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绳芝看华侨对汕头埠的贡献

    高绳芝,从前清举人,到华侨实业家兼革命党人。他开启了汕头埠人的文化生活方式,创办了汕头埠水、电、通讯事业。他兴办民族工业,创实业以振兴国家。他是众多建设汕头埠的华侨之代表人物。
 
     汕头埠从无到有,是一个“约开埠”城市,曾经很繁华,但这绝不是列强的功劳。汕头埠是中国劳动者创造的,其中,华侨的功劳很大。他们利用在外国赚到的资本投资汕头埠兴办企业,搞活了汕头的经济。高绳芝,是这批人中的杰出代表人物。
 
     高绳芝(1878—1913),原名高秉贞,澄海澄城镇城南人,前清举人,历任汕头总商会会长、汕头民政长、全潮民政财政总长,是清末民初潮汕著名的华侨实业家和社会活动家。
 
     科举报国路茫茫
 
     高绳芝的祖父高满华过番暹罗,发财致富,后辈人称他为“发财公”。富了的高满华,鼓励儿子高学能寒窗苦读,争取功名,报效国家,光宗耀祖。高满华对儿子的期望,也是高氏祖训的内容,其辈序诗就有“助国道为本,承先更可衍”之句。高学能数十载苦学,好不容易中了秀才中举人,但冲刺进士却屡试不第,他只好把进士梦寄托在天资聪颖的绳芝身上。
 
     高绳芝早慧,少年得志中秀才,经科考合格赴省城乡试,一发中的,举人榜上有名。正当“春风得意马蹄疾”之时,乃父勉励他百尺竿头更向前,不中进士不罢休。然而,高绳芝却对父亲说:“我不想再考下去,更不想当官。”
 
     原来,从小饱读诗书,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高绳芝是富有忠君爱国思想的,他夙愿通过科举,跻身士林,做个忠臣良辅,施展才干,为国为民。但此次上省城赴考亲历的两件事,彻底动摇了他的信念。
 
     他在省城考完试,准备乘船回汕,走在路上,一个老妇向他求乞。心地善良的他毫不犹豫掏钱给她,他正想向老妇说点什么,忽然冒出好几个乞丐把他围住,都伸手要他“行行好”。同行的几个潮汕考生,见势不妙,拥着他仓皇而逃。一个揭阳籍的考生喟然长叹,对他说:“天下乞丐何其多,你给不完的。我如果舍得下脸皮,也得当乞丐了。我这次赴考的路费,全是父亲向乡亲们一户一户跪借来的。”考生们纷纷向他诉说底层民众生活艰难之状,这都是他闻所未闻的。他根本不知,他夙愿为之效忠的大清帝国的子民竟是这样的贫弱。
 
     与他乡试同科期的一个考生,质地极差,但竟然榜上有名。考生们私下嘀咕:“他有钱,用钱买的。”
 
     高绳芝目睹清廷腐败,国贫民穷,决定绝仕途,致力兴办民族工业,创实业以振兴国家。
 
     弃文从商志向大
 
     高绳芝弃文从商的决定,大受仅比他大四岁的叔父高晖石的支持。高晖石本也是读书的好料,中过秀才,但他比侄子高绳芝醒悟得早,立志走办实业救国的道路。他较早到暹罗继承父业。由于他多才善贾,使高氏事业不断发展,成为泰华商界之巨擘。如今,聪明的叔侄联手“打天下”,无疑如虎添翼,高氏事业蒸蒸日上,更上新阶段。
 
     俗话说:“无商不奸。”此话不尽然,为数不少的商家,是靠诚信发达的。高满华、高晖石、高绳芝祖孙三代正是此中人。高满华成年后独自到暹罗谋生,经乡亲介绍到行铺当伙计,由于不会欺骗顾客,被一家又一家行铺的老板炒了鱿鱼,到后来,“名声很不好”,几乎没有商家要雇他。福建商人高元盛听说有这么的一个人,却非常高兴,派人把失业流落街头的高满华找来。高满华以勤劳诚实、善于谋划而得到高元盛的倚重,成为高元盛经营商务的好助手。高元盛是明理人,过了几年,他送给高满华一笔钱说:“你应该去开创自己的事业。”高满华利用这笔钱为本金,从经营小生意入手,逐步积累资金,于1871年在暹罗创高元发及元盛发等三家机械火砻,是我国旅泰华侨经营机械火砻业的首创者。高氏经数十年的精心经营,艰苦奋斗,创下厚实基业,在暹罗、新加坡、香港、广州、汕头都有商号。发达了的高满华,不忘回报社会,热心公益。他在香港创建东华医院;在广州创建“潮州八邑会馆”,对家乡的公益事业,乐于解囊赞助。
 
     高晖石、高绳芝继承了先辈的产业,也继承了先辈诚信、慈善的优秀品质。他们的事业不断扩展、发达,而赞助社会公益事业的资金也成正比增拨。创实业以振兴国家、造福民众正是他们的初衷。
 
     投身革命无反顾
 
     辛亥革命胜利之后,孙中山说:“华侨是革命之母。”华侨这个群体,对中国资产阶级革命贡献良多。高绳芝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
 
