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痴迷“正声”发扬光大的人——悼“潮阳笛套音乐”国级传承人林立言

    虎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我与林立言先生通电话,他喘着气与我说话,我问他究竟住哪里?他对我说:“你不知我的住处,春节将至就不麻烦了!”我被他婉拒后叮嘱他好好保重身体,并顺祝他新年健康长寿。当天晚上,听杨汉泉君讲,他因病情紧急,已住汕头中心医院,被安排进重症监护室观察。老历三十上午,我特地给他发了一条自编的祝新年福禄寿全的贺年信息拜年。我本想约几个老友前往医院探望,但听杨汉泉君说,他在监护室,看望的人是见不到面的。兔年的正月十一,杨汉泉君打电话告诉我,林立言先生已于正月初十零时逝世,终年80岁。
 
   与林立言先生相识,为2001年我在文化局任职,与他交往密切,应说从2003年我任潮阳区文化局临时主要负责人起,那年国庆节汕头市举办潮州音乐国际花会,汕头市委宣传部要潮阳派笛套音乐队参加表演,经局班子讨论一致选中林立言老先生主持的潮声丝竹社。在时间紧、经费不足的情况下,我把硬任务交给林立言先生完成,他欣然接受,仅用20多天的时间就把队伍拉上,出色的表演博得评委一致赞许,潮声丝竹社一举获取集体与个人五大奖项,捧得沉甸甸的特别金奖。自此,老先生的人格魅力倍受我尊敬,彼此交上了朋友,况且友情与日俱增。如今,老先生匆匆走了,噩耗顿使我心情难以接受,深感悲痛,为聊表对他怀念之情,特意撰写此文以示悼念。
 
   林立言先生是一个一生痴迷“正声”发扬光大的人。2008年2月,国家文化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授予他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潮州音乐)代表性传承人,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林立言先生传承潮阳笛套音乐,传奇人生有着传奇的故事。
 
   根的情结
 
   林立言先生1932年11月出生于广东省潮阳县棉城镇兴归乡(今汕头市潮阳区文光街道兴归居委),为望族人家所出。孩提时代,林立言先生的家与戏院仅一墙之隔。据林立言先生回忆,双亲曾说,襁褓中的他,一听戏院响起的锣鼓声,就满脸嘻嘻笑,嘴里叽叽喳喳,有时还手舞足蹈哩。6岁的他,一听锣鼓声,就求父母放梯给趴上围墙看戏……地利、天赋珠联璧合,林立言先生在这特定的环境熏陶下,少年时代便爱上了潮州音乐。慧眼识才的父亲,在林立言先生10岁的时候,便安排他接受潮州音乐老师训教,那时棉城有什么出名的师傅,父亲都联系给林立言先生拜学。青少年的林立言先生先后师从了高丁城、王邦豪、郑开创、林光等学习司鼓,许叙乐学外江司鼓,郑国瑞传授笛套古乐、大锣鼓、苏锣鼓乐曲、牌子的吹奏及相应鼓点科介等。在名师的指点下,林立言先生显示了聪明的天赋,很快就学会了潮州音乐和潮阳笛套音乐的司鼓吹拉弹奏全套技艺。
 
   林立言先生说,可能因对家乡根的情结,他学艺最感兴趣的项目就是郑国瑞传授的潮阳笛套音乐,真的被这一以龙笛为领奏,加上古笙、筲、管为主,伴以古代弹拨乐的古筝、琵琶、三弦、月琴、秦琴、阮和古弦乐等,并配以罄、木鱼、介钹、丹音、哲鼓、木板、五音锣、响盏等“小八音”套曲式的音乐品种所吸引,尤其喜欢上了语音重,丹田有力的家乡人吹奏更“高亢、激越、响亮、磅礴”的潮阳笛套音乐。自此他把注意力和精力转到研究传承潮阳笛套音乐上来。他把全副心思投进去,经常到县文化馆与行家及名师郑国瑞切磋笛套音乐技艺。功夫不负有心人,青年时期的林立言先生学笛套音乐博采众长,终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但练就了自成一体的“大方准确,刚柔相济”演奏风格,又成长为能够创作乐谱的艺人。1958年,林立言先生出任了潮阳县民间音乐研究组的主司鼓,1960年则任县文化宫业余剧团副团长兼司鼓。1984年,他参与整理的“闾欢”、“登楼”、“四大景”、“莲花峰赞”和创作的“红棉吐艳”潮阳笛套音乐一炮打响,引人注目,荣获汕头鱼它 岛音乐花会组委会颁发的二、三等奖。
 
