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博物馆举行沙飞摄影展纪念其诞辰百年———南澳:中国革命摄影先驱发祥地

    今年5月5日,是中国革命摄影先驱者,拍过中国抗战代表图像之一《八路军奋起抗战—战斗在古长城上》,和鲁迅、白求恩、聂荣臻手牵日本4岁孤女美穗子等一系列珍贵照片的沙飞(1912─1950)诞辰100周年。从5月4日起一个月中,国家博物馆举行沙飞摄影展览纪念之。
 
   他是在76年前即1936年于汕头工作时,前往粤东南澳岛拍摄《南澳岛─日人南进的一个目标》,成为中国摄影界首次以国防为主题而作出的摄影报道,他也从此走上了革命摄影家道路。南澳岛,是他一生光辉的发祥地。
 
   赴南澳岛摄影
 
   开始了革命摄影家之路
 
   沙飞,原名司徒传,出生于广东州,父亲司徒勋在广州经商。沙飞19岁高中毕业时,父亲就破产了。沙飞20岁(1932年)时来粤东汕头市电报局无线电台当报务员。1933年他与同事、潮安县彩塘镇人王辉(1911─2005,后为八路军办事处财务人员)结婚(生两男三女皆健在)。
 
   1934年同事李泽邦奉命到南澳军用电台当台长,沙飞的三弟司徒强此后也到李泽邦手下当报务员。沙飞便有时去南澳岛看望李泽邦及三弟,对海岛在国防上的战略作用有所了解。李泽邦通过在南澳的日本浪人所发出的电报,发现日本对南澳的企图,遂电告沙飞。
 
   1936年6月,以新闻的敏感和挽救民族存亡的高度责任感,喜欢业余摄影而又忧国忧民的沙飞,携带摄影机,自费从汕头港坐木帆船,历经六七个小时海上颠簸,于前江湾改坐竹排登上沙滩,到达县城隆澳。歇息后,又翻山越岭,向东北走到古城镇深澳,停留后再往东奔向青澳,后走南抵云澳,再返隆澳。
 
   他不怕艰辛,跋涉全岛,耳闻目睹,深入了解南澳的历史、人文、地理,特别是日本浪人的踪迹,用学到的摄影技术,拍摄了数十个镜头。7天后,他又从前江乘木帆船返汕。于是,他对这闽粤咽喉的海防前哨,作了以照片为主体的专题报道,敲响了日寇将侵犯南澳岛的警钟(1938年6月21日拂晓日军果然侵占了南澳岛,7月发生义勇军与日寇血战)。
 
   南澳摄影过后3个月,即9月沙飞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读书,并参加上海黑白影社。他把南澳那组照片,交给著名报人、爱国者邹韬奋,于11月29日发表在其主编的《生活星期刊》第26期上,用一个整版,以《南澳岛──日人南进中的一个目标》为题,刊登了7幅照片:《南澳岛古城》、《南澳岛远眺》、《在浪涛中讨生活》、《岛民的农耕》、《渔民补网》、《岛上的盐田》、《竹排网鱼》。并在大标题下写道:“南澳岛在粤省东北端海岸附近,介于厦门与汕头的半途,因为距离台湾较近,又是控制闽西南和粤东的门户,所以成了日人南进中的一个目标。本年闽西南伪军的自治运动和某国军舰的窥探,已经使这个平静的小岛受到严重的威胁。本页各图显示该岛的一般形势和人民生活情况。沙飞摄。”
 
   同年12月初,沙飞在广州举办个人影展。在展出的114幅照片中,有《国防前线南澳岛》20幅。12月3日《广州民国日报》评论说:“本月3日至5日,长堤青年会敬请上海黑白影社社员沙飞氏开个人摄影展。摄影展我们看得多了,而且是每天都在冲晒店门前开着,但我们看到的,几乎没有例外是以风景、静物及裸体为主题。能够以有意识地用镜头反映社会各个角落里的现实生活为主题摄影展,几乎没有。所以沙飞这个个展,是值得介绍的。内容可分三个部分,一部分是华南国防前线的南澳岛形势及土人的生活,这类带有国防性的摄影是最有意义的。因为摄影给人们的认识现实比之绘画更真切,经过一个艺术家的剪裁摄成后,我们不单得到艺术的陶冶,同时获得真切而深刻的认识。”
 