     笔者尚未查到高绳芝何时参加革命的资料,不过可以确认的一点是,他是以富商的身份参加革命的。《汕头市志》载:“孙中山倡导革命,高绳芝不惧风险,率先响应,参与并赞助丁未黄冈起义和惠州起义,单惠州起义一役,他捐款2万元(银元)作军费。”2万元银元在当时是什么概念呢?以一事类比:1911年,高绳芝发起架设汕头至澄海的有线电话,投资也是2万银元。2万银元,在当时是一项大工程的投资款。为革命,高绳芝舍得花钱。
 
     笔者尚未查到高绳芝为革命“不惧风险”的文字记录,但听过一个民间传说:1906年,孙中山批准潮汕革命党人许雪秋、陈涌波的起义计划:丁未年(1907)正月初七革命党人攻打潮州城。许雪秋向潮汕铁路公司承领建筑工程,安排了700多革命党人当路工,分布在潮州城内外,预备起义时响应。各路革命党人约定正月初六秘密会集饶平浮山埠,初七举义,翻越坪溪岭,途经潮安意溪,直捣潮州城。谁知老天不作美,正月里竟然连降大雨,道路受阻,很多革命党人无法如期到达浮山埠,起义无法如期举行。正月初八,少数革命党人留在浮山埠一家小客栈,这其中就有高绳芝。
 
     举义的消息不知何故泄露,官府立即派兵到黄冈城和浮山埠搜捕革命党人。官军围住浮山埠,革命党人危机四伏。危急关头,高绳芝镇定自若,他掏出身上所有的钱币,分发给革命党人,吩咐大家立即散开,混进墟场,装成上墟场卖东西的农民。他赶快躲进墟场里,买了一根扁担,两只畚箕,还有一只肥鹅,一头扛着,大摇大摆在官军的眼皮底下向浮滨方向走去。其他革命党人也都化险为夷。
 
     不久,高绳芝又积极参加丁未黄冈起义。起义失败,他被清政府“着花红”(通缉)。
 
     一个前清举人,成为反清廷的革命党人,其心路历程似乎还没有人研究过。
 
     建设汕头立奇功
 
     在汕头开埠文化陈列馆里,是这样介绍高绳芝的——标题是《高绳芝与水、电、通讯》:“开启汕头人文明生活方式。1914年,在澄海华侨实业家高绳芝的倡导下,集资兴建的庵埠水厂正式营业。汕头全市用上自来水,这在近代供水上名列全国前茅,在省内仅次于广州。高绳芝还组建商办汕头开明电灯股份有限公司,1909年全市用电灯照明。同时,高绳芝投资开通了汕头至澄海的长途电话并成立了汕澄电话公司,这是汕头民用电话的起源……”高绳芝的名字与汕头的水、电、通讯联在一起。这段文字对高绳芝这方面的贡献的记述基本准确。
 
     在汕头埠最早创办火力发电公司的是普宁人方仰欧、方廷珍。1905年,方氏向德国婵臣洋行购入2台直流蒸汽发电机,在永平路与五福路交汇处,也即韩江边创办了汕头第一家电灯公司——昌华电灯公司,但经营不到三年,便因严重亏损而告停业。1908年8月,高绳芝毫不犹豫将昌华电灯公司的机器、地基接手过来,改设开明电灯公司。有人问高绳芝:“方氏办电灯公司亏本,你就不怕亏本?”高绳芝正色道:“如果没有电灯,汕头埠就发展不起来。做生意,该赚就赚,该亏就亏,只要对社会有利。”高绳芝投资汕头自来水公司,也是抱着亏本的心理准备。1913年12月11日,年仅35岁的高绳芝因积劳成疾身亡,弥留之际,他告诉家人族亲:“我们高氏的家业不算小,很多生意是赚钱的,而电灯公司和水公司估计要亏,但不论亏多少,一定要开下去。”事实果如高绳芝所预料,这两项民生事业一亏再亏,但高氏后人记住高绳芝遗训,把企业支撑到新中国成立。开明电灯公司由高绳芝长子高百昂任总经理。汕头沦陷前夕,高百昂为使电灯公司不被日寇利用,让当地政府对主要机器实施破坏后停止营业。直到日本投降后高百昂才从香港跑回来重整旗鼓。汕头解放,高百昂把完好的开明电灯公司交给人民政府。
 
     高绳芝对汕头埠的贡献,不仅仅是他开创了汕头埠的供水、供电、通讯事业,更重要的是,民国初,他多次平息各路革命军之间的战争,为汕头营造一个和平的环境,使这个国际通商埠头有序运营。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是:1912年3月,惠、潮、梅镇守使林激真率兵占据汕头,各路革命军不服从林激真,经常发生军事磨擦。洋商云集的汕头埠忽然人心惶惶,商铺关闭不少。广东当局命吴祥达统兵征讨林激真,两军对峙,战争一触即发,汕头市面更加混乱。危急关头,病榻上的高绳芝挺身而出,求见林激真,劝他率兵离汕,条件是高绳芝付给林激真40万银元的巨额军饷(高绳芝投资开明电灯公司用20万银元)。林激真最终接受高绳芝的提议,从而使汕头局势转危为安。
 
     附记:我友刘为忠君得悉我要写本文,特地带我走访高绳芝后人高景松君,高景松先生又遍找高氏族人提供资料。均此表示谢忱!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11.06.05)
浏览次数: 
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