   无私奉献
 
   潮阳笛套音乐经历民国时期与文革时期,随着现代文明从不可抗拒的渗透到民众生活的每个角落,赖以生存的土壤、环境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展示的平台日益消亡,传承群体越来越受到客观条件的制约等影响,艺人年龄越来越大,人才出现断层,硬软套古乐已经濒临失传,笛套古乐岌岌可危。然而,在改革开放的春风沐浴下,这一古老的音乐却又发扬光大,重放异彩,尤其近几年,在参加汕头国际音乐花会的表演中,典雅的艺术表现深受观众、行家的赞赏。笛套音乐又迎来了第二个春天,原因何在?熟知内情的人都说幸好有林立言先生的无私奉献。他出于对中华文化的情结,自觉投身抢救与传承这一工作。
 
   林立言先生不辞劳苦收集整理笛套音乐珍贵资料。文化大革命爆发,传统的民间艺术潮阳笛套音乐面临了灭顶之灾,艺人被列入“天下三不朽”而遭受红卫兵的严厉打击,人被批斗,家被冲击,收集整理的资料被没收焚烧……林立言先生为保护笛套音乐这一艺术与残酷的现实抗争着。他多次冒着生命危险与师弟蔡衍生前往师傅家收集保护曲谱,经他们收集保护和整理的潮阳笛套音乐曲谱多达20余首,这些珍贵资料一批于2004年毫无保留的捐献给区委宣传部编辑出版《潮阳笛套古乐》。
 
   克服了重重困难,林立言先生花费精力财力,全心打造传承队伍与基地。于1997年创建了潮阳震东城笛套锣鼓队。2000年又把震东城笛套锣鼓队扩建升格为潮阳潮声丝竹社。十多年来,在他的悉心呵护培育下,这支队伍已培养了多名青少年笛套音乐演奏员。 
 
   谈起组建潮阳震东城笛套锣鼓队和潮声丝竹社这一队伍与基地,林立言先生感慨万千:“什么叫一穷二白?什么叫白手起家?办震东城笛套锣鼓队和丝竹社那阵子就是!”林立言对我说:“那才叫‘刻骨铭心’呢。”
 
   林立言先生自从1984年参加汕头“鱼它  岛之夏”音乐排练后就一直惦念着有可能自己要成立一支笛套音乐队伍,为笛套古乐抢救、恢复、保存和传承建立队伍与基地。1997年,审时度势的他抓住了办震东城超级商场这一机会,以震东城文化室为名顺水推舟成立了震东城笛套锣鼓队,吸收一些有演技和爱好的成员参加。队伍虽然成立但缺乏排练场所和活动经费。林立言先生没有被困难吓倒,他毅然挑起重担,一步一个脚印排解困难。他自筹资金,想方设法在棉城东门购买一套140平方米的商品房作排练场。缺乏经费,林立言先生把每月400多元的退休金与子女孝敬的1000元零用钱捐上,用于购买音乐器材和其他开销。这一捐献长达10多年之久,花掉自己的资金近20多万元。2000年至2007年,林立言先生患上严重心血管阻塞病,先后五次上广州做“打支架”手术。医生叮嘱他要好好休息,然而,他为了笛套音乐队的排练节目,抱病坚持上班,基本上放弃了节假日和休息日,与师弟蔡衍生不辞劳苦当老师。笛套音乐队伍一成立,使潮阳笛套音乐演奏有了一个实体,许多庆典、录音、汇演、比赛都由它担承,更重要的是担负起抢救、整理、恢复、保存和传承祖国优秀文化遗产的工作。
 
