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火相传心心相印——灯谜家谢会心、谢述心先生谜事感悟

    今年元霄,流光溢彩的花灯为古城潮州增添了浓郁的节日气氛,而更令人神往的是从市中心广场到四乡六里的灯谜会猜。灯谜是中华民族的国粹,包含着丰富的传统文化知识和智慧。在盛行“快餐文化”的今天,还有众多群众热衷此道,真出人意外。
 
   看着那人头攒动的热烈场面,听着那“咚咚”的鼓声,我们不但感受到古城文化底蕴的深厚,也由此引起对耕耘在这片沃土上的前辈谜人的思念。他们之中,谢会心、谢述心一门两代,薪火承传,成就了一段谜坛佳话。
 
   (一)
 
   谢伯谦先生,谜号会心,1873年出生在潮州南门外一个普通人家,卒于1943年,享年71岁。他自幼读书,清末科举废除之后,赴省城师范就学,毕业后在潮州从事教育工作四十余年,桃李遍布潮汕。
 
   先生为人朴诚,生活简默恬淡,一生癖好灯谜。谈起对灯谜的兴趣,他说“回忆弱冠,体羸多病,以故少读书而专事休养”,“永昼无聊,惟阅杂志报章,藉资消遣。间有徵射隐语,辄把玩不置,竭虑搜寻,无他适,投所好也。”
 
   也就是说,养病消遣,无意中激发了先生对灯谜的兴趣,引导他踏上了进入灯谜之门的阶梯。此后凭借着渊博的学识和机敏的智慧,先生在谜学探索中不断有所建树。
 
   先生先后在潮州南关、枫溪、华美等地的学校教书。每当闲暇,他潜心钻研谜艺,十分专注。他的同事说他“当其机之未得,攒眉蹙额,若有不豫色。然及葫芦闷破,竟鼓掌解颐,又从而舞蹈之”。每当节日或喜庆之时,不论城镇或乡村,也不管天气好坏,只要有举办灯谜会猜,他都积极参与,足迹几遍潮州、汕头、庵埠、枫溪等地城乡。他高超的谜艺深得同道钦佩,因此很多热爱此道的人都向他学习猜谜、制谜。有人求教,他总是繁征博引,诲人不倦,知名度也随之不断提高。久之,在他执教过的枫溪等地都有不少人受到他的熏陶,大家一起砌磋谜艺,乐此不疲。1931年他与庄佩蘅、郑雪耘等8人组成“莲社”,活动更加频繁。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潮州谜社多达十余处,谜人济济,每逢佳节,各社轮流主坛,以谜会友。这种活跃的氛围,使会心先生如鱼得水。他治谜严谨,创作讲究出经入典,雅切浑成;但他也不拘泥于传统,倡导革新灯谜创作,扩大制谜题材,发表了许多科学谜语,把“百分法”、“潜水艇”等新科技名词入谜。
 
   1915年他写《制谜丛话》共七千余字,以慧因笔名在《文星杂志》(分三期)刊登。
 
   后来,他担任了上海、武汉两地《文虎半月刊》的撰述员,仍以“慧因子”、“慧因”的笔名著文,阐发见解。因此,他的眼界更加开阔了。
 
   1927年《影语月刊》举办创办一周年纪念会,先生应邀出席。在会上他倡议对潮汕传统训音诗谜进行改革,改变原先纯由潮州方言训读,以致流传不广的局限,改为用国语训读,促使具有地方特色的潮州诗谜流行海内外。
 
   会心先生对谜学最大的贡献在于1929年出版了专著《评注灯虎辨类》。这部专著总结了前辈谜人的经验和他自己近40年的实践,“垂方法、立津梁”。此书引用了一千多则佳谜,厘定法门43类,分铨格式44个,被“视为中华谜学中空前完备的‘类书’,是学谜者不可多得的工具典籍”。这部专著发行之后,奠定了先生中华谜学名家的地位,其时,武汉“寅社”曾设“虎榜”,从全国评选39位灯谜名家,先生名列其中。
 
   尔后,他同北京、上海、浙江、湖南、湖北、福建等地灯谜名家交往也更加密切。他在《评注灯虎辨类》的基础上,又增加内容,精心论述,1934年续编成“类愈广、辨愈详”的《辍耕谈虎录》,六十六岁时又编纂了《韵谜三百则》。
 
   由于抗日战争爆发,未能付梓,《辍耕谈虎录》大部分原稿又毁于“文化大革命”,成为谜坛憾事。
 
   (二)
 
