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县令治揭阳

    清初,一位胡姓县令来揭阳做县官,也只是做了不到两年时间的县令吧,但却深得揭阳人的爱戴,在他离开揭阳后,民众在两个地方为他立了牌位,还专门为他建了一座胡公祠;就是他丢了官印,连神也“帮”着将他的印“送”了回来,那可真是人神共爱呀!这位好县官叫胡鹤翥——胡鹤翥,字翀之,号柯岩,浙江山阴(今绍兴市)人。举人。康熙二年(1663)任揭阳令。
 
   这胡县令来揭阳上任不久,就碰到了一桩大事:康熙元年,海寇常乱,时朝廷兴师问剿,有潮阳县令上奏拟剿揭阳渔湖涵元塔周围乡村,京冈乡亦属问剿之地。胡县令经过一番下基层调研之后,认为问剿之奏言过其实,会无端造成更多无辜百姓颠沛流离,遂上奏:揭阳南河以上,民皆好善,请勿问剿。胡县令的据理力争保住了一方百姓,京冈乡遂得保全。京冈乡民感其德,立其牌位供祀于京冈天后宫。乾隆四十九年(1784)——这已经是事隔120年之后了!——乡人捐金建胡公祠于京冈相祠之西。
 
   胡鹤翥来揭前的康熙元年,朝廷因战事频仍,令揭阳沿海居民内迁五十里,造成许多百姓游离失所。胡县令来揭后,目睹民众被迫离开家乡到他方重建家园的苦楚,甚为同情。康熙三年,朝廷派员拟将县界再度迁入,部分边境乡村弃之。胡鹤翥长跪力恳,“得允,减迁,民赖安堵者甚众”。揭阳民众被这个父母官的一番“长跪力恳”深深感动了,在他卸任后,专门为他立牌位于龙起书院祀之。——在当时,为生者立牌祀之,是表达永久纪念的一种最高形式。
 
   胡县令是爱民的,而作为一个地方长官,他的拥军工作也做得不马虎,经常下乡筹粮饷供应军队。可就在康熙三年秋八月初四日,他带队到桃山都筹粮饷后的有一天,在他夜宿桃山时,县印竟然失窃了!做官的竟然丢了官印,这可是会导致丢官的事。手下有人向胡县令建议,到桃山雷神庙拜跪,求神力缉贼。胡接受了手下人的建议,叩拜了雷神庙。数月后,盗印者当是了解到胡县令是一个好官吧,竟主动向县令自首,官印失而复得。但民众却认为这是雷神“显灵”了,使得胡县令官印完璧归赵。
 
   不久,胡县令擢升为工部都水司主事。
 
   胡鹤翥到水都司上任后,念念不忘在揭阳失印求拜雷神之事:“夫以神之庇余若是,而余不能为神谋所,于是神无负余,余实负神矣。”为了答谢神恩,他捐出薪俸,在揭阳县城建起雷神庙,并撰文刻石作记(乾隆刘业勤编《揭阳县志》艺文卷之八辑录有胡鹤翥作《雷神庙碑记》)。
 
   胡鹤翥所建的雷神庙,即今揭阳城隍庙西侧的雷神庙,现重修后辟为揭阳市民间工艺美术馆。龙起书院为雷神庙后院。
 
 

作者: 
NULL
来源: 
揭阳新闻网 http://www.jynews.net
浏览次数: 
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