   林立言先生胸怀博大,慷慨大方,无私奉献的精神受到各级文化部门和音乐同仁的钦敬。2004年3月,他被广东省文化厅授予“优秀民间艺术师”称号。
 
       求索不止
 
   林立言先生为研究传承潮阳笛套音乐做出了突出贡献,年近耄耋的他,儿女事业有成,本该可以在家颐养天年,然而,他不这样做,近几年反而焕发更大热情,继续着研究和传承潮阳笛套音乐的求索工作。
 
   林立言先生表示,《潮阳笛套古乐》书虽然已出版,好多古老的曲谱虽经抢救记载下来,但还不够全面,研究传承还存在不尽人意的地方,如笛套音乐宋末传入潮阳的时间界定还有待研究,依他了解到的大量佐证显示,东晋隆安元年潮阳建县,每年春秋二祭礼音乐,“燕乐”就开始有笙、箫、管、笛演奏的宫廷笛套音乐,如冲天歌、山坡羊等礼乐,明晰传入的朝代是他有生之年的任务,一定要攻克。同时,他也对传承工作上的困难表示担忧,最重要的是继承传统,保护传统,传承传统的工作还亟待补上。如演奏人才年轻的少,已出现断层,需抓紧培养人才;乐器中笙、管变味,缺乏原生态的东西;笛套音乐水平原音乐味得不到薪传,外出演出交流少等等。为改变存在的不利因素,不致笛套音乐失传,近些年来,即将步入耄耋之年的林立言先生一直“玩命”的干着抱病教徒传承笛套音乐的工作。2006年底,当他获悉棉北街道平北居委举办潮州音乐培训班,便主动上门找居委干部,偕师弟林良丰、杨汉泉三人当教师,传授笙、箫、管、笛和司鼓等技艺。2006至2008年,林立言先生还在潮声丝竹社排练点一周举办二场潮阳笛套音乐讲座,为潮阳尽心尽力培养笛套音乐人才。三年来,林立言先生已培养出40多名掌握演奏笛套音乐的技艺的年轻人才,潮阳笛套音乐人才断层的局面得到了有效改善。为保留笛套音乐原生态,林立言先生花费精力、财力在还原乐器本来面目上下功夫。他经常自己或托人到器乐生产厂家切磋制造笙筲管笛原生态乐器,在他的精心关照下,潮声丝竹社目前已配原生态器乐,艺术大有长进,多次参加比赛都摘金夺银,2003年参加第二届汕头国际音乐花会获集体演出特别金奖,四个个人奖,第一次获得艺术大面积丰收。回忆起此次活动,林立言先生说:用心于笛套音乐原生态,旨在还原潮阳笛套音乐本来真面目,打造笛套音乐为绿色音乐,以利对外文化交流,尽显宫廷民间特色。谈到此处,林立言先生有感而言,传承切不能囿于现状的满足,工作是无止境的,要做的事还很多,他的夙愿是,一定要把知的、会的东西毫不保留地传承给后人,再集中二年,对潮声丝竹社进行炉火纯青地打造,以提高演出业务水平,争取上省级、国级演出场所演出,让这藏于深闺无人识的艺术让世人尽知共享。“传承笛套音乐之路正是‘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 他信口诵起的这句名句,其实正是其传承潮阳笛套音乐人生经历的真实写照。是啊!林立言先生走从事笛套音乐抢救传承之路就是一求索之路,这求索之路,漫长啊!整整耗费了他一辈子的人生,60多个年头,但他无怨无悔,继续求索,他这执著追求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国家非遗抢救而求索。当然,在这条曲折、坎坷、漫长的求索之路上,他终于找到了自己,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在未完的求索之路,林立言先生仍恪守着“生命不息,求索不止”的精神,临终还惦挂着潮声丝竹社和潮阳笛套音乐的发展
 
 

作者: 
李锡松
来源: 
潮南·总第96期
浏览次数: 
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