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猷——骏马谋大略 长啸声自远

    7月17日,潮阳籍中科院资深院士、中国现代声学开创者和奠基人马大猷先生走了。
 
     或许,你不曾听说过他。
 
     但,只要你走进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就会被他主持设计的声学系统所感动——无论你站在哪个角落,都能清晰地听到主席台上演讲者的每一个发音。
 
     但,只要你看到城市里伫立的交通噪声显示牌,就会钦佩他的远见卓识——是他在1973年召开的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上,提出噪声应与废水、废气、废渣并列为环境污染四害问题之一,并在1982年组织制订了《城市区域环境噪声标准》。
 
     早年接受的声学“启蒙”
 
     马大猷先生对声学的热爱,似乎从孩提时代就开始。他1915年3月1日生于北京。与父亲一起客居北京潮州会馆,马大猷记得很清楚的是童年后院里的臭椿树,以及南院里的石榴和夹竹桃。每到初秋,遍地蝉声,激发了马大猷的浓郁兴趣。蝉,以特有的生活习性和退化了的鼓膜发声器,发出高亢而动听的鸣声为人们所熟悉。有关蝉类鸣声和发声的研究,也早就引起生物学和声学家们的极大关注。
 
     或许是童年志趣的潜移默化,进入北京大学,马大猷因罗常培教授和同学的影响,也成了音乐的痴迷者。他不仅吹笛子,拉二胡,还唱昆曲;而且收藏了许多唱片。当时北大有个全校公用的浴室,马大猷经常和同学在浴室里唱歌,因为浴室不太大,有声音的反射,混响的时间长,在那里唱歌有墙壁的回音,他特别喜欢在那里沐浴时唱歌。
 
     美国声学界首位中国学者
 
     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物理系主任努特森教授是国际声学权威之一,1937年底,马大猷听从前辈吴有训先生的建议,到加州大学当努特森的研究生。 
 
     努特森的另一位学生博鲁特比马大猷早到加州大学,马大猷和他切磋的时间最多,并一起开展了合作研究。有一次,博鲁特因为推导出了个适合于声频范围内简正波频率分布的新公式,所有人都为此祝贺。从小爱思考的马大猷,养成了“鸡蛋里挑骨头”的钻研性格。他思前想后:难道博鲁特公式就无懈可击?科学的本意不就是倡导“简单”、“和谐”?那种繁杂的公式本身不就是缺陷?马大猷为此感到非常困惑,悄然离开了庆贺的现场。 
 
     第二天,马大猷草草用过早餐,便一个人独思博鲁特公式。忽然,他灵机一动:何不用频率空间的体积计算,以求出简正频率的数目? 
  
     马大猷很快推导出一个简捷的公式,急匆匆跑到教室,向同学们和盘端出他的推算。大家惊呆了,顷刻响起热烈的掌声。博鲁特也走近他,向他祝贺,承认马大猷这一开创性方法比自己的“更为有用”。 
 
     经过反复推敲,马大猷的论文在1938年秋天美国声学学会的年会上宣读,引起了强烈反响。从此,在世界声学史上,马大猷这一公式被认定是“波动声学的一个基本公式”。 
 
     1940年,25岁的马大猷获得了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成为该校历史上第一个用两年时间就获得博士学位的人。这时他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是因为国内的战事正紧,美国的同学劝他不要回国,愿意把自己的奖学金给他,他爱做啥科研就做啥;二是国民党政府要在美国购买武器,希望既懂技术又懂英语的在美留学生帮助。马大猷征求了在国内的恩师朱物华的意见,恩师告诉他不要为国民党政府做事,希望他到已并入西南联大的清华大学工学院任教。老母尚在沦陷区被困,为国为家,马大猷决定立即启程回国。 
 
     马大猷回国途中,纽约正开世界博览会,他在参观时特别注意贝尔实验室的“语言演示器”,那是世界上最早的语言合成器,“它比现在会说话的计算机差远了,但这个开始很重要,对后来语音计算机的发展影响也很大。”马大猷说。 
 
     马大猷还在盐湖城参观了摩门教堂。该教堂全是木结构,不用钉子,可容5000人,即便是讲坛上掉了一根针,后面的地方都听得清清楚楚,是世界建筑声学中一处有名的建筑。马大猷心存敬慕,默记在怀,这也为他多年后主持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声学设计,留下了触类旁通的成功伏笔。
 
     北大工学院首任院长
 
     马大猷一路辗转,最后从越南的海防港进入昆明。 
 
     马大猷教书受到学生和老师的一致好评,27岁就成为西南联大工学院的教授,是西南联大当时最年轻的教授,吸引了年轻的白族姑娘王荣和,两人结成了伴侣。这位心地善良的医科学生,成为了他终生的“守护神”。
 
     马大猷在美国时所学课程多与无线电通信有关,马大猷回国后就想为抗日战争出些力,但事与愿违,腐败的国民党政府竟无人过问。马大猷自己做科学研究,几年中,他做了颤动回声、声场起伏现象等论文,大部分都是在国外发表。
 
     1943年,马大猷被美国声学会选为会士,成为中国科学家在该学会的第一位会士。
 
     抗日战争胜利后,年方31岁的马大猷出任北京大学工学院首任院长。
 
     人物档案
 
     马大猷,祖籍广东潮阳县上寨村,我国著名物理学家、无线电学家和教育家、我国现代声学事业的开拓者和重要奠基人。他围绕国家发展“两弹一星”的战略目标开展一系列研究工作,奠定了中国次声学研究基础;他提出微穿孔吸声理论,在国际上引起了巨大反响,发明的微穿孔板吸声体如今已在建筑声学和噪声控制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古稀之年,他还带领青年学者进入非线性声学领域,在大振幅驻波的理论和实验研究方面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
 

作者: 
NULL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07.26)
浏览次数: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