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章 潮汕讲古坛佼佼者

    陈世文一直被公认为(潮语)说书艺人中的佼佼者。而潮安当年有个陈章,其(潮语)说书艺术技巧一点不比陈世文逊色,甚至有人认为,若潮汕说书艺人排座次,第一把交椅非陈章莫属。
 
     “文革”前,汕头地区群众艺术馆曾举办过四种文化室活动骨干培训班,为期一个月,“学古”班便是其中之一。其时汕头地区管辖九县一市,主办单位要求每个县市各选拔3名说书艺人前来接受培训,共培训30人。我并非说书艺人,却被主办单位借去当了该班班主任。陈章与陈世文均是被当地文化主管部门选拔参加培训的学员。
 
     “学古”班学习的项目之一是每个学员自选一个自己最拿手的节目在班上讲演,然后互相评论。陈章讲的是《人民公敌蒋介石》。他一开讲便先声夺人,全场轰动。其他三个班的学员也来听讲,一致赞扬“真精彩,太好听了!”30名“学古”艺人全讲完后,进行评议,人人说陈章讲得最好,有些学员当场拜陈章为师。
 
     培训结束后,各学员回本地,多人与我通过信,陈章与我通的信最多。首封信他告诉我他已为本县某单位吸收为工作人员,定为行政级22级,每月工资50多元。第二封信再报喜,说地区广播电台与本县广播站均为他开辟说书栏目,一再邀请他去这个栏目上说书。后又来信说他越来越忙,本县与他县不少戏院纷纷邀他到戏院举办说书专场,不论座别,每张票一律卖一角钱。他已应邀到十多家戏院开办了十多场说书专场,场场满座。信中也流露一点怨气,说专场的收入虽很不错,但均归公,由其工作单位收去,本人所得甚微。我随即写信鼓励他:本地区艺术水平最高的潮剧院一团进戏院演出,每张前座票也仅售4角,后座楼座则只售3角、2角,他们人数60多人,每过点到一个戏院去,起码要动用数辆客车、货车载人运道具,花许多费用。而你进戏院讲古只凭一人一张嘴,一张小桌与一台扩音器,费用极少,而且更重要的是,你此举能满足很多人的文化娱乐需求,是件很有意义的事哦,鼓励他继续把进戏院开说书专场的好事坚持下去。
 
     过了一段时间,他来信告诉我,他单独一人被下放到一个偏僻山区生产队去改造。约过一星期后,他的另一封信告诉我他下放后生活很轻松,生产队给他的任务是每天拾一粪箕牛粪,这一任务他天天超额完成,全是农民们替他拾的。他幽默地说:“好听的古化成牛粪。”农民们爱听其讲古,对他说:“你天天为我们讲一段古,我们帮你拾牛粪。”
 
     此后,很长时间我没再接到陈章来信,我主动写信给他,也无回音,不知他究竟出了何事。
 
     终于有一天,我得到了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陈章与他一个22岁的侄儿因偷渡出境被抓获,叔侄均被判了死刑!我好几天心情难以平静。
 
     斯人已逝,潮汕人再也听不到陈章那精彩的讲古了。
 

作者: 
黄流星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2.05.28)
浏览次数: 
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