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侨批派送员庄雪卿

    潮汕批局的侨批派送员大都是男的,女的几乎是“凤毛麟角”,庄雪卿是其中之一。
   今年已83岁的庄雪卿在日寇投降后,大约1946年底,就开始分批了。当时,船路恢复,华侨纷纷寄款回家,侨批局人手缺乏。庄雪卿的丈夫一贯从事木工工作,一天,东陇批局的一位姓郭的家丈(即经理)招呼她丈夫到批局分批。郭家丈每星期到汕头领回暹罗批,交她丈夫派送,每次工钱2元,这样能赚点钱补贴家用。但后来规定不准一人同时兼做两种工作。于是庄雪卿便与丈夫商量,由她来负责分批。郭家丈了解到她认得字,而且对樟东、十五乡一带的乡村十分熟悉,就让她试一试。经过几次派送,她都能迅速、准确地把批款送到各乡村侨眷的手中,郭家丈就让她继续做下去。当时每一次暹罗批有二三十封,隆城乡的比较多,溪西、梅陇、南畔洲、石丁等乡也有一些,分批靠步行,有时要两天才能分完。1958年澄海县成立侨批业联合办事处,设汕头收批站和苏北、苏南、隆都3个派送站。苏北派送站设在东陇北闸,分批员要到那里抄名单,然后领批去派送,当时苏北派送站负责人是郭松钦。1961年庄雪卿已42岁了,才有机会学骑自行车,学会后便骑自行车分批,比过去快捷多了。
   庄雪卿在分批时,常常遇到一些难分送的批,有件事她至今印象仍很深刻。有一次她到佛公寨分批,那封侨批是写暹罗阿寄母亲大人收,寄款10元。她在这个村里穿街走巷不断询问,都找不到阿的母亲这个人。经过多方寻找,终于在一户侨眷家中的白铁盒内找到一封暹罗阿寄母亲大人的批,侨批终于送到真正主人手中。原来阿小时候因家中生活困难,被卖到他乡当婢女,又随主人去过番,多年与母亲失去联系。又有一次,庄雪卿到下长宁村分批,批封上写暹罗×× 寄下长宁村家老叔收,全乡没有人认识暹罗这个寄批人,乡里的人叫她把批退回去。她便与乡中几位老人商量,当众拆开批信来看,信中写“……我老公(曾祖父)食长斋,我公(祖父)名×× ,我父名×× ,我母抱我下船去过番,我父临终时,交代我要寄钱回唐山下长宁村家老叔收,他是俺的亲人,同在一个公厅拜祖公,……”看了信,才知道是那一家人。几位老伯说,寄批人的祖父已过世多年,收批人的“老叔”也已逝世。经他们指点,她把批款送交“老叔”的后裔,当时收款人的邻居都来祝贺。据乡中几位老人回忆,当时乡中那位男人去过番,后来他妻子抱着未满2岁的幼儿过番寻夫,从此无音讯。如今幼儿今已长大成人,遵父亲遗言尽孝道,寄批回唐山拜先祖、寻找亲人,不忘根在唐山。
   解放后,有一次她到溪尾寨村分批,入乡就有人问她,是谁寄批来?她报出姓名,他又问寄多少?她没回答。因为在1955年初,国务院颁布保护侨汇政策,里面有一条提到“任何人不得擅自检查侨批,不得向侨眷强迫借贷”,她按政策为侨眷保密。这户人家的成份是华侨地主,家中只有婆媳俩,当到她家门口,见有外人在她家,问庄雪卿有什么事,她推说路过这里顺便进来座谈,叫婆婆和她一同到里屋去,把批及款交还她。婆媳俩万分感动,小声告诉她,上次寄的钱,都被邻居借去了,庄雪卿更加体会到为侨户保密的重要性。
   后来批局归银行管理,分批员成为银行的职工,分批工作也由银行统一安排,一直到1982年庄雪卿63岁,才在银行退休。
 

作者: 
陈璇珠
来源: 
粤东门户 http://www.ydtz.com
浏览次数: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