   谢庚三先生,谜号述心(后期曾用“澹明”),是会心先生的三公子,生于1914年。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热爱灯谜,上世纪30年代初他便涉足谜坛,弯弓弋射。尔后由于赴外地谋生,直至50年代才重现潮州谜坛。那时潮州文化干部柯鸿才组织部分谜人开展创作活动,先生积极参加,1954年他加入文化馆成立的“凤水谜苑”。每当周末他们在文化馆的门前张灯设猜,1958年后又于东门楼上的工人文化宫开展活动。
 
   那时虽然经济拮据, 又有“运动”不断的影响,但是先生对灯谜的兴趣未减。特别是“自然灾害”期间,物质供应十分匮乏,参加活动又没有任何报酬,他却一丝不苟,认真负责。
 
   记得有时为筹办节日会猜活动,梅隐等先生业余时间经常上门同他商量,他们对桌子上一大堆红红绿绿的谜笺认真推敲,印象较深的一次是谜笺中还有几则画谜,其中有一幅画着一只猴子攀上树头,猜古文一句,“行者栖于树”。这个时期先生主要的谜作有《红楼丽影——红楼花絮》等。
 
   述心先生对灯谜的贡献是在“文革”结束之后,他冲破思想禁锢,为灯谜复苏而参加各种普及和对外交流活动。
 
   1978年潮安县文化馆恢复“凤水谜苑”活动,他是12位成员之一。那时国内谜坛刚刚复苏,为了灯谜的发展,他先后同国内20多个省市和香港、泰国等地的灯谜组织和谜友通讯联络,建立关系,互相交流。随着灯谜活动的开展,他多次到外地参加灯谜会猜,并先后寄出谜作近两千则和数十篇文章、诗词,分别在近百家谜刊、杂志、报纸发表。
 
   1983年,他编印谜册《述心虎笺·西厢专辑》赠送各地谜友,1984年元旦,湖北省首届职工灯谜会猜《琴台谜会》举行,他不但寄去了谜作,而且为谜会的专刊专门撰写了两则“湖北谜史”——《记武汉〈文虎半月刊〉概况》和《湖北省谜家小史》,并集前辈谜家诗句赋七绝两首。此举感动了会刊编者武汉琴台文化宫,他们在“编后”中专门致谢,称“述心同志虽远居祖国南疆,而对武汉灯谜史实,却知道得如此详悉,真可谓有心人也”。
 
   抢救“文革”残存的遗产,是繁荣谜坛的重要工作。先生晚年致力于整理先严会心先生的遗著。
 
   1975年他自费油印了《韵谜三百则》,1979年又把先尊残稿及其他幸存资料编辑油印《思亲集》,寄赠各地谜友。
 
   1983年漳州谜协倡导研究谜史,提议和潮州谜研组重印《评注灯虎辨类》,作为内部学习资料。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翻印要冒一定的风险,因为人们对此存在不同认识。先生认为此举有助于灯谜的“更活跃和繁荣”,便积极支持和推动。翻印工作终于得到上级的批准,使这部几乎绝迹的著作得以传世。谜家郑百川曾撰诗赞道“述作家风世最崇,重刊辨类破迷蒙。谜潮他日连天诵,应记推波谢氏功。”
 
   1985年先生跌伤腿骨,长期卧床,但仍不忘谜事,直至1988年逝世。先生从事灯谜活动50多年,生前是潮州谜协顾问,名列《现代谜家传略》。
 
   1982年《文化娱乐》设“谜坛点将台”,他是被点将的全国40位“有影响的灯谜作者”之一。
 
   (三)
 
   追寻谢会心、谢述心两代谜家的足迹,依稀看到潮州谜人们身上有着显著的特点。
 
   其一是,他们不但对灯谜有浓烈的兴趣,而且善于坚持。正是这种坚持,兴趣升华为专精,爱好者转化为谜人。正是为数众多的谜人群体,支撑起潮州灯谜群众活动的大厦。
 
   其二是,他们思想解放、眼光开阔,不满足于本地的成果,积极和国内外同道交流,有力地提升潮州灯谜的整体水平。
 
   其三是,他们有进行理论探索的自觉性,善于把丰富的经验提升为理论。理论的积累和创新使谜人成为了谜家,谜家的知名度迅速地提升了潮州灯谜在国内外的地位。
 
   一代代谜家、谜人在潮州肥美的传统文化的土地上默默地劳作,换来了潮州谜坛的繁荣。这也是潮州元霄谜鼓“咚咚”,长盛不衰的原因吧!
 
 

作者: 
谢昭良
来源: 
潮州日报(2011.03.16)
浏览次数: 
93