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姐”杨丽卿

    去剧团当演员对杨丽卿来说,是件称心如意的事。小时候,她就爱在家乡澄海东湖剧社混,那时,名乐师杨广泉、杨树才随剧团到澄海演出的时候,也常去东湖剧社指点;陈馥闺、陈燕梅有时候也会去。她们的出现,总让丽卿心里搅起波浪,她羡慕她们,做的是那样有趣的事业。
  
     梦想的实现其实只是一步之遥。丽卿16岁那年的暑假投考了源正剧团,轻松考取了。源正是大班,有很多实力派前辈,洪妙就是这个团的。杨丽卿记得跟陈玩惜老师父合演《桃花过渡》。陈玩惜的乌面极好,他在电影《刘明珠》中饰演朱厚燔一角,气势、台架都很好,一个十足骄横皇亲;而他演进伯,则风趣、可亲,一个富于泥土味的爽直老汉。他俩这个版本的《桃花过渡》留有录音,至今仍是人们百听不厌的成功之作。在当时,也是深受欢迎的,丽卿记得所到之处,常有这折戏在播,她也因此被称为“桃花姐”。
 
     丽卿是马飞的亲传花旦,入团第一个戏是《小姑贤》的嫂嫂,却不是花旦,是青衣,此后才转为花旦。丽卿个子并不高大,可能花旦之于她,更为合适。有为数众多的角色,玉姣(《拾玉镯》)、冬梅(《墙头马上》)、小乔(《刘备招亲》)、阿巧(《泼水成亲》),有一些作品录灌成唱片,除桃花外,还有益春(《益春藏书》)、秀英(《孔雀东南飞》)、李慧娘(《李慧娘·游湖》)……从这张名单上,可以发现,杨丽卿几乎把花旦演遍了。
 
     事实上,丽卿到源正后,她的戏就没怎么断过。恰好在那期间,源正的旦角流失了几个,如陈楚钿,旦角演员很缺。丽卿声好、唱工也好,是可用的演员,戏压得多。戏多,但还是要讲究的,丽卿所演者,都是花旦,不是婢女,就是村姑,多是此类角色,但桃花就绝不会演成益春,在丽卿心目中,这每一个都是独一个。可惜我们没有眼福,当年和丽卿配戏的大都是好手,想必演出是很精彩的。唯有几段录音、几张照片可以揣想,这照片,还是当年演出后从大观园越墙过隔壁的相馆拍的。
 
     潮剧花旦行中,像杨丽卿这样能唱能演的花旦算是条件不错的,但在这个行当的排名中,她却显然不够著名。当时最著名的花旦如萧南英、陈馥闺都是在省剧团,她们有重要的电影作品存世;省剧团成立的1956年,丽卿才入行一年。
 
     丽卿出生于1939年,在她们那帮同寅姐妹中,算小的,个子也小,但在她们当年的合影中,却一眼可看出她的沉静,让你觉得这个姑娘是个有打算的人。虽然也爱玩爱笑,但丽卿对自己有要求,她的戏自己会斟酌,她做事,不需要别人挑剔的。这样的姑娘脾气也大,文革期间,潮剧院解散,丽卿被派往外地一工厂,她当时带着两个孩子,小的不满周岁,竟抗命不去。后来调去一家公司,从此做起贸易。那个乖巧伶俐的丫头片子日后变成了驰骋商界的独立女性。
 
     从今日杨丽卿身上,我已找不到她当年演花旦的痕迹了。她近年拍摄的古装相上,也许可见她犹存的潮剧情结,她总记得1976年她第一次去北京,去故宫,她见到她以前剧本里常提到的金銮殿,那一次,她上去龙椅坐过,登台阶的时候,她踩着听不见的鼓点,她心里全是戏……
 

作者: 
卫群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1.05.02)
浏览次数: 
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