆文艺晚会,又在北京、成都、重庆、三峡、武汉各地参观。他们都萌发了要为国家做点事的想法。李嘉诚心情更加急迫,希望庄老尽快为他落实。庄老说:“快了,快了”。
 
     此后,李嘉诚开始了对家乡的捐款建设,其中,最典型、最值得浓抹重彩写上一笔的是由李嘉诚出巨资,由庄老自始至终运筹的创办国内外一流的汕头大学。
 
     1980年5月24日,是一个重要日子,庄老还清楚地记得,这一天,汕头大学筹委会经广东省委批准,宣告正式成立。庄老提出,可在香港成立基金会,让创办汕头大学信息很快传达到港澳同胞和广大华侨,特别是潮汕籍同胞和华侨中间,动员他们捐资建校。无论庄老,还是吴南生等,他们把最大的希望聚焦在虔诚的爱国主义者、乐善好施的李嘉诚身上。
 
     这一年,李嘉诚和庄世平有过一次历史性谈话。
 
     李嘉诚:“世平兄,你说,人生什么最有意义呢?”
 
     庄世平:“兴学育才最有意义。像陈嘉庚先生一样,名字和他创办的厦门大学和集美学校联系在一起的,这样的人生最有意义。”
 
     之后,一个伟大的工程开始了……
 
     李嘉诚对汕大的捐赠,成倍甚至呈几何级数增长,1989年达5.7亿港元;1997年底,达12亿;2001年更达18亿之巨,之后,超过20亿元!这其中,庄老实际上扮演的是汕大建设执行总监的责任。
 
     李嘉诚捐巨资创办汕头大学,是一个功在当代,泽惠千秋的旷世伟业;李嘉诚还坚持不以自己和先祖名字冠名,但汕头大学在潮汕乡亲中心,在中国人民心中,是一座永恒的丰碑。这座丰碑当然首先应镌刻李嘉诚的名字,同时也应镌刻庄老,庄世平的名字,因为庄老实在为之付出了太多的才智和心血,他理应得到这份荣誉和尊重。
 
     一生为他人,为公益
 
     就在庄老逝世的前一年,接受《亚洲资本》的一位高级特约记者采访时说:“我也老了,有些事自己不能亲做亲为,各方面需要我帮助协调协调,组织组织,出出主意,但我决不会指手划脚。人老了,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做点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事,尽点心而已。光说各种捐款吧,每年都达几千万、几亿,不尽心上心行吗?”庄老说得那样平淡平静,但他的话就像涓涓溪流,清彻而滋润。
 
     这就是庄老,直到生命的最后,还在为公益事业奔忙。
 
 

作者: 
NULL
来源: 
天下潮商 http://www.txcs88.cn
浏览次数: 
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