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星阁:创变出神妙

    孙星阁简介
 
   孙星阁(1897~1996),学名维垣,字先坚,号十万山人,斋名揭岭梅斋,揭阳榕城人。幼蒙庭训喜习书画,临池不辍,23岁时游学上海考入南方大学,专研周秦诸子之学。后转学国民大学文学系,并受章太炎之聘,任艺术主任。其时多次在上海、北京、广州等地举办个人书画展览,1955年应邀赴新加坡从事书画创作,1956年定居香港。曾任上海停云书画社副社长,上海心声杂志董事,前上海南社诗坛顾问,香港中国美术会顾问。1967年在香港举办大型书画展览。书法以行草见长,作品运笔纵横,个性强烈。有《十万山人梅花诗三百草帖》、《星阁山水集》、《星阁画集》、《兰蕙诗一百首》等。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来,即使把十万山人孙星阁的书画艺术放在全国性的时空来考察,也是出类拔萃、独立高标的,更遑论于粤东一隅。向传统进发,又从传统中走出来,在再创造中,彰显出个性化的特质,是书画艺术生命力的最后的实在。孙星阁深谙此理。故在世上布满俗眼的荆棘丛中,他不惮于披斩,以“我之为我”(石涛语)踽踽独行,终至成为一代大家。
 
   孙星阁的书画艺术,洗尽媚俗的铅华,以罕见的独创性,慑人心魄。如书法,如果说孙星阁在画中的题款,以及可能不是写于晚岁的大量诗咏条幅,那放逸洒落的行草书仿佛还可觅得王羲之、释怀素的风神流韵的话,那么他在八十年代后写下的不少联语盈尺大字,则不复能辨来踪,非寻常之“八法”可论。其出自腕底的奇崛,形体变幻莫测,笔划的边缘常呈锯齿状顿挫,苍劲沉着,浑厚老辣,内蕴着一种深邃的生命体验,天下未有雷同者。故孙星阁的书法艺术,已成书坛独树一帜的绝响,誉之为“星翁体”或“十万体”,恐未为过。
 
   作为中国画笔墨功力的根本性依托,书法的重要性,历来有“书画同源”的普遍认知。诚如明人张岱即从青藤画作中“离奇超脱,苍劲中姿媚跃出”的笔墨表现,窥见了“与其书法略同”的奥秘。十万山人的中国画,恰恰也极充分地显示了在表现层面上,他的笔墨的内涵和韵律美,与他一生的书法蒙养并不存在不可交融相通的边界。独到的书法造诣,着实是十万山人中国画艺术深度而坚实的地质性支撑。
 
   十万山人的中国画艺术,不论山水,不论鳞甲花卉,俱见渊源于书法的精、气、神。其山水画,危岩怪石,落笔每每暗含古篆的意味,花卉之兰竹,则常隐带草书的法度,屡出奇招。十万山人的中国画,虽不无设色之作,但以深厚的书法垫托之故,最能凸显其艺术品位的,无过于纯水墨的挥洒。尤其花卉中兰与石的结合,或在梅在竹,往往戛戛独造,纵横于墨分五色间,以构图的奇险,笔墨的浑茂,争妍于色彩的绚烂,而自有苍莽的气象。强调十万山人花卉的奇绝,并不掩盖其山水画的大格局、大气概。
 
   十万山人的中国画艺术,与他的书艺一样,以能变和善变,而为人所惊奇叹服。饶宗颐教授就称其画“无日不变,变无不奇”;大画家黄永玉则说他“每每大有发明”,意思也是赞赏其善于变化。然而能为艺术之变者,万无一人。盖非具深厚的文化底蕴,高人一筹的悟性,过人的胆识和魄力,无以致之。孙星阁的不同凡响,在于他整体透发出来的征象,正好印证了他确实具有实现创变的先天之禀和后天的积养。在实践中,他认为“远山法古人多水墨染,而欠用笔,能远山之形而不能写远山之气”,因此他“以笔墨水互用”,“为远山立体而求精神”。在本体论上,他对中国画艺术的悟解是“划在划外,点在点外”,“笔在笔外,意在意外,象在象外”……颇有些与天地精神独往来的意味。或许可以不太玄奥地说,孙星阁所把握的作画的真功夫,其实也是在画外。正因为孙星阁高超特出的艺术才禀远非一般人所可比拟,故他在青年时代就得到章太炎、于右任、郑孝胥、高剑父、郁达夫、刘三、张善孖等众多大家名流的褒许,实非偶然。
 
 

作者: 
黄少青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