   次年6月,上海《中华国画》杂志第55期又用了两个版面,以《敌人垂涎下的南澳岛》为题再发表沙飞的这组摄影作品,并附绘南澳岛地理形势图。说明写道:“在敌人侵略之下,无论在内蒙、在华北,在闽南沿海,到处充满了可怕的阴谋。我们唯有统一全国力量,上下一心,建设牢固的国防,进而收回已失的土地,给予敌人当头一棒,以警醒其侵略亚洲大陆的迷梦!”当月25日至27日,沙飞又在桂林初级中学内办个人影展,4个专题第一个就是《华南国防前线的南澳岛》18幅作品。
 
   后代数莅汕头、南澳
 
   寻访沙飞芳踪
 
   1995年,在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之际,从8月至10月在广州、深圳、中山大学和汕头(10月16日至20日),先后举办了沙飞、石少华抗战摄影作品展,再现南澳岛那组照片,让世人重温历史,不忘国耻。10月16日,笔者特地前往市文联楼下展室参加开幕式。早在1987年1月11日上午,笔者抵汕开会时访《汕头日报》编辑部,在大门口偶遇摄影记者洪浩,他说在中国摄协《1981年摄影理论年会论文稿》中,首篇《沙飞的摄影与鲁迅》中有说沙飞最早革命摄影是去南澳岛完成的。我一听很兴奋,请他下午把资料带来报社让我看看。下午如约,我借之于当夜把有关南澳内容抄录(2000余字),以《摄影家沙飞拍摄〈南澳岛———日人南进的一个目标〉》为题,载入1987年8月我所执笔《孤岛血战》书中。所以,我一听沙飞影展在汕举行,就非去参观不可。在展览室内,首次幸会了沙飞女儿王笑莉、王少军而合影,并采访其父与汕头、南澳关系史话,获赠其父那组南澳照片复制品(后被余载入纪实文学《孤岛喋血》书中)。10月17日至18日,她俩踏着父亲当年的足迹,从汕头赴澄海莱芜乘客船登上余之故乡南澳岛访问。1996年5月23日,余至穗领取鲁迅文艺奖时,在宾馆邂逅王少军女士而亲切交谈,她说父亲的革命摄影生涯是从南澳岛起步的,儿女们对海岛充满了怀旧的深情,它是一座宝岛。
 
   2004年11月10日,沙飞的长子王达理夫妇(及其儿王平)、次女王雁、小女王少军,汇集抵汕,先登上南澳岛寻找先父履痕,然后返汕到小公园等地寻根圆梦,缅怀我国革命摄影先驱者早期的峥嵘岁月。
 
   2011年3月4日,是沙飞逝世61周年忌辰,其女儿王雁和日本沙飞研究会的来住新平等5位日本友人,前往南澳岛参访。在南澳县海防史博物馆,馆长黄迎涛热情介绍,让他们观赏了沙飞当年所拍南澳组照的复制品,重忆了沙飞之中国最早国防摄影的历史风云,和领略了南澳岛为中国东南门户之有力见证。越日,他们又走访汕头老市区小公园原电报局旧址,及沙飞伉俪居住过的地方。因岁月蹉跎,随着旧城改造,上述两处皆已难见昔日之身影。5位日友是中日友好的使者,皆为老人,最高龄已84岁,这是他们第三次来华开展对沙飞足迹的寻访,“我们是来感恩的……”
 
   沙飞用照片向全国警示日寇侵略华南海防前哨南澳岛的企图,而从此走上革命摄影家之路,我国摄影界老前辈蒋齐生对此高度评价说:“这是中国摄影界第一次以‘国防’为主题而作出的摄影报道”、“在中国现代摄影史上,沙飞是我国人民革命事业的摄影革命家。”(见中国摄协《1981年摄影理论年会论文稿》首篇《沙飞的摄影与鲁迅》)
 
 

作者: 
林俊聪
来源: 
羊城晚报(2012.05.10)
浏览次数: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