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识渊博的吴珏先生

    吴珏老师,又名双玉,号灌园,1906年生。早年曾任《岭东民国日报》副刊《方志》主编,《雷报》、《风报》主编,担任过抗日前线战地记者。上世纪40年代,饶宗颐先生总纂编写《潮州志》,聘请吴珏为助手,分纂负责职官志、交通志、实业志等卷编辑覆校工作,后来还代饶先生任修志馆主任。
 
     吴老师是赵元任大师的门生,通晓英语、世界语,解放后又自修俄语,对语音声韵学造诣很高,著有《潮汕方言志》,编修《潮汕字典》。同时他又是一位潮汕茶文化的开拓者,著有《功夫茶说》等。《方言志》手稿在上世纪50年代末失落,不知去向;《潮汕字典》手稿流落海外东南亚一带;《功夫茶说》一书用笔名吴谷堂,在外省付梓之际,因作者被划为右派,断了联系,此后情况不明。
 
     1949年后吴老师由报刊文化出版界转入教育界,先后在揭阳真理中学、汕头聿怀中学、南华学院和觉光中学任教,1952年该校与广东省立金山中学合并,成为金中教师。
 
     上世纪50年代汕头金中史地教研组共有教师七八人,大家相处融洽,工作积极性甚高,富有团结协作精神。吴老师学识渊博,态度随和,是很受同事们敬重的长者。他治学严谨,钻研教材一丝不苟,时时查阅《史记》、《汉书》、《通鉴》、《通志》等典籍,以及英文原版威尔斯《世界纲史》等大量参考资料。
 
     吴老师与我曾一起教同一门新编高中中国历史课程,集体备课非常认真。后来我们在总结时,把从教材中发现的多处有关史实出入、图文错误和提出修改意见整理成文,迳寄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转教材编写组,获得覆函赞许。
 
     吴老师善于思考,对教研工作有不少精辟见解,想出了许多改进教学的办法,特别是在加强直观教学上贡献尤其突出。那时出版的教学地图比较缺乏,他特地邀请物理老师刘声茂合作,研制成一台投影放大器,供史地组自制教学地图,具有既准确又快便的优点。全组教师群策群力,运用这台工具,绘制出一套套比较齐全、适用而且美观的教学挂图,在课堂教学中收到良好效果。吴老师还主动协助地理老师制作地理模型,帮忙在五一楼前空地上建立气象观测站,组织学生每日定时观察气温风向,作了记录,坚持不懈,积累多年记录资料,可作为探索汕头气候变化规律的参考。 
 
     吴老师热心辅导学生课外活动,以深入浅出、寓庄于谐的语言讲授历史、天文等知识,激发学生浓厚的学习兴趣,因此课外活动长盛不衰。1955年在全校教师支持下,史地组举办了大型长征历史晚会,演出话剧《万水千山》,吴老师协助我设计出晚会上用的长征路线活动示意图。1956年,在七一楼图书馆开办世界历史大型图片展览,在筹备过程中,吴老师想方设法收集到百幅以上的图片并参与编写说明文字。以上这些固然是全组教师共同努力的成果,其中尤其是得力于吴老师的精心尽力,才能使活动办得精彩成功。
 
     吴老师一向对学生关爱,曾有一学生患严重风湿关节痛,双膝关节变形,行动艰难,有辍学之虞。吴老师耐心为他处方取药医治,那位学生病愈后继续上学,特意作文《我疾的经过》,感谢师恩。
 
     在1957至1958年反右派斗争和肃反补课运动中,金中史地组教师面临极其猛烈的冲击,除一位老师幸免之外,其余教师均被扣上帽子,丧失教师资格,被迫离开学校。
 
     吴老师的处境更惨,被划为极右分子,送劳动教养。年过半百身体瘦弱的他,不幸在1959年2月病逝于青海黑石头劳教场,时年53岁。直到1979年5月才得到覆审改正,恢复政治名誉,按在职病故人员政策处理善后。今日师魂已杳,但我们可以用科学的眼光重新审视吴老师生前在文化学术上的成就,无疑为潮汕大地留下一份精神遗产,可惜很多已经遗失,若遇知其下落者提供线索,望有回归之一日。至于当年在运动中遭受不公正打击的其他同组教师,在拨乱反正以后也陆续得到平反,尽管此时生命已如一支残烛,他们重上教坛,仍旧不改初衷,不惜继续燃烧自己。转眼间,半个世纪时光一晃而过,如今同组老师卢子防、林英、张金平、陈天钧、杨泽衡等均已先后作古,然而经受过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洗炼的情谊,回忆中更显得厚重可贵。
 
 

作者: 
罗道证
来源: 
汕头日报(2012.03.18)
浏览次数: 
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